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度归档:2014年12月29日

冷暖、进退,周鸿祎

2014年,最让我感怀唏嘘的两幕,一幕是陈天桥淡出盛大游戏,另一幕更早,IPO后意气风发的傅盛以感恩姿态嘲讽周鸿祎,转发微博抽奖送红米Note手机。

且不说,2010年的3Q大战,周鸿祎是何等气势,让马化腾做了艰难的决定,即便是2012年,雷军也是让他三分,那一年周鸿祎力推“360特供机”,给小米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不过,两年后,小米估值450亿美元,雷军的征程是星辰大海,周鸿祎却要被曾经爱徒、今日叛徒傅盛所辱。

这就是互联网。江湖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三五载。

今年的乌镇互联网大会,其实也有几分江湖格局,英雄排座的意味。互联网的大佬中,BAT马云、李彦宏、马化腾是超一流,雷军、张小龙为一流,而周鸿祎、陈天桥等,曾经的一流大佬却与互联网的舞台中央,渐行渐远。

前不久,我与好友探讨互联网创业,大佬与格局成败。朋友说,“戾气使人成功,格局让人保持成功”。戾气即战斗,即“我执”,格局即“无我”。

其实,回看周鸿祎与他的360帝国,也有感怀——周鸿祎与360,成于“我执”,而囿于“我执”,成于战,亦式微于战。

在史前混沌之期,3721以非常手段,捆绑,面对准国字头的势力,逆势崛起。周鸿祎因此战成名,却背负上“流氓软件”恶名。再后来,周鸿祎以“竖子不足以为谋”的姿态,离开雅虎中国,通过360安全卫士,以免费模式,血洗杀毒市场。

再次因战而成。

血洗杀毒软件,从杀毒软件捆绑浏览器,再捆绑导航页,定下“三级火箭”,隐忍数载后,到了2010年,更凭借“3Q大战”,一跃登顶,更迅速登陆美股IPO。又一次,周鸿祎与他的360因战而成。

“戾气”即战意,一次次因战而成,让周鸿祎有了路径依赖,即“我执”、“法执”。困兽犹斗。

2012年,或许成为周鸿祎与奇虎360的转折。360虽然业绩依旧上涨,不过,放在互联网格局中,它的市值却先后被小米、京东,甚至唯品会等所超越。

周鸿祎囿于“我执”,360则囿于“法执”。

周鸿祎的“我执”,是他的个性——长于产品,短于管理,情绪化而乏理性,有笃信人定胜天的浪漫情怀,无人欲即天理的顿悟与实切。

360的“法执”,是它在周鸿祎方******指导下的路径依赖——沉溺于“以战养战”的方******,有当下之执行,无未来之布局,疲于见招拆招。

修行有“戒、定、慧”,循序渐进,看互联网成功者,大都如此,如阿里,只做电商,如百度,只做搜索,又如创业初的奇虎360,专注安全。

企业因戒入定,因定而生慧。

戒,是All in,破釜沉舟的大赌大舍;定,是弱水三千只取一瓢的投入与执行;而慧,则是水到渠成的格局与市值。

看360近几年,先失91,再失搜狗,纳入此两者,均可改写格局,却最终饮恨。它在业务也是如此,一会做搜索,一会推硬件,再又做分发,与酷派做手机,又与光线做视频…朝秦暮楚,无不浅尝则止。而此刻的360,其实是在吃安全、应用市场、导航的红利,而它的产品水平甚至不如创业公司。

360即周鸿祎,周鸿祎即360,无论是“我执”,亦或是“法执”,表现就是,四处开战,四面树敌,各个领域的浅尝则止。没了定力。

我将2012年,视为周鸿祎与360的一个转折点,主要有是两件事:360推出特供机,向小米开战;360推出搜索引擎,向百度宣战。前者象征着移动互联网与智能硬件,后者象征着竞争格局,360被腾讯、百度等围剿,四面楚歌声。

移动互联网与智能硬件方面,周鸿祎对移动互联网和智能硬件缺乏了解(但他自认为了解),导致他偏执于强调天才产品经理的个人主观能动性,不认可也缺乏整体体系协调动员能力,导致现在360在多方面落后和失败——从360特供机,到随身WiFi,再到儿童手环、摄像头…屡战屡败。

至于竞争格局方面,周鸿祎也因耽于战,四面树敌,先是与马云,再有3Q树敌马化腾,又因搜索树敌李彦宏。BAT之外,又与雷军、王小川、傅盛等等结怨。即便是移动互联网上,2013年,360手机助手也因“预装软件”问题,与华为、联想顿生嫌隙。一个故事是,与酷派成立联合公司之前,周鸿祎一直渴望投资手机,刘作虎离开OPPO,创办一加手机时,周鸿祎极想入股投资,不过,惮于周鸿祎与奇虎在互联网圈树敌太多,不愿开罪其他,一加手机投资方拒绝了周鸿祎。

一位互联网资深观察者言,“周鸿祎,长于产品而短于战略和管理,进而导致360从整体方向上缺乏布局和规划,并且内部无规矩,人浮于事”。

这背后,其实是周鸿祎过于情绪化缺乏理性,立项经常没想清楚就立,又不够投入,遇到一点阻碍就丧失兴趣喊停(如特供机、如随身WiFi)。这或许也有缘由——PC时代,360崛起于草莽间,免费之外,更重要的是,这是被BAT所忽视的桌面市场,蝇头小利,进而忽视了安全市场挟天子以令诸侯的关隘意义。此后3Q大战一役,让腾讯、百度等惊醒,不得不重新评估这一市场,无不屯军辎重,固防集结。

且不说移动领域,分发市场百度、腾讯的大举布局,市场三家分晋,即便是PC桌面上,百度、腾讯的安全布防也是可圈可点——抛开周鸿祎与百度杀毒谁是谁非的道德攻伐,骂战背后,其实也可以解读为:百度杀毒其风蔚然,让周鸿祎与360感到了危机。

有人说,周鸿祎的性格和认知问题就是360最大的瓶颈,导致了他也得不到优秀的人才来支撑360的发展和创新以及他的新想法。周鸿祎是个浪漫主义,笃信人定胜天——其实越是相信人定胜天的人,越容易逃避现实。

一位离开的前360的员工说,“周鸿祎爱插手,但又不给资源,所以360成功的产品大都是老周不管的”。

与BAT大佬、雷军等相比较,周鸿祎的式微,或许还在于“蜀中无大将”——今年360内部有不少总监级的中层离开,企业产品、浏览器产品、阅读产品、随身wifi等负责人相继离开。

周鸿祎的焦虑,通过他的微博,可见一斑,在诸多功成名就的互联网大佬中,很少人像他那样,抨击、批评各种竞争者,如腾讯、百度、小米、搜狗等等。

弘一法师曾说,“识不足则多虑,威不足则多怒,信不足则多言”。

近期,360的状态,也表现出周鸿祎的焦虑与无奈:背腹受敌,四面楚歌声音,首尾难顾全,却又需要突围——错失红利期后,最终与酷派合作,再战手机,与光线传媒合作之际,又不得不捍卫桌面杀毒市场,百度杀毒强压来袭,搜索胶着之战漫漫无期,但这一次,百度杀入了360的腹地,周鸿祎不得不再次宣战。

为什么,还是周鸿祎站出来?

腾讯马化腾之下有张小龙,百度李彦宏之下有李明远,阿里马云之下有陆兆禧、彭蕾、张勇等合伙人,而雷军之下,有7位合伙人、傅盛等,周鸿祎在指点江山之余,更需要培养出新一代接班者——倘若,还是周鸿祎对战,故事太多陈旧。

在商言商,商场无义战。我们不愿以“流氓教父”等词来描述周鸿祎功过人生,在互联网江湖,他是难得的好战人物。但也必须承认,他的好战戾气,背腹受敌,也的确成为360与他,更进一步的阻碍。

因执而成,因空而久。戾气让人成功,格局让人保持成功。周鸿祎的战斗故事,已不新鲜,是时候少些戾气了。

知冷更应懂暖,知进更应知退,知战更应知不战。

—————————————————————————

年底了,2014年马上就要过去,最近几天将会陆续写些我心目中的年度人物与公司。今天这是第一篇。

各位如果有感兴趣的人或公司,欢迎回复。

科技蟹,按照你的兴趣来写!请搜索,科技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