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度归档:2014年8月8日

不确定性,乐逗游戏先涨后跌的逻辑

/*正文内嵌图片*/ var cpro_id = “u1503021”;

昨日凌晨乐逗游戏正式纳斯达克挂牌交易,开盘价17.5美元,较发行价15美元上涨16.67%。以开盘价计算,乐逗游戏母公司创梦天地市值已达7.65亿美元。不过吊诡的是,乐逗股价在上涨到19.05美元顶点后,便出现了滑铁卢式的下跌。虽然最终没有跌破发行价,但乐逗游戏并没有达到想象中的高度,

关于乐逗游戏股价下跌,我早已有所预料,只是没想到挂牌当天的波动会如此之大。乐逗游戏开盘能较发行价15美元上涨16.67%,其实主要还是因为有腾讯入股这个利好消息,然而单凭利好消息是无法使一家公司就能简单获得资本市场认同的。

根据易观智库发布的《2014年第1季度中国移动游戏市场季度监测》数据显示,乐逗游戏以16.2%的市场份额位居发行商市场第二。不过我们知道代理一款知名游戏成功率很高,而在代理好游戏运营而且成功之后,后续版本以及合同期到了能否续约是存在疑问的,代理游戏大获成功后,后续代理成本也会急剧提高,这或许将会成为制约乐逗未来发展的因素。

乐逗游戏的“月均活跃用户数”、“月均付费用户数”、“日均活跃用户数”分别为9830万、510万、2580万。如果从活跃用户角度看,乐逗游戏成绩可谓非常亮眼,但用户付费率来看仅有5.2%。乐逗此前发行代理了《水果忍者》、《神庙逃亡》、《地铁跑酷》等多款休闲类游戏,但我们知道此类休闲类游戏商业化目前仍严重依赖于传统游戏变现模式,游戏ARPU与玩家的性质是有直接关系。

不同于传统PC端和其他移动游戏APP,休闲类游戏主要是为城市中高端人群,该部分客户群需求以休闲放松为主,恐难以建立大额消费虚拟物品习惯。腾讯高管在解读腾讯2013年财报电话会议时,也承认6款DAU(日活跃用户)超过了1000万人的微信游戏并未贡献主要收入,休闲类游戏商业困难是无解之局。

此外另一个角度看,代理成功海外游戏已经成为一片红海,国内游戏厂商对引进海外精品游戏相当热衷,COC被完美代理,海岛奇兵被昆仑囊入怀中,糖果粉碎传奇也和腾讯达成了战略合作,乐逗游戏能否持续性代理到海外优质游戏目前是存在巨大疑问的。而乐逗此前代理的游戏绝大多数都为休闲类游戏,而现在手游偏向重度游戏已经成为一个趋势,乐逗如果不能开拓新的领域,在未来或许会颇受制约。

关于腾讯的入股短期来看确实是一个利好的消息,但长期看对乐逗的发展并不一件好事。腾讯最擅长的就是通过流量和用户寄生合作企业,汲取它们的养分壮大自身(有兴趣的朋友可参考阅读:《腾讯的投资逻辑,依赖之后的强控制》)

具体来说我觉得这则看似利好的消息,对乐逗来说算是一把双刃剑,一方面,确实获得了腾讯海量用户和流量的支持,在初期发展肯定会一帆风顺,如果可能再进一步入驻微信游戏中心,那么乐逗未来短时间内肯定会一帆风顺。但另一方,国内游戏渠道之间的激烈竞争,可能会导致因为乐逗有腾讯的入股,而对乐逗进行排他或不给资源推荐。在初期有腾讯的背书当然是好事,但腾讯平台游戏用户导入能力也是有一定瓶颈的,这或许会对乐逗进一步增长造成巨大障碍。

现在摆在乐逗游戏面前的是三个问题:不确定能否继续成功代理海外优秀大作,不确定能否完成休闲到重度的成功转型,不确定能否在和腾讯的合作中提升自己,而这就是乐逗游戏目前不被资本市场看好的逻辑所在,但三个问题只要解决其中一个,那么乐逗游戏或许就会成为市场上一支优秀的游戏股。

(微信公众号:toutiaoyouxi)

《十二道锋味》爆红背后的秘密?

/*余德 正文*/ var cpro_id = “u1463282”;

影视公司投身综艺节目制作,综艺节目越做越像电影拍摄,最近在腾讯视频热播的《十二道锋味》可谓披着画面超过部分国产电影的外衣,横扫视频行业新闻的各大头版。

最新一期《12道锋味》“谢霆锋、房祖名米兰拜师学艺”播出之后,腾讯视频的数据显示播放总量已经达到2.41亿,这个数字虽然惊人,可作为制作方的英皇娱乐的影视公司身份更具话题性。

虽说从年初至今,热播的《中国喜剧星》、《笑傲江湖》、《爸爸回来了》等节目的投资制作方华录百纳、欢乐传媒、华谊兄弟等影视剧起家的企业,而影视剧与综艺节目本就没有太多界限。但《十二道锋味》所表现出的最大亮点即将影视剧的制作从实质制作中融入了真人秀节目。数据显示,《十二道锋味》的每集制作成本不下百万元人民币。

被动观看式:全民综艺的春晚

早在湖南卫视以综艺节目发源地为我们提供多种多样的综艺节目之前,央视一直充当着市场这个班级里文娱委员的角色。

一年一度的春晚就是国内综艺节目的集大成者,不仅涵盖内容形式丰富多元,就连传播范围也是如今的节目无法比拟的。

尽管近几年的春晚联合元宵晚会推出节目评选等系列观众互动活动,但对于电视机前的我们而言,纯粹的观众身份已不能满足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于是乎,有了微博春晚话题讨论以及网络山寨春晚等更多创新形式的出现。

而此时微博、网络春晚的身份介入就将互联网的影响带入了综艺节目的进程中,为了更好地引起微博话题,以及网络传播的进行,春晚无论是从前期的节目单揭秘造势还是节目内容悬念设置都引入了话题点,为更好地互动传播创造力条件。

主动参与式:造梦的超级女声

如果说湖南卫视开创了国内综艺节目的先河,那超级女声则当之无愧地成为一个里程碑式的形象出现。

而这种模式至今都扔被不断创新并延续着,《好声音》、《我是歌手》等,虽然形式发生了不同程度的变化,但始终保持着一种真人互动体验式的节目制作过程。这也是湖南卫视之所以居于娱乐综艺霸主地位的有力佐证之一。

节目互动性的提高将不再仅仅依靠话题点讨论,而是更多地直接将用户的实际参与整个比赛进程中的竞演和投票环节,这一点则是互联网思维注重用户体验,将信息的传播由单向度向多向度延伸的最好表现。

不仅仅依靠实体参与节目录制或者投票的过程来增加体验性,对于选手可以通过自行录制音视频片段上传到网络上来参加一个网络赛区内的选拔过程,更是将互联网时代的UGC真正融入到了用户的实际运用场景。也正如UGC所体现的特点,用户的亲身参与“节目”片段制作不仅仅增强了用户的节目参与度,还也给本身完整的节目制作方提供了更丰富的素材,更有利于丰富单一的节目制作内容。

返璞归真式:追求品质的《十二道锋味》

相比韩国综艺节目真人秀更注重动态画面的抓取,国内的真人秀节目则显得中规中矩,场景与人物的格格不入也给观众带来了一些不适感。但当这样的“规矩”遇上了电影剧本的约束,那结果又将是一个新的篇章到来。

国内对节目形式以及内容的一定限制导致娱乐节目的发展遭遇了一个瓶颈时期,而此时《十二道锋味》的出现像是一束阳光,拨开了综艺节目发展所面临的迷雾。

不同于以往真人秀的互动性,此次节目的形式四核更接近于回归了原始的观影模式,综艺与电影的融合将成为了其兼具娱乐性和可观赏性的最大看点,并将为新的娱乐节目收视观念出现揭开序幕。

而节目间互联网影子无处不在。节目在制作画面以及场景选择的再三斟酌体现了对目前用户生活水平提高后的收视需求以及物质需求的转变。不断发展的技术将4K、8K带入人们的视野,也同样培养了用户的高清观看需求;十二个国际场景的选择也突出了近几年人们出境热的一个现状。当然这些数据地整合得益于互联网对用户习惯的统计分析。

节目的另一个看点,即多位影帝影后的客串出场也为整个节目的粉丝经济奠定了基础。而使粉丝经济不断壮大的土壤也恰恰是互联网这个开放环境所培养的。

用互联网公司中在粉丝经济上表现较为杰出的代表小米的口号来总结,《十二道锋味》真正实现了综艺节目的“专注极致快”也是恰到好处的。

每一种新的娱乐综艺节目地推出,都是观众新收视习惯养成的开端,正如互联网企业的每一次创新也都伴随着用户习惯的重新构建。从初期对用户体验的极致追求到逐渐通过新的形式不断打造新的用户观念,是每个互联网公司的必修课,从笔者看来,这一点已在传统节目制作中有了显著地体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