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度归档:2014年12月7日

微信好鸡汤:颠覆搜索框

凯文·凯利仁波切的“边缘创新论”,与张小龙嘉措的“去中心化”生态,俨然成为时下中国互联网业内最为时尚且政治正确的科技口号与指导旗帜。 

12月11日的微信公开课上,微信事业部总裁张小龙宜视频连线的方式,提出了“微信八条”,他指出,二维码取代搜索框,微信是“去中心化”、“去中介化”的生态系统。这锅原汁原味的科技鸡汤,再次引爆潮流。 

良言一句三冬暖,“去中心化”、“去中介化”这样的鸡汤本无害,不过,仔细想想,这种过于精心包装的商业的口号,喊得太多,亦是索然无味。科技蟹就为大家分析下,所谓“去中心化”、“去中介化”以及二维码取代搜索框这些口号的不切实际,以及微信包装此类口号的目的。 

首先,微信本身的做法不是“去中心化”,甚至是与之南辕北辙的中心化控制。 

张小龙在“去中心化”的解释中说,“微信不会提供一个中心化的流量入口来给所有的公众平台方、第三方”。当然,与张小龙理解的“微信去中心化”截然相反的是,微信在购物的入口给了中心化的京东,在游戏的入口给了腾讯互娱。 

其实将购物入口、游戏入口等等资源给予腾讯相关公司,是再平常不过的商业决定,但这本身就是与“去中心化”南辕北辙的做法。腾讯之所以,将“去中心化”标签为微信的施政纲领,其实背后就是一个逻辑——以美好愿景与理想国,来争取创业者、创业公司入驻微信,撑起微信生态,培养了用户通过微信购物,微信支付的习惯。

用户微信购物的习惯一旦培养,有微信购物与游戏的强势入口资源,自然也就收获最大。 

说白了,“去中心化”,其实就是诸如“天下大同”、“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在科技圈里的流种、变异。微信在试图成为最大中介之前,必须有个闪亮的口号。如果此前的“粉丝经济学”,都是以低廉价格兜售天国入场券。仅此。

其次,“去中介化”本质就是,微信成为最大中介。这句话,或许不必做过多的解释与说明。即便是张小龙,也在他的演讲中也承认,“消除中介可能是一个非常宏大的目标”。宏大背后,其实是乌托邦,即便互联网让企业、商店与消费者直接链接,不过,我们依旧发现,原来“中介”的信用担保,还是不可或缺的。 

“中介”的信用担保不可或缺,这也是“百度知心”、“支付宝担保交易”、安居客、大众点评等等所有互联网企业存在价值的根本。只是,此刻的微信,需要在成为最大中介之前,提出“去中介化”。 

还是那句话,微信在商业化羽翼未丰之前,需要以闪亮的乌托邦口号,获得草根创业者支撑,养客户。

最后,二维码真的能颠覆搜索框么?在张小龙的描述中,链接线上与线下最佳方式是二维码,并且微信也推动了二维码在中国的发展,二维码也将颠覆PC时代的搜索框。这段话,解读起来,其实是偷换几个层面的概念了——二维码本身就是搜索,其实无所谓颠覆搜索框。

线下与线上的链接,真正的入口,其实不是二维码,而是摄像头。 

媒介即讯息,媒介也是人的延伸,二维码只不过是将线下的实物或服务的信息,进行结构化、信息化,但要输入互联网的,真正入口,其实并不是这些二维码化的信息,而是手机摄像头。 

二维码固然是搜索本身,其实也非微信专享。手机百度等一切有调取摄像头,提供二维码扫描的APP都可以成为搜索引擎,真正的入口,不是微信,不是二维码,而是手机摄像头——因为手机是人的延伸,互联网是人类大脑虚拟集合,那摄像头就是我们的眼睛。 

既然流量入口,是摄像头,那么图片搜索,比起二维码更有价值,为什么微信强调的是二维码,而不是图片搜索呢?答案也简单,二维码是结构化数据,只要是个APP,都能做,最容易实现,不过图片搜索,需要搜索技术的积累,这倒不是腾讯强项,是百度的强项,毕竟连搜搜都已经嫁作他人妇了。 

文末,还是回顾下PC时代的历史吧。其实,即便是PC时代,QQ也是中国最大的桌面应用,与今天的微信一样,PC时代的QQ、RSS订阅、QQ-zone等等,流变至今也就成了微信现状,现在问题来了:当年腾讯,没能将电商做好,更没能将搜索做好,现在能否改写命运?毕竟微信颠覆电商,微信颠覆支付,微信颠覆搜索等等这样的话语,已经唱响这么久了。

“去中心化”、“去中介化”此类口号固然美好,就如“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谦恭未篡时”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