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度归档:2014年7月8日

梦回UC王朝:朗玛往事(上)

/*正文内嵌图片*/ var cpro_id = “u1512510”;

一则朗玛信息收购三九健康网运营方的新闻,把我的思绪拉回了从前。

我有一个八位的QQ号,现在大多数人的QQ号都是十位。我拿到这个八位的QQ号,大概是在十一二年前。2002-2003年,那个时候QQ的最高峰在线人数撑死也就三百万,而现在已经是三亿。

那个时候,腾讯QQ做了一项现在打死他都不会做的事情——对注册QQ号收费。这个举动持续时间虽短,但是却刺激了几个QQ克隆体的出现,其中最著名的就是朗玛UC。

这是一个持续了十几年的故事的开端。这个故事的主角有贵州朗玛公司,也有它强大而无法逾越的对手腾讯。这是两家公司草创时期命运交织的故事。在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都已经发展到如此地步的今天,十几年前就像是互联网的史前时代一样。当年叱咤风云的公司,绝大多数都在类似彗星撞地球一样的物种大灭绝中销声匿迹;活下来的里面,腾讯羽化为至尊的凤凰,而朗玛也存活了下来,成为一只不死小强。

“车库”里萌芽

1996年,25岁的王伟研究生毕业,进入中国普天信息产业集团,在其下属子公司中讯邮电工业技术服务中心任部门经理。1998年,王伟与几位同事辞职到贵阳创业,成立朗玛信息技术公司。之所以选择贵阳,是因为王伟在普天集团时与贵州电信有业务往来。

贵州电信给王伟和他手下的弟兄们安排了机房旁边一个小房间,作为他们免费的创业场所。巧合的是,1997年开始创业的丁磊,也是在广州电信的机房里开始网易的事业的,机房似乎就是那个年代中国特色的“车库”。

在“车库”里,王伟他们做的第一个产品叫做“统一消息系统”,英文简称UMS。简单地说,它就是统一的管理电话语音/短信,WWW/WAP和传真这三种不同的通信载体,让消息可以统一的发送到这三个平台的业务。我们知道,现在4G已经将语音通话并入互联网数据传送,短信也正被微信取代,传真更是成了极少用到的古董。“三网融合”最终是由互联网包办了一切。

UMS系统图解

UMS是一个过渡性的产品,但在当时却可以赚大钱。当时,中国UMS市场硝烟弥漫。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在与思科、微软、亚信等大企业的竞争中,“朗玛统一消息系统”在UMS领域国内市场占有率超过70%。

史前时代的信息产品营销,在现代创业者看来也是“酷到没朋友”:公司必须对着官僚和老板们做一次“鉴定会”才行。在承办“朗玛统一消息系统”鉴定会时,“车库老板”的慷慨救了他们。“公司账上只有70万元,拿出了40多万做鉴定会的预算,但贵州电信免收场地费用,给公司省下了近20万元会务费用。”

虽然卖UMS在业内成功了,但王伟团队发现卖软件的生意“有一档没一档”,大家感觉筋疲力尽。团队商量着转型为增值服务提供商。

此时,正赶上第一次互联网泡沫伴着新世纪的钟声而来。朗玛被多家投资机构“忽悠”着有了上市的念头。“一家公司找来,我不信,可当五家公司找来,我不由得相信,自己的公司可以上市了。”王伟回忆说。

随着泡沫破灭,上市也就被搁置了。王伟也注意到UMS是一个不可持续的过渡性产品,他随即开始准备做即时通讯——这可不是灵光一闪。王伟觉得他和马化腾一开始属于“互相借鉴”。王伟说,当时马化腾也在做类似UMS的东西,“但是卖不过朗玛,所以才去做了QQ”。

2001年1月,没有准备商业计划书或者PPT的王伟,用一个上午时间对着黑板比划,说服了IDG对公司进行第一次200万美元的注资。当时依然还时兴门户,朗玛除了王伟嘴里的一个IM概念,其实什么都没有。不过,“IDG这样的风险投资人,把钱投给谁凭的完全是一种感觉。它看重的是人,你的团队。”王伟说。“事后他们告诉我说,即使你们做不成这个,也能做成别的事。”

2002年7月,第一个版本的UC上线。此时,腾讯正在经历戏剧性的艰难时刻,马化腾尚未找到盈利点,原本打算100万把QQ卖给“车库老板”——深圳电信局,但对方只出60万,没有谈妥。

腾讯心想,怎么也得用QQ赚点钱才行。史无前例的QQ收费注册因此来临,UC迎来了所谓“猪都能飞起来”的“风口”。

王朝崛起

作为QQ的免费替代品,朗玛UC的优点不少,最主要的是它跟QQ的界面做的最像,功能也最为全面和相似,是一个足够好的替代品。

在当时,网吧是人们接触互联网的主要渠道,不少网吧跟着QQ一起安装了朗玛UC。而UC号也跟QQ号一样成为抢注的对象。

QQ的许多会员功能,如建立团体/同学录(类似QQ群),好友分组上传,高级查找,在UC都可以免费用。当时有报道写道,众多网民的真实想法是“虽然QQ功能很多,但大多只有会员才能用上,与其在QQ做最底层的用户,不如到UC那里做不交钱的会员。”

面对竞争,QQ重新开放免费号码发放。UC失去了最大的优势,惟有在功能上创新以留住客户。最大的创新是两个在现在看来比较基本的功能,但在当时却需要很高的技术含量。这分别是两台电脑之间传输文件,和进行语音通话。

在当时,在两个不同内网之间的电脑不能直接通信,所以如果给远方的朋友发送文件,或者发起语音对讲的时候,会经常看到“请求被对方防火墙所阻止”的提示。UC率先突破这一技术难关,设立了在广域网当中穿透防火墙进行文件传送以及语音呼叫的功能。QQ没过多久就跟进了这一功能。

UC花一年半研制的语音技术,能够成功地做到在当时传输速率只有100多K的ADSL网络当中,顺畅的传送高压缩,低比特率的语音。在很长一段时间之内,人们用QQ文字聊天,但是同时也会打开UC做语音连接。如果这个功能能够在当时的网游当中优化一下的话,也许后面就没有YY什么事了。

不过,腾讯在QQ2004版本当中购买了来自瑞典GIPS的VoIP语音技术。虽然没有自主研发,但是对用户来说区别不大。

UC早期软件界面

在聊天体验方面,UC也有独特的创新,它设计了聊天场景功能。UC把聊天窗口的背景图片替换,做成了一个类似于在线商店的选项。用户不可以直接上载自己电脑当中的图片作为背景,但可以在商店当中选择装扮自己的聊天场景。MSN后一次升级就允许用户上传电脑中的背景图片作为窗口皮肤,但只有本机可以使用。这个功能并没有腾讯后来居上加入的QQ秀那么流行。

此外,UC也先于QQ做了各种动态表情,以及把来自MSN的联机对战游戏功能移植过来。QQ在那个时候的一个版本,也可以在聊天窗口当中直接进行游戏,不过后来这一产品形态就被单独的QQ游戏大厅所取代了。

2003年11月,UC注册用户达到8000万人,最高同时在线人数达到30万人,“三个月内增长了两倍。快速的发展开始让QQ担心,也引来了资本市场对UC的关注。”同期,QQ注册用户2亿人,同时在线用户接近300万人。

王伟认为,自己和腾讯成功的原因都是“专注”,门户网站和电信“不懂即时通讯产品是什么,不知道从哪儿下手;而且它们要做的事情太多了,而我只做这一件事。”

“很难说三年之后谁强谁弱”

2004年,运营两年多的UC以协议价3600万美元被新浪收购。这并不是无奈之举,而是带着急流勇退的味道,从后人的眼光看来,是一次非常成功的退出。

王伟兴奋不已——那可是2004年的3600万美元。

“我为老一辈企业家感到可惜,包括柳传志、张瑞敏、任正非,他们非常优秀,但是财富排不到年轻人前面,比如丁磊,张朝阳,甚至可能还不如我。他们从事的行业不可能创造互联网这样的财富神话。”

“我现在是新浪的高级员工。”王伟说。跟他一样,原UC项目组人员都成为了新浪员工。朗玛的5位创始人有4位进入了新浪。“我原来的钱可以买一辆宾利,现在可以买10辆。”

王伟对新浪寄予厚望,他认为,新浪的综合实力在这些公司里是“最强”的,因而也最容易帮助他实现把UC做大的梦想。他觉得新浪保证了他们团队的独立性之外,也给了他们必要的条件来迎战腾讯。“公司对我很尊重。现在UC是一个独立的法人公司,我是总经理,直接对汪延负责。”“马化腾可能比较害怕我们被新浪收购:这样我们肯定死不了了。”

尽管当时他承认自己和腾讯差距太大,但他还是说:“很难说3年之后谁强谁弱。”“现在,UC的当务之急不是发展用户,而是更多地创新。”

2004年中国有即时通讯用户6272万人,当年预计2005年将达到8267万人,2006年将达到10334万人。2004年中国即时通讯市场QQ的占有率为65%,有710万用户的MSN占20%。

2005年5月,微软MSN正式设立了中国运营团队。这一年,搜狐将“搜狐我找你”过渡到“搜Q”,雅虎中国正式推出新版“雅虎通6.0中文版”,网易也强势推广“泡泡2004”,263出了“E话通”,淘宝发布了“淘宝旺旺”,盛大也推出了自己的IM软件并定名为“圈圈”,号称第四大门户的TOM推出了TOM-Skype。

这个时候,UC在干什么呢?

汪延在新浪UC2005发布会上

UC将自己定位为联络沟通,工作之外的第三种用途——娱乐,所谓“联络用QQ、上班用MSN、开心在UC”。UC此时主打的是聊天室功能,有《绝对现场》,《静距离》,《千娇百美》,“网络歌曲排行榜”等栏目。

“网络歌曲排行榜”引领了2005年的全民娱乐潮流。UC把大量录制和翻唱歌曲的音乐爱好者建立的小网站聚集到他们的聊天室中,其中就包括经纪人郑立创办的163888。他发掘了杨臣刚、香香、东来东往等网络歌手,《老鼠爱大米》,《猪之歌》,《别说我的眼泪你无所谓》这些歌曲火遍大江南北。后来,郑立因为已经蜕变成裸聊网站的分贝网而被逮捕。

2005年,似乎UC还算风生水起,可是接下来一下子就没有了它的消息。这后来,又发生了什么?

(周四刊登下篇,敬请期待)

动点科技

ps:插画是自己画的

微信放广告 腾讯一心赚钱不顾用户?

/*正文内嵌图片*/ var cpro_id = “u1539747”;

作者:虎龙吟(微信公众号:爱猫狗 catdogiloveyou)

移动互联网时代,做一款让用户喜爱的产品或许不难,但要做一款即让用户喜爱、又能赚钱的产品却很难。这一点,相信作为微信之父的张小龙正越来越深刻的感同身受。

7月7日,微信官方对外宣布,正式联合广点通推出微信公众号广告投放公测服务。微信公众号可以通过微信提供的广告平台对外发布各种广告,或者把自己的粉丝当做读者接收别人的广告投放。

300万微信公众号迎来广告时代

微信此次推出的服务分为两类,一类是投放广告的人,被称作广告主,类似传统在各类媒体平台上做广告的企业和品牌;另一类是接收广告投放的人,被称作流量主,角色则类似电视、报纸、网站这样的媒体。

其中,通过认证的微信公众号可以申请成为广告主,然后利用微信提供的广告投放系统,向不同年龄、性别、地区的微信用户推送相关广告。广告形式依然为此前在部分公众号内部测试推广的图文消息末尾添加文字广告链接。

而拥有一定数量粉丝数的微信公众号可以申请成为流量主,在自己公众号有关图文消息页面上,承接广告主投放的广告,并获取分成收入。

微信此次推出的微信广告服务,在统计和结算方式上,跟大家更为熟悉的百度联盟非常类似,基本上是按照曝光量、点击量、点击率、点击均价等几个指标计算费用,唯一不同的是由于微信公众号的特殊性,比百度联盟多了一个“关注量”,也就是广告投放对微信公众号带来的新增粉丝数。

据悉,目前微信平台已开通的微信公众号大约有300万个,理论上,未来这300个公众号既可以作为广告主花钱投放广告,也可以作为流量主承接广告赚钱。对于那些一开始就出于商业目的开设并运营的微信公众号来说,这无疑是一个好消息,它们终于找到了一个除了在微信上卖货(即所谓的电商)之外,另一个可以流量变现赚钱的办法。

不过,大概是处于谨慎的原因,微信官方在此次公测阶段,流量主只能是粉丝数超过10万的微信公众号。虽然没有微信的官方数据,不过业界一些分析认为,真实粉丝数超过10万的微信公众号不会超过总量的10%。

另外,由于微信广告仅仅是在图文最末尾放置一行不起眼的文字链,实际点击率会很低。而且一般而言,除非公众号有推送内容,否则一般粉丝是很少主动点击进入公众号的。所以,除非你有相当可观的粉丝数(比如百万级),否则想通过这种方式赚取可观收入并不现实。

盈利压力下微信不断出招变现

事实上,广点通早在数月前,就已经在一些受邀请的微信公众号上进行微信广告投放的内部测试,其中一部分公众号是自媒体。不过,从自媒体公众号传出来的评价并不好,一方面广告收入不尽人意,另一方面,可能是系统不完善以及商业模式未确立等原因,广点通在跟这些合作公众号结算费用时总是出问题。

尽管如此,微信在如何赚钱的道路上还是坚定地越走越远。在推出广告业务之前,微信早已经在手机游戏、微信支付、电商业务等几大方面有了深度的尝试。

其中,智能手机游戏运营算是微信平台目前最成功的商业模式,截至目前已经登陆微信平台的手机游戏已经多达近20种。腾讯凭借微信和手机QQ在智能手机游戏上的双管齐下,2014年第一季度,该领域的营收超过了18亿元,环比增长近200%,而付费用户环比也增长了一倍以上。上述游戏中有6款在2014年一季度曾名列苹果App Store中国地区排行榜的前十名。

而在微信支付方面,微信产品团队在去年春节期间创造性地推出了“微信红包”这个应用,一下子把微信支付推向了一个崭新的高度,开通微信支付的用户数也急剧增长。同时,通过在微信中提供包括手机话费充值、购买彩票、Q币充值、滴滴打车服务等服务,进一步拉升了微信支付的活跃度和可用性。而腾讯最新一次针对微信支付的举措是,微信群人数超过100人后,入群用户必须要开通微信支付才能进入。

至于在电商业务方面,微信先后接入了B2C大佬京东,以及本地生活服务巨头大众点评网,为其在微信中提供了销售流量入口。而电商业务的介入,又反过来会推动微信支付的应用。另外,微信此前还针对微信公众号推出了微信小店功能。

由于微信目前还不是独立公司,所以很难获得其比较具体的运营投入数据。不过,可以跟它的老对手新浪微博比较一下。新浪微博2013年全年的运营支出高达3.7亿美元,与新浪微博相比,用户数量、信息量、使用频度都明显高出一筹的微信的资金投入显然只多不少。

微信在近半年来,密集的推出各种跟商业收入有关的服务和应用,显然跟有着巨大的投入和营收压力有关。微信发展到今天,已经有3年半的历史,坐拥数以6亿计的庞大用户群以及超高使用率,如果自身不能解决盈利问题,这是腾讯无论如何不能接受的。相反,在腾讯心中,微信不但要赚钱,还应该成为未来很多年中腾讯业务的核心支柱。

商业化突进面临与用户体验互博

不过,正如此前新浪面临的尴尬和困境一样,就是作为一款主要是互动社交类的产品,到底要如何才能在良好用户体验和规模化商业营收方面取得很好的平衡呢?

此前新浪为了解决营收甚至盈利问题,不仅接受了阿里巴巴作为投资方,还大面积在微博中引入了淘宝的各种广告。与此同时,新浪微博还在微博页面开设了大量的各种形式的广告位。然而这一举动引发了大量微博用户的吐槽。而随着微博中商业广告以及各种推销愈演愈烈,大量的微博用户的活跃度开始明显降低。

现在,微信也开始面临当年新浪微博类似的成长的烦恼。作为商业企业和商业产品,考虑如何挣钱天经地义,但最终能不能挣到钱,却往往还是用户说了算。如果涸泽而渔,因为过度商业化开发而导致用户大量流失或不活跃,那么微信也最终无法获取更长远的收益。

据了解,这一次的微信广告,除了涉及公众号的广告投放外,似乎还包括广点通对非公众账号的相关移动页面的广告投放。由于微信官方在这方面语焉不详,具体形式还不得而知,但如果是把广告投放到了诸如微信群、朋友圈甚至是个人聊天界面的话,那恐怕用户的反馈会相当糟糕!

微信之父张小龙是业界最牛的产品经理之一,更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他很早就曾说过,微信必须简单、以用户体验至上。不过,今天的微信早已经不是当年张小龙心目中的那个小清新了,在各方利益的博弈下,微信变得越来越复杂、越来越沉重。现在,更麻烦的事情来了,在商业变现的急迫诉求下,微信还能让亿万用户倾心点赞吗?

☼☼☼☼☼☼☼☼☼☼☼☼☼☼☼☼

本文作者:虎龙吟,人称虎哥,据说是猫爷的朋友,一个不作恶、不信邪、不装逼的家伙。写文章纯属兴趣使然,无门无派无节奏,拒绝拉帮结伙。

欢迎扫描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爱猫狗(catdogiloveyou)。如果您觉得本文不错,欢迎转发分享到您的朋友圈。作者支付宝账号:001net@sina.com(亦作为合作联系邮箱)

本文首发百度百家,转载请务必注明作者姓名,保留作者个人微信公众号,并按规定支付稿酬。保留一切权利,违者必究。

 请顺手点击本页中广告,感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