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度归档:2014年7月9日

打工皇帝刘炽平与他的国

/*谢璞 正文图片*/ var cpro_id = “u1437212”;

香港流传着两位打工皇帝的传说,63岁的霍建宁与38岁的刘炽平。

前者老板是李嘉诚,后者老板是马化腾,老板都是潮汕人。霍建宁1979年加入长江实业,于1984年升为和黄执行董事,晋升之快,职场中也是鲜见的,与霍建宁相比较,刘炽平更是青出于蓝——2005年加盟腾讯,出任首席战略投资官,一年后荣任总裁,再一年后,任命为执行董事,腾讯这家千亿美元市值的科技帝国的实权操盘者。

腾讯IPO后,2005年开始陆续引进了许多有国际背景的职业经理人,除了刘炽平,还有他的校友,同样也是香港人的汤道生。

职业经理人的引入,意味着创业团队人员的离开,企业管理层其实是零和博弈,此消彼长。2006年,刘炽平升任腾讯公司总裁之后,负责互娱的COO曾李青改向刘汇报,在此之前,曾李青的汇报线是直接面向马化腾。

曾李青是腾讯创业元老,江湖将他与马化腾、陈一丹、张志东、许晨晔并称“腾讯五虎将”。一年后的2007年,曾李青“退休”,离开腾讯。离开腾讯后,曾李青活跃在投资圈,他投资过淘米、快播等项目,与腾讯的唯一联系是,他还是腾讯公司的“终身荣誉顾问”。

也是这一年,刘炽平升任执行董事。

刘炽平升任执行董事,与他的国际化职业背景有关:香港人,留学美国,电子工程、管理学硕士学位,在高盛、麦肯锡工作过。腾讯管理层需要一个这样英语流量又业务熟悉的人与董事会其他董事与股东们沟通。与马化腾、张志东相比较,刘炽平更适合——尽管主营业务在大陆,腾讯却是家外资背景的香港上市公司,需要国际化面孔。

马化腾对香港的认同,客观上也为腾讯的香港职业经理人提供了上升空间——马化腾在非典后开始在香港置业,先后拿下4座豪宅。在孩子教育方面,想着把孩子送到拔萃女书院,未果,遭到拒绝后,他与香港的潮汕老乡一起捐款给皇仁书院,成为校董。香港商业圈讲究地缘,潮汕人尤甚,更多的香港雇员,也能让他更快地融入圈子。

一个好汉三个帮,要掌控、操盘千亿美元市值的科技帝国,刘炽平也需要有自己的支持者。他需要更多国际化精英,一起给腾讯带来更国际化的管理。譬如,校友汤道生,他目前负责腾讯社交网络事业群,也是腾讯集团高级执行副总裁;譬如赖志明,他负责财付通;又譬如,他的高盛前同事,James Mitchell,现任腾讯公司CSO…

有意思的是,无论是汤道生,亦或是赖志明等,一众能辅佐刘炽平的左膀右臂进入腾讯之前,都是从Free吴霄光身边做起——这或许是出于避嫌的考虑。

入股京东后,腾讯电商ECC已经属于名存实亡,但ECC总裁吴霄光却未有退意,前段时间入股58同城,他也是参与其中。吴霄光是腾讯公司第一个程序员,一直兢兢业业,大公无私,QQ秀、QQ会员、Q-Zone都出自他的手,当然,他在腾讯最大成就或许还是能成人——汤道生最初入职腾讯是给吴霄光做助理,赖志明也是在吴霄光的教导下成长,从负责QQ会员副总经理开始做起,最终负责财付通,到如今,他们都成了辅佐刘炽平的左膀右臂。

另一个故事是,负责微信商业化的产品副总经理张颖,原本是QQ音乐负责人。腾讯电商独立之后,QQ音乐划拨到了ECC,2013年年底腾讯与京东合作即将成功之前,QQ音乐又从腾讯电商剥离出来,张颖也由此负责微信商业化。

一位腾讯出来的老员工说,“张小龙是马化腾的马甲,张颖是刘炽平的马甲。前者负责产品计划,后者掌控微信的商业化”。此前腾讯电商的投资、拆分,以及与京东的合作,都由刘炽平操刀。

2007年,在刘炽平主导下,腾讯开始了疯狂布局,为腾讯公司寻求业务增长点,支付、电商、搜索都是彼时的“秘密武器”。2010年开始,同样在刘炽平的主导下,腾讯疯狂投资电商,如珂兰钻石、好乐买、艺龙、旅人网、易迅网,并由此组建了腾讯电商ECC。2013年年开始,还是在刘炽平的主导下,腾讯开始剥离搜索、电商业务,放弃搜索交由搜狗,放弃电商交由京东——刘炽平与高盛前同事James Mitchell,腾讯帝国的CSO,开始推翻自己的布局,以投资的形式,换取时间,为腾讯布局,寻找新的增长点。

人生的成长在于一次次的自我否定,刘炽平铁腕霹雳手段执行着腾讯科技帝国的投行化,而这也是他所擅长的。

科技帝国变身投行,或许也非腾讯初衷,也是不得已为之。搜搜不利、易迅难支、高朋溃败…刘炽平原本为腾讯帝国设计的新的业务增长点,在管理困境下,最终赶不上市场。于是有了投资搜狗,投资京东,投资大众点评,投资58同城,以空间换时间的投资逻辑。

2014年3月19日,腾讯公司发布公告,“腾讯五虎将”之一,张志东(张志东英文Tony,马化腾英文Pony)将辞去腾讯集团执行董事、CTO。这则消息也让不少腾讯老人倍感悲伤,一篇“Pony 如父,Tony如母”的文章被老腾讯人广为传颂,也有怀疑说:“这么一个好人,怎么在腾讯都呆不住”?即便在腾讯内部,投行化趋势,其实也遭到不少老员工的质疑。

与张志东辞去CTO,执行董事对应的变化是,腾讯成立了微信事业部,由张小龙负责,2011年张小龙也因为微信的成功,升任腾讯高级副总裁。另一件事是,此前,负责互动娱乐,这一腾讯现金牛业务的高级副总裁任宇昕升任腾讯公司COO,他的位置与当年的曾李青是何其相似。

张志东的离开,留下了CTO、执行董事两个位置的权力真空。张小龙、任宇昕以及汤道生之间,究竟如何抉择,需要刘炽平与马化腾的智慧处理——也有人说,腾讯现在与未来,关键就看4个人,任宇昕、张小龙、马化腾以及刘炽平。

在此之前,腾讯内部也有议论,“腾讯老人”、“华为系”、“香港帮”的派系斗争。伴随着曾李青、刘成敏、熊明华、张志东等人的离席,这种声音渐渐淹没。刘炽平以自己的实干,牢牢掌控着腾讯。

去年年底到今年初,腾讯与京东的交易,从最初的消息曝光到交易达成,进度慢,时间长,这倒不是因为交易双方利益博弈,讨价还价,拖得久,直接原因是马化腾身体不好,卧病在床,由此交易延误了近半个月。即便是今年的两会,身为两会代表的他也未能出席。马化腾勘称互联网领域的劳模,创业至今,一直兢兢业业。张志东离开CTO与执行董事后,依旧在腾讯担任讲师,也算是“半退休”,马化腾或许也会考虑这个问题了。

刘炽平今年38岁,正值盛年。倘若马化腾退休,他将是接班人的不二之选。用“打工皇帝”一词来描述刘炽平,其实并不贴切。

————————————————————————

谢璞,以端正的态度吐槽,以娱乐的心态写稿。

与我并肩,咱们一起孤独地站在科技与人文的十字路口。嗯哼,我们的网站叫:科技蟹 www.kejix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