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4年12月

微信不再属于张小龙,也不属于用户

近日,一则消息的爆出让我失去对微信前景的寄望:据爆料人称,今年春节,微信将与春晚合作,让春晚广告商或者自己招商来的广告商通过微信朋友圈,发、红、包。

这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你大年三十晚上除了吃饺子放炮仗吐槽春晚,还有一个消磨时间的方法:看看朋友圈有哪些王大妈张大爷为了三块五块的王老吉(只是举例)来刷爆你的朋友圈。只是,为了三块五块就赌上自己朋友圈品位的,可能不只是你认为的非核心人群,可能是朋友圈的所有人——每一种带来喜悦的狂欢都不需要理由,但是一种干扰式的狂欢,需要判断对错。

微信有错吗?似乎没有。作为一个以“连接一切”为初心和目标的SNS工具、一个掌舵人誓言“微信不是营销工具”的优秀产品,退而考虑变现的路径,似乎真的是产品和企业决策者的事儿,不关别人。但是,当微信成为一种基础设施时,微信的事情,已经不单是张小龙的事情,也不是广研院的事情,甚至也不只是腾讯的事情。说句并不对等的类比:每天承运人次几百万的北京地铁,涨价还象征性的公共征询呢,每月活跃用户近5亿的微信,你开放成广告营销平台,你问过用户吗?你做过用户偏好调研吗?你设置过广告关闭按钮吗?没有。

那么,同样是拥有数以亿计的用户,百度、Google、Facebook这些平台,为什么他们做广告就没错?首先,Facebook需要单独摘出来:这家全球范围内拥有最多用户数的互联网公司,还没有想好怎么把社交关系变现——就在几年前,Facebook尝试过“朋友换汉堡”,即每删除10个好友,就可获得汉堡王(Burger King)提供的一个免费大汉堡。在不到一周的时间内,共有8.3万人次在Facebook删除了好友,而被删除的好友数量达到23.4万人次。但Facebook随即叫停了这种变现的尝试,不仅因其带来的是否违背隐私条款等问题,这种对人性的“考验”也引发了社会学领域的拷问。

可以想见,一旦微信朋友圈开放招商接口,这种效应跟“朋友换汉堡”差不多:为了眼不见心不烦,你很可能会屏蔽掉一些朋友,但可悲的是,你损失的美好,也没换来汉堡。

再回到原来的问题上,为什么百度、Google可以做广告,微信就不行?也不是不行,只是因为就微信的产品设计,并没有提供用户选择权。在百度,算了,我们说Google吧。在你使用Google时,Google的广告出现在搜索右侧,有些出现在搜索栏的前几位,也都是用黄色涂色字体明显标示了“广告”。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用户有是否看这个广告的选择权。

我们再来说很多互联网人士瞧不上的线下展示广告形式。现在,在很多出租车的后排座椅前面,有移动广告,虽然可能会对你造成视觉污染,但是你仍然可以选择关闭它。

那我能关闭朋友圈的广告营销分享吗?抱歉,没有。如果有,早在各种嘀嘀打车红包出现的时候,这个按钮就该出现了。这是我所说的打扰式的狂欢——你没有关闭它的选择权。我们再来说“打扰的回报”。从Google到百度,再到阿里巴巴旗下的阿里妈妈,还有腾讯的广点通等等,这些大型广告平台所投放和匹配的广告,都是一种打扰。但是当打扰有收益时,打扰就不是打扰,而是一种生意——这就是广告联盟。广告主通过广告平台(百度、阿里、Google、腾讯等)投放广告,联盟成员出售广告位而获得分成,广大互联网用户尽管受到“打扰”,但是却也因此享受了免费的互联网服务,这是互联网尤其是中国互联网的商业逻辑。

那么,微信的问题出在哪里?问题在于,在微信营销这个平台上,我们不仅是用户,更是联盟成员——我们“出售”了我们宝贵时间和注意力形成的红包平台,理应获得“分成”。也就是说,张小龙如果不给近5亿活跃用户发工资,这事儿就不对。

而再往下想,更坏:在过去十几年,从Google的AdSense到百度的“凤巢”,到阿里的TANK广告系统,都在不断提高广告系统的精准性,把“打扰”的程度讲到最低。而微信如果从头做起,那么及时拿来广点通现有的技术,在SNS平台上怎么匹配,还是个漫漫长路。

我所想的这些问题,张小龙肯定一分钟就想过了,马化腾肯定一秒钟也想过了,而一件事情明知不对还要去做,无非是囿于现实情况,也就是说的公司禀赋问题:看着百度股价在过去一路高涨,看着阿里系的支付宝已经踩上了互联网金融这个大风口,马化腾却眼睁睁的看着一个轻快美丽的产品对现金流甚至投资者预期没有助益,对他来说,即使是并非良策,也不得不出手了;招还是要憋的,万一真的蒙住了几亿用户呢?

只是,看着国外的SNS从WhatsApp到Instagram,国内也在2014年迸发出了多个垂直类的SNS应用,手握近5亿用户的微信,不能从更高角度留住年轻用户,只能开倒车,做广告营销平台,真的是有点悲凉。

冷暖、进退,周鸿祎

2014年,最让我感怀唏嘘的两幕,一幕是陈天桥淡出盛大游戏,另一幕更早,IPO后意气风发的傅盛以感恩姿态嘲讽周鸿祎,转发微博抽奖送红米Note手机。

且不说,2010年的3Q大战,周鸿祎是何等气势,让马化腾做了艰难的决定,即便是2012年,雷军也是让他三分,那一年周鸿祎力推“360特供机”,给小米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不过,两年后,小米估值450亿美元,雷军的征程是星辰大海,周鸿祎却要被曾经爱徒、今日叛徒傅盛所辱。

这就是互联网。江湖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三五载。

今年的乌镇互联网大会,其实也有几分江湖格局,英雄排座的意味。互联网的大佬中,BAT马云、李彦宏、马化腾是超一流,雷军、张小龙为一流,而周鸿祎、陈天桥等,曾经的一流大佬却与互联网的舞台中央,渐行渐远。

前不久,我与好友探讨互联网创业,大佬与格局成败。朋友说,“戾气使人成功,格局让人保持成功”。戾气即战斗,即“我执”,格局即“无我”。

其实,回看周鸿祎与他的360帝国,也有感怀——周鸿祎与360,成于“我执”,而囿于“我执”,成于战,亦式微于战。

在史前混沌之期,3721以非常手段,捆绑,面对准国字头的势力,逆势崛起。周鸿祎因此战成名,却背负上“流氓软件”恶名。再后来,周鸿祎以“竖子不足以为谋”的姿态,离开雅虎中国,通过360安全卫士,以免费模式,血洗杀毒市场。

再次因战而成。

血洗杀毒软件,从杀毒软件捆绑浏览器,再捆绑导航页,定下“三级火箭”,隐忍数载后,到了2010年,更凭借“3Q大战”,一跃登顶,更迅速登陆美股IPO。又一次,周鸿祎与他的360因战而成。

“戾气”即战意,一次次因战而成,让周鸿祎有了路径依赖,即“我执”、“法执”。困兽犹斗。

2012年,或许成为周鸿祎与奇虎360的转折。360虽然业绩依旧上涨,不过,放在互联网格局中,它的市值却先后被小米、京东,甚至唯品会等所超越。

周鸿祎囿于“我执”,360则囿于“法执”。

周鸿祎的“我执”,是他的个性——长于产品,短于管理,情绪化而乏理性,有笃信人定胜天的浪漫情怀,无人欲即天理的顿悟与实切。

360的“法执”,是它在周鸿祎方******指导下的路径依赖——沉溺于“以战养战”的方******,有当下之执行,无未来之布局,疲于见招拆招。

修行有“戒、定、慧”,循序渐进,看互联网成功者,大都如此,如阿里,只做电商,如百度,只做搜索,又如创业初的奇虎360,专注安全。

企业因戒入定,因定而生慧。

戒,是All in,破釜沉舟的大赌大舍;定,是弱水三千只取一瓢的投入与执行;而慧,则是水到渠成的格局与市值。

看360近几年,先失91,再失搜狗,纳入此两者,均可改写格局,却最终饮恨。它在业务也是如此,一会做搜索,一会推硬件,再又做分发,与酷派做手机,又与光线做视频…朝秦暮楚,无不浅尝则止。而此刻的360,其实是在吃安全、应用市场、导航的红利,而它的产品水平甚至不如创业公司。

360即周鸿祎,周鸿祎即360,无论是“我执”,亦或是“法执”,表现就是,四处开战,四面树敌,各个领域的浅尝则止。没了定力。

我将2012年,视为周鸿祎与360的一个转折点,主要有是两件事:360推出特供机,向小米开战;360推出搜索引擎,向百度宣战。前者象征着移动互联网与智能硬件,后者象征着竞争格局,360被腾讯、百度等围剿,四面楚歌声。

移动互联网与智能硬件方面,周鸿祎对移动互联网和智能硬件缺乏了解(但他自认为了解),导致他偏执于强调天才产品经理的个人主观能动性,不认可也缺乏整体体系协调动员能力,导致现在360在多方面落后和失败——从360特供机,到随身WiFi,再到儿童手环、摄像头…屡战屡败。

至于竞争格局方面,周鸿祎也因耽于战,四面树敌,先是与马云,再有3Q树敌马化腾,又因搜索树敌李彦宏。BAT之外,又与雷军、王小川、傅盛等等结怨。即便是移动互联网上,2013年,360手机助手也因“预装软件”问题,与华为、联想顿生嫌隙。一个故事是,与酷派成立联合公司之前,周鸿祎一直渴望投资手机,刘作虎离开OPPO,创办一加手机时,周鸿祎极想入股投资,不过,惮于周鸿祎与奇虎在互联网圈树敌太多,不愿开罪其他,一加手机投资方拒绝了周鸿祎。

一位互联网资深观察者言,“周鸿祎,长于产品而短于战略和管理,进而导致360从整体方向上缺乏布局和规划,并且内部无规矩,人浮于事”。

这背后,其实是周鸿祎过于情绪化缺乏理性,立项经常没想清楚就立,又不够投入,遇到一点阻碍就丧失兴趣喊停(如特供机、如随身WiFi)。这或许也有缘由——PC时代,360崛起于草莽间,免费之外,更重要的是,这是被BAT所忽视的桌面市场,蝇头小利,进而忽视了安全市场挟天子以令诸侯的关隘意义。此后3Q大战一役,让腾讯、百度等惊醒,不得不重新评估这一市场,无不屯军辎重,固防集结。

且不说移动领域,分发市场百度、腾讯的大举布局,市场三家分晋,即便是PC桌面上,百度、腾讯的安全布防也是可圈可点——抛开周鸿祎与百度杀毒谁是谁非的道德攻伐,骂战背后,其实也可以解读为:百度杀毒其风蔚然,让周鸿祎与360感到了危机。

有人说,周鸿祎的性格和认知问题就是360最大的瓶颈,导致了他也得不到优秀的人才来支撑360的发展和创新以及他的新想法。周鸿祎是个浪漫主义,笃信人定胜天——其实越是相信人定胜天的人,越容易逃避现实。

一位离开的前360的员工说,“周鸿祎爱插手,但又不给资源,所以360成功的产品大都是老周不管的”。

与BAT大佬、雷军等相比较,周鸿祎的式微,或许还在于“蜀中无大将”——今年360内部有不少总监级的中层离开,企业产品、浏览器产品、阅读产品、随身wifi等负责人相继离开。

周鸿祎的焦虑,通过他的微博,可见一斑,在诸多功成名就的互联网大佬中,很少人像他那样,抨击、批评各种竞争者,如腾讯、百度、小米、搜狗等等。

弘一法师曾说,“识不足则多虑,威不足则多怒,信不足则多言”。

近期,360的状态,也表现出周鸿祎的焦虑与无奈:背腹受敌,四面楚歌声音,首尾难顾全,却又需要突围——错失红利期后,最终与酷派合作,再战手机,与光线传媒合作之际,又不得不捍卫桌面杀毒市场,百度杀毒强压来袭,搜索胶着之战漫漫无期,但这一次,百度杀入了360的腹地,周鸿祎不得不再次宣战。

为什么,还是周鸿祎站出来?

腾讯马化腾之下有张小龙,百度李彦宏之下有李明远,阿里马云之下有陆兆禧、彭蕾、张勇等合伙人,而雷军之下,有7位合伙人、傅盛等,周鸿祎在指点江山之余,更需要培养出新一代接班者——倘若,还是周鸿祎对战,故事太多陈旧。

在商言商,商场无义战。我们不愿以“流氓教父”等词来描述周鸿祎功过人生,在互联网江湖,他是难得的好战人物。但也必须承认,他的好战戾气,背腹受敌,也的确成为360与他,更进一步的阻碍。

因执而成,因空而久。戾气让人成功,格局让人保持成功。周鸿祎的战斗故事,已不新鲜,是时候少些戾气了。

知冷更应懂暖,知进更应知退,知战更应知不战。

—————————————————————————

年底了,2014年马上就要过去,最近几天将会陆续写些我心目中的年度人物与公司。今天这是第一篇。

各位如果有感兴趣的人或公司,欢迎回复。

科技蟹,按照你的兴趣来写!请搜索,科技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