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度归档:2014年8月13日

金粉世家箱包旗舰店

店铺服务

  • 金粉世家箱包旗舰店
  • 400-800-0808

    转883160

  • 广州市金粉世家皮具有限公司
  • 广东, 广州

店铺动态评分 与同行业相比

  • 描述相符: 4.8 30.35%
  • 服务态度: 4.8 27.92%
  • 发货速度: 4.8 26.21%

互联网大佬牵手石油巨头的喜与忧

/*250*250 创建于 2014-08-07*/ var cpro_id = “u1648882”;

8月11日,《21世纪经济报》记者从中石化官网挖到一则消息,说的是中石化董事长傅成玉在总部会见了腾讯总裁刘炽平一行,双方就相互合作等话题进行了交流。这则消息一经披露便引发业界广泛关注,一时议论纷纷。知情人士透露,其实自今年2月19日中石化发布其销售公司混合所有制的议案后,关于腾讯、阿里巴巴等互联网巨头将入股重组后的中石化销售公司的传闻就不绝于耳,此次双方最高层相会,只是表面合作事宜进入了快车道而已。

今年以来,中石化一直在积极推进旗下销售公司的混合所有制改革。6月30日,中石化宣布其销售公司重组、资产评估等工作已经完成,接下来将进入面向投资者的第一轮竞投,而参与竞投的企业,除了腾讯和阿里两大巨头外,还包括京东等更多的互联网公司,据悉参与竞投的企业总数不低于20家,热闹非凡。

因何牵手

传统国字号垄断巨头是如何与新兴互联网龙头企业对上眼的呢?近年来,我们既看到了传统企业的互联网化转型,也看到互联网公司面向传统行业的垂直整合与延伸,但像这次这样一边是国有老牌垄断企业,一边是私营互联网巨头,两个相去甚远的行业翘楚之间的牵手,却并不多见。双方牵手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呢?

从中石化角度来说,理由显然是很充分的——大一点说是践行混合所有制改革,引入社会和民营资本实现混合所有制经营,增强实力提升市场竞争力;现实一点的原因是中石化“钱紧”,亟需更多的资金去进行海内外优质项目的投资。2013年报显示,当年中石化流动资产总额为2580亿元,其中货币资金仅67亿元。这样的资金对开发成本极高的油田类项目的来说,的确算不上宽裕。

对互联网企业来说,牵手的理由其实并不充分,除了“跟着两桶油混一定有肉吃,不会喝清汤”外,业界也暂时想不出靠谱的原因,因为双方的业务模式实在是相去太远,总不能说是冲未来“可以用Q币加油”去吧!?从这个层面说,互联网企业在这次牵手中其实是被选择、被动接受。

喜在何处

当然,承蒙中石化老大哥看得起,第一批引入民营资本就想到了互联网企业,不管怎样对后者来说都算是莫大的喜事。这个事件的性质,其实与虚拟运营商牌照开放、第三方支付牌照开放等等本质上没有大多区别,都是国字号老大哥给面子,让有实力、能为我所用的后生参与进来一起玩。

具体来说,互联网企业搭上中石化有三大喜:一是用资本方式去赚钱,跟着炙手可热的中石化有肉吃;二是确立正统的地位,与杂牌军拉开档次;三才是谋长远,期待未来在支付、电商领域有合作的可能。

当然从历史沿袭来看,此次中石化的混合所有制改革,与当年那波国企私有化改革,有很多相似之处,极有可能是第二波国企私有化改革的前奏。当然,国企私有化目前还存在很大的争议,这次中石化也明确指出不是卖股份、卖股权,而是吸引投资组建新的实体公司——也就是想表明:国有资本并没有流失。

不管力度怎样,互联网企业能够头批参与进去分一杯羹,无论如何都算得上是喜事。

忧从何来

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性,互联网企业进入垄断性行业做实业也一样,有喜就有忧。正如我前面讲到双方牵手原因时所说,互联网企业其实是被选择、被动牵手的,主动权掌握在更强势、更“土豪”的中石化手里。

拆解开来,忧也有三个表现:第一,毫无主动权,只是凑份子。在中石化的引资版图中,互联网企业绝不是唯一来源,社保基金、公募基金都在其考察范围之内。互联网企业入股的那点钱,只能是凑份子,换不来话语权。第二,游离核心业务,分散资金不利于自身未来发展。据中石化公告,其旗下销售公司总资产逾3417亿元,这么大的盘子参股10%就要耗资30多亿元,这对互联网公司来说不是小数目。在瞬息万变的互联网市场,一步滞后极有可能丢掉的是整个未来。第三,信誉风险。实话实说,“两桶油”、银行、运营商等国字号企业,在中国民众心目中的口碑可不怎么样,互联网企业与它们打成一片,无疑会押上一部分信誉。

当然值得担忧的因素还有很多,譬如资本市场的反应,互联网企业的投资人看好这种不务正业的投资吗?再如,在新能源技术的冲击下,特别是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中石油还能保持高速增长带来高额回报吗?

“第一次”的不确定性

在有喜有忧,机遇与挑战并存的情况下,有跨国投行人士建议,腾讯等互联网企业可以与基金公司等财务投资者合资,成立一个合资公司来共同参股中石化销售公司。具体来说,腾讯可以向财务投资者承诺一定比例的年回报率,从而获得未来投资销售公司的主导权,而财务投资者最需要的就是低风险,甚至无风险的回报,这样就可以各取所需。

听起来他们是想让互联网企业变身PE!这种办法是否可行,中石化方面并没有表态,但其新闻发言人吕大鹏曾经说:融资的对象和融资的渠道可能还有一个人为设计的过程,这毕竟是中国国企改革中第一单比较大的试验。如果效果比较好,社会参与的程度比较高,在试验之后,经过股东大会的同意,将来这个额度也有可能提高。

由此看来,中石化自己也还没完全想好怎么带领大家一起玩,一切要边走边看,正像吕大鹏说的,“这毕竟是中国国企改革中第一单比较大的试验”。这样一来不难看出,对于这次牵手,双方都是第一次,都是摸着石头过河,还存在诸多不确定因素。对于不确定的东西,我们不知道吉凶祸福,不能尽向坏的方向想,也绝不能全往好的方向靠。

总结:综上,互联网企业进入传统垄断行业干实业,在我看来是喜忧参半;再考虑到“第一次”的不确定性,忧的成分还要略大于喜。当然最终结果究竟如何,还有待时间来证明。(文/朱飞,微信公众号zhufei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