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时代传媒面临盈利困境 如何“杀出血路”?

  中新网5月9日电 据香港《文汇报》报道,自从互联网面世以来,传统印刷报纸的生存空间愈来愈窄,而网络媒体盈利模式单一的问题也日益凸显。在不利环境下,传媒如何生存?

网络时代传媒面临盈利困境 如何“杀出血路”?

  《金融时报》:广告收入不足 “付费墙”难止血

  英国《金融时报》2013年成为网上收入大于其他收入的主流报纸之一,被视为业界转攻数字化、实施“付费墙”的成功例子。然而,Politico网站取得《金融时报》内部备忘录显示,该报总编辑拉蒙特警告今年面对艰难经营环境,计划在四方面节省开支,反映“付费墙”并非万灵丹,无法抵消广告收入不足问题。

  拉蒙特在备忘录中表示,为尽量减少开支,他们将暂停填补空缺、大幅削减公干及娱乐开支、在必要时才聘请兼职员工,以及精简印刷版制作过程。

  《太阳报》:网络版放弃收费 提升流量

  英国《太阳报》网上版于去年11月起放弃收费策略,彻底扭转此前以建立订户基础为目标的做法,改为寻求增加网络流量,吸引更多读者。

  英国《太阳报》母公司英国新闻集团客户服务总监邓肯称:“当你主攻收费订户,网站是定期阅读新闻的地方。当你重返免费发放新闻时,便需从头条以至内容风格上完全改变,从而吸引更多人回来这网站。”

  当《太阳报》网上版收费时,网站流量持续下跌,社交网站转载比率也下降8%。但自从放弃收费后,网站于2月份每日有200万人次浏览,按月升7%,而同期流量同样上升的,只有每日110万人次浏览的《卫报》,但整体浏览量依然远不及《每日邮报》的每日1440万人次。

  收费新闻平台:聚合媒体内容

  荷兰人克洛平2014年在该国成立名为Blendle的网站,从报纸、杂志挑选文章,然后提供给已登记客户。报道称,Blendle就像“新闻版iTunes”,每则新闻收费约5至20便士(约合人民币0.5至2元),假如读者读完觉得不满意,可申请退款。

  克洛平表示,Blendle和新闻版权持有人有协议:30%收入归Blendle,70%归版权持有人,又指在荷兰和德国已有50万人使用Blendle。在《纽约时报》和德国媒体巨擘施普林格集团支持下,Blendle网站今年4月初开始在纽约运作,首10天便有1万人登记。

  不过,也有分析认为,“微付款”的收费模式只能吸引小众读者,且社交媒体繁多,新闻发布渠道广泛,单靠此收费模式,未必可让Blendle一类新闻平台稳健立足。

网络时代传媒面临盈利困境 如何“杀出血路”?

  开拓“多种经营”:《纽约时报》外卖食材

  美国《纽约时报》近日与食材速递公司展开合作,让读者通过该报网站或者APP,从菜单上挑选菜式和种类,订购生鲜食材送货上门,再根据网站提供的食谱烹调美食。

  据报道,通常情况下,单次配送的食材包够做两个人的饭菜,费用在30美元左右。此前,这家媒体还推出了在线购票、地图和珠宝等服务,业绩看好。按美联社的说法,去年,纽约时报集团这些“新兴产业”的收入增长6.3%,达到9500万美元。

  如何盈利? 专家提议“会员制”

  网络时代,媒体如何盈利?目前,先提供一定数量的免费内容之后再收费的“付费墙”,是网站广泛应用的模式。但这做法会减少浏览人数,损害广告收益。伦敦商业学院提议,传媒可考虑在浏览高峰时期免费开放更多内容,吸引更多人浏览,以增加广告收入。

  以著名体育网站ESPN为例,它会在有体育比赛的日子开放更多免费内容,吸引更多不愿付年费的网民到访,为公司创造更多广告收入,毋须过分依赖年费用户。

  此外,在美国大学新闻系任教的迪里恩佐,则提倡由“付费墙”转变为“自愿会员”模式,让会员觉得报章正在和他们合作,“正在做你们关心的事”。迪里恩佐举例指,假如知道会员喜欢某个品牌,报章就提供合意的网上内容,总之要“真诚、主动和持续”听取会员的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