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度归档:2014年11月9日

腾讯为什么没能阻挡陌陌上市

文/杨君君

11月8日是记者节,但注定记者在这天不能休息。

就在当天,腾讯召开了高大上的WE大会,畅谈“Nothing but the future”。尽管一个又一个国际最尖端的技术让人目不暇接,但可惜的是,当天各大门户、报纸的头条并不属于WE,而是纷纷聚焦在了跟腾讯同属移动社交网站的陌陌。

因为,就在当天,陌陌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IPO申请,拟融资3亿美元。原本应该是腾讯凭借WE大会塑造行业影响力的日子,却被陌陌“无端”搅局,从光线亮丽的第一正面主角变为了配角,而且还是反面配角。

曾经在阿里刚刚推出来往时,我曾经在《“射”无力,如何“交”?戏说各大移动社交应用》的文章中写过以下一段话:

曾经国内一本杂志发布关于人类历史上犯得最愚蠢的错误的公开调查问卷,其中武力进军俄国高票当选,拿破仑、希特勒这样猛到家的蜀黎也只能啃几口西伯利亚的雪然后仓皇败退。在中国移动社交战场,这一定律变成了不能与腾讯正面交锋。

这句话在当时来往、易信高喊旗号、大举进攻微信的时代,原本并没有错。但移动互联网给整个国内互联网带来的格局变化似乎超过了我们的想象,仅仅一年的时间,由腾讯历经十五年所垄断的国内独一无二的社交帝国,似乎不再是铺天盖日,在一些不太狭小的空间里已经有了给创业者舞蹈的空间。

如果说当年YY语音的上市是从腾讯的指缝中不经意间溜出来的一只兔子,那么现在陌陌跳出来上市,可以说现在的腾讯已经无力阻挡。移动互联网究竟带来了什么,让腾讯这样一个处于BAT里最垄断行业的巨头也开始在自身的核心业务上受到挑战?

我认为可以从三个层面来说:

其一,网络社交关系链已经不是腾讯的独一份。

曾几何时,上网聊天就是等于上QQ。或许很多人记不住自己的手机号,但一定会记得自己的QQ帐号。腾讯凭借一连串的数字组成的QQ帐号体系成为了在PC互联网时代代表个人身份的唯一ID——你或许可以没有邮箱号码、或许没有任何一个网站的注册ID,但相信上网的人几乎都有一个QQ号。

但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标志着用户上网聊天身份的ID从QQ号变为了用户使用更为方便也更便于记忆的通讯录,而在原本只属于腾讯的用户社交关系链也从之前的封闭变为了开放——之前用户的QQ好友关系仅属于腾讯所有,而现在几乎所有的移动App都可以拿到通讯录授权。

更为重要的是,这一网络好友关系链的变更,并不是一个劣币驱逐良币的过程,相反是在原来的用户上网好友关系上进行了升级——或许你可以在QQ上加一个不那么熟或者完全陌生人的帐号,但在手机通讯录上确大部分都是非常熟悉的人。

面对这一变化,腾讯微信的横空出世虽然让腾讯度过了这次事关生死的危机,但原本属于腾讯的在网络社交上的绝对控制力却已经消失殆尽。所有的创业者都可以毫不费力的帮助用户在自己的App上建立社交关系链,只要你的App能抓住用户痛点,有着强需求。

所有的一切使得创业者和腾讯开始处在了同一起跑线,腾讯前十五年在用户关系链上的积累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并不能发挥出太大的价值,创业者则可以甩开包袱,轻松上路。

其二,网络社交关系链面临着重构。

在腾讯推出IM之前,大家上网聊天采用的更多是聊天室、论坛等形式。只有腾讯QICQ(QQ改名前身)出现之后,大家的在线聊天习惯才逐渐养成。但需要注意的是,当年使用QICQ进行聊天的人,全国加起来也不只是千万左右,而现在,腾讯已经有了上十亿的用户,上网聊天已经不是属于当年极客的工具,而是一个大众化的标配工具。

这就意味着,由于这么多用户的存在,腾讯为了照顾大多数人,已经无法满足用户个性化的需求。也正是因为此,网络社交关系链开始出现了分化——有相当一部分人的个性化的社交需求在腾讯那边得不到满足。最明显的体现在于网络社交关系链的细分,过去大家统称为网友的QQ好友开始分为超级的熟人朋友、一般关系的好友、工作好友、一面之交的好友、陌生人好友……甚至就包括在这些好友类型中也出现了细分,比如像陌生人好友,可以分为ONS、以“炮”之交、谈心网友、约饭网友……

这些好友的细分,属于腾讯想覆盖而不得的领域,但对于创业者来说,其实就成为了创业者的机遇。实际上,在国外类似于这样专注于细分社交领域的公司早已出现——Path,相信知道的人不在少数,由Facebook高管出来做的这样一个专注于私密好友社交的应用,要求用户所有的好友不能超过150个,并且所有的好友都有着层层限制,这样一个专注于熟人社交的应用杀出了Facebook的重围,开始受到了很多人的关注。

所以,社交关系链的重构可以说已经成为大势所趋,而这个重构更多的指的是更精细的划分,而这些细分领域,原本就符合在移动互联网下用户“目的性强”的特性,最为重要的是,这些领域是巨人不可能轻易碰触到的。

对于巨人来说,每一次弯腰,无论是动作速率还是幅度,都远远赶不上普通人的快速、精准。

其三,移动互联网创业真的不缺钱。

以BAT为首的互联网巨头从去年开始,其实就已经预料到了移动互联网所带给他们的压力,在控制力——指限制新兴领域发展——不断下降的情况下,各家都开始转变了策略,由之前的压制——创业者做什么我做个同样的——变为了现在大范围的收购策略。根据媒体统计,BAT三家在前半年的投资分别达到了178亿元、618亿元、537亿元。

BAT在战略发展上的调整是否能够加大在行业的控制力现在还看不出最后的结果,但有一个非常明显的事实是:由于BAT在投资领域的动作频频,在一定程度上带动了国内投资圈的繁荣,像经纬、红杉等一批专业的VC也在移动互联网市场频频出手,过去对创业者洛阳纸贵的投资协议书到现在变为了“爱投不投,有的是人投”。

在《中国企业家》的封面报道《临界点 恐惧与贪婪》中描述了这样一副移动互联网创业投资的繁荣景象“不断刷新的融资纪录抢占着财经新闻的头条,演员、记者、快递员、大学生都在大谈天使资金、A轮B轮,每一个饭局,总有人像手捧水晶球的预言家一样大谈移动互联网的未来。”

“钱”成为了移动互联网创业者最不用担心的问题,而这些更加容易拿到的钱,对于创业者来说,意味着有了更多的试错机会。以前“勇敢者”的创业成为了大家随便试试的游戏——这些对于试图用资源、资金加强对行业控制的BAT而言,开始苦不堪言——大家都试试,万一成真了呢?

同样对于腾讯来说,试图在移动社交领域发展的创业者已经开始变得“失去控制”——但对于创业者来说,不正是进入移动社交领域最好的时机么?

回到文章开头,陌陌之所以能够突破腾讯所布下的社交牢笼,其实也正是在抓住了用户痛点的基础上建立了一个属于自己的细分社交网络——而来往、易信为什么折戟沉沙,实际上它们在做的是跟微信一样的东西,并没有俯下身去,找到用户的强需求进行突破。

陌陌已经起飞,相信在移动社交领域,这绝对不会是最后一例。其他创业者们,你们准备好了么?

更多内容请关注微信公众账号“杨君君杂潭”

盛大文学花落谁家,网络文学重洗牌

吴文辉和盛大文学的恩怨情仇,像极了一部剧情复杂而峰回路转的武侠小说。

最近关于盛大文学的江湖传闻依然扑朔迷离,但大结局似乎即将揭晓:对新闻、微博、无秘和BBS的消息抽丝剥茧,核心信息应该是腾讯将豪掷50亿(约8亿美元)收购盛大文学!(扫描文末二维码关注可及时获取更多深度分析和内幕故事)

尘埃落定之时,业内最喜欢的题材无非是“吴文辉大仇已报”。而我更愿意深度复盘盛大文学这些年,不胜唏嘘。

【代价而沽错失良机】

这几年,盛大文学可谓是陈天桥的掌上明珠。在网络文学行业,盛大文学也是开市场先河的毫无争议的老大。但平心而论,因为种种原因,盛大文学先后错失了几个机会。

第一次,未坚持流血IPO。由于当时估值走低而不肯流血上市,盛大文学暂停了IPO。其实凡事都要讲火候,这一暂停就遇上了中概股寒冬,上市重启遥遥无期,况且市场瞬息万变!此后关于盛大重启上市的消息隔段时间就出来一次,但每次都是雷声大雨点小。反观当时坚持上市的唯品会,市值一度突破100亿美金。

第二次,错过了管理层MBO的机会。当时吴文辉的起点创始团队主导的MBO以失败而告终,原因主要有如下两点:

1、文学是陈天桥精心布局的盛大系重要一环,在独立上市之路还存在任何可能性时,当然不可能拱手让人。同时也有可能低估了吴文辉团队在盛大文学中的核心地位,因此拒绝了吴文辉提出的MBO要求。

2、由于对盛大文学寄予厚望,不接受资本市场给予的估值折扣,当时盛大方面对盛大文学的期待是8亿美金(和现在差不多),但这与当时资本市场给出的5亿多美金估值背道而驰。

所以盛大文学既不低价上市,也拒绝管理层MBO,其实是在为盛大文学梳妆打扮“待价而沽”。没想到,因为无法顺利MBO祸起萧墙,起点创始团队吴文辉率众出走创立了创世中文网;蛰伏一年之后,吴文辉又高调宣布领军腾讯文学,创世也随之并入腾讯文学开放平台。有了中文互联网最强势的腾讯做大靠山,真正开始对盛大文学构成了威胁。

但话说回来,盛大文学在网络文学世界里的实力依然不容小觑。2012年盛大文学已经实现净盈利,市场份额占据70%的压倒性优势。

【核心出走发展放缓】

我曾多次公开说过:陈天桥和马云一样,是中国互联网仅有的5个真正的战略家,能生生做出一个产业链!现在网络游戏行业,核心商业模式和陈氏当年开创的打法并无太大区别。(其他3人下期再谈请关注)

但再高明的战略家,也需要强悍的战术执行者。吴文辉出走之后,盛大文学虽然还是老大,但已经开始潜伏着发展迟滞的危机。灵魂团队的离开,让核心业务线开始松动不奇怪。

吴文辉对网络文学的意义是:他是起点中文网乃至整个网文圈的基础架构师,搭建了整个网文圈生态的基础架构,并明晰了其中的商业模式,包括其中收费模式、粉丝体系、作家生态和版权开发。

要知道,盛大文学最核心的资产就是起点中文网,盛大文学占市场70%的份额,起点就有40%份额,超过了文学旗下剩余6家网站总和。2012年盛大实现盈利略超1亿,起点贡献了其中的7千万。

我认为,起点中文网当年的优势不仅体现在市场份额,更体现在其领先的生态规模和成熟的作家、作品发掘、包装机制方面。其实这些无形资产,都带着强烈的吴文辉痕迹,正是他亲手将这个成熟的生态体系和作家包装机制构建而成。核心团队离去撼动了这个地基。

表面上,网络文学是靠金牌作者和热门作品来获取收益,但编辑才是搭建其体系的基础。好的编辑能够判断出哪种题材和故事能够引领潮流,并指导签约作者始终不偏离商业主线。这种编辑作者的模式,确保签约作者能够持续不断产出热门的商业类型作品,且将编辑与作者紧密捆绑在一起。

对文学平台来说,由作者和读者构成的团队成为最优质的资产,也是核心竞争力所在。当时就有分析指出,吴文辉和起点部分核心编辑的出走将导致的网络文学内容分流,以及在这之后一批最核心作家和内容将以何种方式与盛大文学之外新的强大渠道对接,直到这些内容将会在整个文学产业链条上如何以不同于盛大文学的方式向下演变。

此外,吴文辉团队的离开对盛大文学最深远的影响其实在于缺乏行业的前瞻人物。在核心业务线上,盛大文学缺乏能够对行业深入洞察,并能持续制定业务发展战略的灵魂。此后接替侯小强掌舵盛大文学的邱文友更擅长资本运作,他的入局更多是陈天桥委托其对IPO的操盘以及融资。果然,此后盛大文学获得高盛及淡马锡约1.1亿美元融资,都是邱文友主导。

根据Alexa的排名显示,在最近的6个月中起点文学的排名处于一个下降趋势。据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中国网络文学产业年度研究报告2013》显示,起点中文网的品牌认知度为32.8%,相对过去的一骑绝尘,起点已放慢了增长的速度。显然吴文辉团队的抽身离开,斩断了起点中文网自我造血系统,这种衰弱在不知不觉中发生。

从作家链来说,尽管盛大还依然拥有国内最强大的作者网络,但下降态势已经初步出现,在神级作家之外,盛大文学缺乏能够后继的新兴力量。随着BAT等巨头对网络文学领域的重视及其体量、流量优势,盛大文学在培养可持续的作家群体方面正在开始吃亏。

另一个重要的增长点是,网络文学在IP变现上的探索。盛大文学借2013年手游井喷的东风,把售卖改为拍卖而提高了售价,但对IP生命周期的延长并无帮助—-IP延长的核心还在于内容本身。

此外,盛大文学并未真正借移动互联网浪潮的大好机会形成强势入口。今年盛大文学似乎意识到了,开始进行战略调整加大无线运营,对旗下的垂直网站进行分散运营,但现在还未突破移动阅读市场的发展瓶颈。

历史一再证明,再强大的帝王也需要许多强大的将军,一将难求!

【更换跑道东山再起】

腾讯为什么要出价收购盛大文学?因为马化腾找到了对的人来操盘,要在江湖上最后只有腾讯文学独大而没有别家!

吴文辉深谙网络文学的内容开发,这是一支非常理解将网络文学的内容进行商业开发运作的精英团队。当年吴文辉率众出走(有人谓之“夜奔”),其实也带走了开创了网文行业最优秀的一批精兵强将。毕竟,长袖善舞的资本高手兴许能够纵横联合,但伟大的商业故事都是由能够懂得开发价值的人带来的。

再看吴文辉掌舵腾讯文学后的数据:腾讯文学目前每天活跃用户数量突破1500万,作品储备量超过20万部,有驻站作家17万,其中是300位明星作家,日销售额破万的作家超过40位。就赚钱来说,其自有平台日销售额突破100万,暂居业内第一。

今年7月,腾讯文学公布当月自有平台电子分成稿酬已达2000万;QQ阅读从过去每年1亿营收,在今年4月至10月短短半年内到4亿营收。在吴文辉掌舵的半年内,腾讯文学不断增长的网络数字阅读非常可观,从而反哺腾讯帝国海量的IP资源。

短期内崛起,腾讯文学具备先天优势。首先,吴文辉为首的豪华阵容解决了“人”的问题;腾讯的大笔现金解决了最难搞的“钱”的问题;QQ的6亿用户解决了流量的问题;腾讯集团内互娱、移动互联网事业群等部门所有涉及数字阅读的业务,包括手Q阅读中心、QQ阅读等,解决了资源的问题。从成立起,腾讯文学就跑在超车道上。

更具成长想象力的在,自从并入腾讯互娱“泛娱乐”的战略里,吴文辉对IP的运作趋向精密和系统。网络文学IP的价值近几年才得以体现,以往网站的运作往往简单粗暴,卖掉就好,没有系统的规划,也不考虑其生命力。

相比之下,日本和欧美已有成熟的体系。以日本动漫产业为例,其版权结构严谨而复杂。以一般的漫画作品来说,就分漫画,动画,游戏,周边等不同版权,授权时对形象保持要求严苛,借以维持IP形象的高辨识度和影响力。

吴文辉对IP的深耕和善用,在大神猫腻《择天记》上表露无遗。动画、图书、网络游戏、音乐制作、周边产品,都进行系列开发,据说“择天记”LOGO呈现,腾讯文学都做了统一的规定,以保证各授权产品风格一致。

侧重于作品的IP运作以及作者的包装,腾讯文学目前成体系的操作手法有“一人一千万”的星计划和“作家制作人”制度,保持作品开发与作者培养的平衡,可以窥见腾讯文学对于网络文学“泛娱乐”生态链构思的雏形。切合吴文辉团队自身能够系统造星的优势,腾讯文学的诉求更多在于:接下来如何又红人,又红项目。

坊间传言,也正由于吴文辉在腾讯文学大刀阔斧的改革和对IP开发深入的理解力,腾讯才会拍出8亿美元来继续跑马圈地!

借势腾讯,老吴终于实现了曲线MBO。

【行业洗牌重定格局】

虽然官方消息还没最终出来,但网文市场不可避免会面临行业大洗牌。

从陈天桥将盛大文学卖给腾讯文学、并由吴文辉掌舵这件事虽然看似戏剧性,但细想也非常值得理解。

首先,腾讯给出了陈天桥当年对盛大文学的心理价位。用教父里的台词来说,这是个无法令人拒绝的offer!另一个角度,网文江湖危机四伏,腾讯阿里百度都相继入局,将分化和蚕食整个市场,且以吴文辉团队对起点的深厚感情和运作能力,能让盛大文学发挥更大的价值,如果今年不卖,明年可能很难卖得出去了。面对一个竞争激烈的市场,率先进行整合(或者被整合)能获得极强的先发优势。

其次,网络文学是个价值300亿美元的市场。收购盛大文学能快速弥补腾讯文学现有的短板。除了盛大文学本身具有的大量阅读用户和作品版权对“泛娱乐”产业链的补充,收购后可以借助盛大文学在文学上的多年来累积的用户和背后所附加的价值,领跑BAT。还有一个更直接的需求:腾讯文学则将获得盛大文学最宝贵的资产,多年沉淀的作者资源,以补充其过于年轻导致的积累短板。

从率众出走,到借助腾讯回到起点,吴文辉完成了一次成功的回归。如果此次收购完成,吴文辉对起点情怀固然可以得到满足。但更多在于:通过新老团队的快速整合,吴文辉将更快完成其网络文学帝国的布局—-这是一个未来可以独立上市的明日帝国。

这就是互联网江湖的故事,充满着大佬意气、起承转合。唯一不变的是,这是一个生机勃勃的热血江湖!我爱这个江湖和数字英雄们的故事。

明日预告《爱旅行获千万美金融资幕后》

作者:IPO专业户、超级自媒体。我信仰互联网,因为它实现了人和一切的自由连接,这是3代人必经的命运。微博@互联网信徒王冠雄,微信公号【王冠雄】。见人所之未见,每一条都对得起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