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度归档:2014年12月3日

央妈说,网络银行这样管

今年7月25日,银监会批准深圳前海微众银行、温州民商银行、天津金城银行三家民营银行的筹建申请,阿里的浙江网商银行在9月30日拿到批文。
与传统银行相比,网络银行的最大区别是没有实体网点,没有总分支组织机构。目前我国银行业相关政策要求,银行必须建立实体网点,用户则需要到银行的实体网点进行面签。网络银行如何解决面签难题?如何控制洗钱风险?没有网点存款从何而来?银行卡怎么发?这些问题都有待解决。

在最新一期的《中国金融》 杂志刊登了一篇央行科技司司长王永红的文章,谈到中国网络银行发展模式以及监管思路。金融魅丽摘取其中干货:

1、明确风险兜底原则

文章说,为了防止网络银行开展“发散式”创新、脱离实体经济需求的创新并将创新风险转嫁给社会,有必要明确网络银行的风险管理主体,引导其开展与其风险管控能力相匹配的创新,从而保护金融消费者权益。

金融魅丽认为,余额宝在短短7个月时间里规模熬到2500亿元,天弘基金借此成为国内规模最大的基金公司。互联网的跨地域、快速抵达用户的特点,使得金融创新和风险转移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传递到数量众多的用户,并在突破一定数量后呈现链式反应的特点,因此应有一个明确的风险管理主体。

2、完善统计监测指标体系

文章说,资本充足率、拨备、杠杆率、流动性等传统监管指标仍然适用于网络银行。为满足风险评估与测算需要,必须补充“网络银行影响力与风险度量”指标。

也就是说在传统银行的监管指标之外,网络银行还会遇到更多的监管指标。王永红也透露了几个新的指标,比如覆盖面(主要包括注册用户数、活跃用户数、联网机构数),交易规模(主要包括交易金额/全国GDP、交易金额/社会零售商品总额),服务能力(主要包括笔均支付金额、笔均贷款金额等),赔付规模(主要包括赔付笔数与金额、赔付原因、赔付率等)。

3、明确网络银行加入大额支付系统

文章说,目前,全体商业银行均加入中国现代化支付系统(包括大额支付、小额支付、网上支付跨行清算、电子商业汇票、支票影像交换等系统),网络银行至少加入大额支付系统,从其在人民银行开立的清算账户中逐笔实时完成跨行大额支付、紧急小额支付的资金清算。

在央妈的这么多系统里面最重要的就是大小额支付系统,说说两者差别,大额支付系统相当于美联储FEDWIRE,实行实时逐笔支付清算,但大额支付系统到目前仍是一周五天,每天仅在上班时间开放支付清算。小额支付系统则是批量清算,各行将支付指令打包后提交给该系统,系统批量地计算出各行对其他行的净值进行资金交割,这个系统是7*24小时的。

大额支付清算系统目前仅对金融机构开放,接入大额清算系统意味着网络银行可以实现资金账户与所有商业银行的资金转账。

4、研究网络银行发卡的问题

文章说,如果网络银行发行独立品牌或国外品牌的实体卡或虚拟卡(例如二维码银行卡),显然会引起银行卡市场的结构性变化。在一个多银行卡品牌的市场上,人民银行有必要将部分涉卡管理权限“还给”银行卡组织,由其加强对发卡行、收单机构的管理和约束。

央妈说,要把部分权限还给卡组织,目前中国的卡组织只有中国银联,近期,中国银联接连出重拳整治收单市场,强调其作为卡组织的管理和监督职能。

当然清算市场正在开放,第二个、第三个银联也正在酝酿之中,网络银行可以在不同卡组织之间寻求创新机会。

说到发行银行卡,可以借助现在金融机构普遍流行的“视频交流”取代面谈、面签、面查等环节,发行虚拟卡。但金融机构依然是建立在实体网点的基础之上,“视频交流”是否适用于网络银行?

今年3月,阿里、腾讯与中信银行合作的虚拟卡就是挑战现有监管政策的一次尝试,结果是被紧急叫停,原因就在于违背了“三亲”原则,即亲见本人、亲见原件、亲见本人签字,到现在还没有下文,可见监管层对虚拟卡的态度依然坚决。

其实在国外,有很多虚拟卡的尝试,比如万事达的Incontrol,金融魅丽前几日就体验了一次,消费的时候没有带信用卡,可以临时申请一张虚拟卡,前提是已有信用卡,虚拟卡相当于是该信用卡的一个子卡,消费者可以预设交易地点、交易方式,经过发卡机构和发卡银行确认之后即可完成支付。

如果央妈将部分管理权“还给”银行卡组织,那么虚拟卡是迟早的事情。

虚拟卡通过互联网审批、发行,大大减少金融机构的发卡成本,将对现有的发卡模式、一旦放行,势必会对现有的银行卡盈利模式造成巨大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