腾讯的原始基因

昨天的文章讲阿里巴巴的内生流量。有读者在后台留言说:早期的阿里巴巴是销售型公司。这个讲法是对的,这正是阿里的基因。也是阿里巴巴一度被认为不是互联网公司的原因。

今天要说说腾讯,相对来看,腾讯是典型的互联网公司。实际上,腾讯还是BAT中的真正“老大”,因为它成立于1998年,阿里是1999年,百度是2000年。

我们先看一下腾讯早期的流量来源。大家都知道腾讯崛起于QQ,这本是腾讯创始人马化腾先生玩出来的一个windows小工具,但随着网吧的普及它很快成了网友的刚需。这种刚需背后是人性,是人的沟通的诉求。满足(中国)人与人的功能性诉求,就是腾讯的基因。

与阿里的发展很相似,腾讯的后继产品也是遵循QQ的逻辑。包括邮件、网游、Q币…… 所有的。如果说阿里的产品基因是B2B,腾讯的更像C2C。这就是后来造成阿里做一个个人用户级的小产品总是不太成功,而腾讯做电商总是不伦不类的原因。各自起家的基因不同。

在此,不得不讲现在已很少人提及的腾讯“抄袭”问题。这事一度发展为一股风潮,以“狗日的腾讯”风波为最高峰。2010年7月《计算机世界》采用了一只身中多刀的腾讯企鹅作为其封面。该期数篇专题文章直击腾讯没有“创新”能力,只有山寨能力。凡是别人创新出的产品腾讯就仿照一个,腾讯凭借巨大的QQ流量,将别人的原生创新产品生生的扼杀,腾讯就是个创新的掠食者。

这个风波的结果,是《计算机世界》道歉了事。不能不说是中国IT史上的滑稽,而又酸苦的一幕。

(图 / 2010年7月某期《计算机世界》封面)

这一事件似乎是腾讯运势的拐点。随后的两年内,腾讯完全以另一幅创新者的面貌重新登场了。这个转变过程中,有两件重要的事情起到了巨大作用。一个是腾讯与凯文·凯利(简称KK)这位白胡子老爷爷的“联姻”,另一个是张小龙做出的微信。2012年,腾讯完全逆转,一度成为中国最牛互联网公司。中国最有引领创新精神的互联网公司是腾讯。

不详细讲白胡子老爷爷KK了,感兴趣的朋友可以搜索郝亚洲的文章《从大师到复读鸡》。本着客观原则,我认同郝亚洲这篇文章的九成,KK老爷爷其实还到过很多中国的基层,做过些接地气的事情,只是都被媒体喧闹给淹没了。中国年轻互联网人和大学生的盲目追从,KK老爷爷却还以为是中国人的热情,岂不知中国的行业老鸟早嗤之以鼻了。这是巨大文化差异造成的。

再说微信吧,应该还有朋友记得微信之前的米聊APP,这是比小米手机还早的雷军系产品。但微信一出来,米聊不战而退,这也是事实。再然后,就是微信的狂热崛起,移动互联网泡沫将微信推上了至尊地位。

如果只是这样看,似乎是在贬损腾讯。这个看法不对。“狗日的腾讯”风波时,蔡文胜(投资域名起家的潮汕人,业内大佬)这样讲:“说实话指责腾讯山寨并没有意义,很多企业也是山寨出身,只是腾讯把山寨精神做到极致”。我认同这个讲法。我也想指出,腾讯的渐进式崛起,其实更多受益于中国的存量。中国的人口存量、文化存量,是腾讯崛起的关键。而正是腾讯有这种能力,使得腾讯称其为腾讯。而单纯复制美国模式,做中国版产品的,如微博(仿Twitter)、人人网(仿Facebook)、优酷(仿YouTube)等,总难发展为寡头。

什么原因呢?这就是基因的问题。

—————–

杨健老师新书《自商业》与《引爆点》、《工业4.0》、《稀缺》、《解读中国经济》一同入选京东2014经济类图书风云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