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度归档:2015年1月7日

个人征信业务开放后央行还得接着忙

原标题:腾讯阿里拿到的个人征信业务只是块鸡肋

文/路北(微信公众号:lubei2014)

央行要求腾讯、阿里等八家机构做好个人征信业务准备工作的消息传出,互联网评论界又是一片欢呼,捧得最厉害的是又一个千亿市场即将诞生。央行下放征信业务,肯定是一大进步,个人在商业活动中也有了更多的选择,但民营企业开展个人征信业务对这个市场能产生多大推动作用还是存在很多疑问。

先不去讨论个人征信市场有多大,这里聊一下个人征信业务开放给民营企业后将遇到的困境。

央行辖内的银行不会把核心数据交出去

从个人信用报告的用途来看,目前主要用于银行的各项消费信贷业务,除此之外还应用于各种商业赊销、信用交易和招聘求职等领域。简单点说,个人信用报告设立的初衷主要是降低不良贷款率,防范信贷欺诈。提高银行放贷效率是央行征信业务的核心目标,由此衍生的各种商业机构利用个人信用报告产生的商业活动只是副产品。

民营企业开展的个人征信业务,能否顺利对接个人信用报告的核心数据:工资收入、社保记录、信用卡记录、贷款记录等等,还存在很大疑问。央行能够顺利拿到这些数据,是因为它对辖内的银行具备支配力,也能够轻松对接社保公积金等政府机构。民营企业想从银行拿到这些数据,没有政策干预难于上青天。毕竟腾讯阿里等企业在一定程度上跟银行是竞争关系,把核心数据共享给竞争对手,也太难为银行了。至于社保公积金部门,无论是否涉及个人隐私,都不会轻易把数据开放给民营企业。

个人信用报告的核心数据民营企业轻易拿不到,也意味着普通用户不能凭借其开具的报告从银行贷款,这使得民营企业的征信业务一开始就少了一条腿,而且还是更重要的右腿。也许有人会说,腾讯阿里也在做银行,不从四大行贷款,从腾讯阿里贷款总可以吧。但以腾讯阿里旗下银行的体量,贷款业务短期内不会对传统房贷车贷市场产生冲击,甚至可以说连一点波浪都搅不起。

商业机构这块市场应用范围也有限

银行贷款市场这个大头做不了,只能做做商业机构的生意,这一块应该是民营企业个人征信业务的重中之重。那么针对商业机构的个人征信业务好做吗?同样不好做。

首先,企业与企业之间数据很难打通,特别是有竞争关系时,对另一方出具的数据报告也难以认可。举例来说,腾讯的用户拿着阿里出具的个人信用报告来申请贷款,腾讯会批准吗?有人要说,腾讯也有自己的征信机构,用腾讯的就可以啊。这不是废话吗?这都不用拿信用报告,腾讯后台早就把自己用户的各种数据分析的底掉。阿里的虚拟信用卡、京东的白条,都是基于过往消费数据出来的产品,这跟所谓的第三方信用报告没有半毛钱关系。

一到真刀真枪上战场,该屏蔽的屏蔽,不采信一个信用报告又算得了什么。君不见当年淘宝屏蔽百度爬虫,现在微信屏蔽快的红包,都是来的简单粗暴。BAT已经基本统治了互联网行业,这时候该站队的站队,不知道怎么站队的等着被收编,历史一遍遍重演。所以,当八家公司把个人征信业务正式开展起来后,我们又会看到一幕幕商战再上演。

其次,民营企业出具的信用报告对第三方商业机构作用大吗?很多时候也只是起到很小很小的辅助参考作用。就像现在热火朝天的校园分期项目,没有实地去学生宿舍探访,光凭一个身份证、学生证和第三方机构出具的信用报告,几千上万的货款敢放出去?当然不现实。平移到互联网金融平台上的个人小额贷款也是一个道理,没有线下的审核机制把关,谁敢把几万块钱轻易放出去?

都不讨论民营机构的信用报告数据来源是否科学可靠,该线下审核的还会线下审核,这个风险并不是一纸报告能够规避。当然,类似一些需要收取押金的商业活动,比如租车订房之类的,个人信用报告可能会起到一点作用,但这块蛋糕真的很大吗?押金本来事后就要退,哪有什么利润可以吃啊!

综上所述,民营企业开展的个人征信业务起到的影响其实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脱离了自己生态圈的那些业务,能发挥的作用会很有限。

未来,当民营机构正式开展个人征信业务时,我们最有可能看到的场景是:该往央行跑的人还会接着跑,拿到通信证的八家企业玩着左手倒右手的游戏,白条和虚拟信用卡的申请条件可能会加上“请先到后台开具一份信用报告”。

作者简介:路北,资深媒体人,长期在科技媒体负责采编工作,主要关注互联网、通信、IT硬件领域。

扫描以下二维码加作者微信公众号(中文名:路北 ID:lubei2014)交流:

刷脸开卡?放行“面签”有多难

苏曼丽/文

昨天,金融圈内最大的新闻莫过于央行要放宽“面签”限制,在过去的几年里,银行多次试探监管层的这一底线,但均无功而返。这一次会有不同吗?

虚拟信用卡放行?

据《21世纪经济报道》报道,央行已经下发《关于银行业金融机构远程开立人民币银行账户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对银行远程开立账户提出框架性意见。除柜台方式外,银行账户开立有望取得第二种“线上方式”,必须实施客户身份识别机制的自证。

之前是什么规定呢?客户新开银行卡账户必须“亲见亲签”;首次购买理财产品前必须在网点进行风险测评,并签名确认;个人贷款必须坚持面谈面签制度,确保贷款的真实性。

从监管的角度看,这样的规定有其合理性。

一是从银行风险管控角度,确认本人身份及行为的真实性,否则互联网渠道资金来源无法追溯,就可能成为洗钱的渠道;二是从保护消费者利益角度,一定要确认银行客户的风险承受能力,以及对所购买产品风险的知情。

但随着互联网、电子化手段的丰富,这样的规定显得有些落伍。而且,网点庞大的商业银行可以面签完成各种业务,但对于新兴、小型和互联网银行来说,面签无疑是跨区域经营、轻网点经营的大敌。

对远程开立账户模式的认可将给互联网金融带来想象空间。比如,如果放松面签,去年被叫停的阿里、腾讯虚拟信用卡或许可以放行了;阿里和腾讯的纯网络银行也扫除了最大的业务障碍。

银行多次试探失败

商业银行曾多次试探监管层的这一底线,但均无功而返。

2013年11月,广发银行通过淘宝店卖理财产品就被银监会连夜叫停。

2014年3月,中信银行拟联合腾讯、阿里线上发行虚拟信用卡尚未成行即被央行叫停。

兴业银行直销银行2014年3月底上线之初,曾尝试对新客户线上销售理财产品,不久后即被银监会叫停。

2014年9月,招行通过京东卖保本理财产品,第二天就被监管层叫去汇报,虽然产品募集完成,但是再也没有第二例产品。

商业银行之前的突破在于,在各自网点内的远程人工面签已经基本得到认可。

一家股份制商业银行电子银行部的老总对笔者说,远程面签的方式银行一直有尝试,比如银行通过架设在自己自助网点内的VTM远程智能柜台机替代“面签”,有些需要银行柜员在身边协助,有些完全自助,完成发卡、办理网银等多项业务。

但放松“面签”的制度讨论已在慢慢推进。2014年年初,央行曾下发《关于规范银行业金融机构开立个人人民币电子账户的通知》(讨论稿),将个人电子账户根据核实程度的不同,分为弱实名电子账户和强实名电子账户。

对于没有在银行柜台开立的电子账户,央行界定为弱实名电子账户,仅购买本行理财产品。账户中的留存资金,按活期存款计息。资金进出都只能通过绑定的银行结算账户。

而在柜台进行了认证的账户,认定为强实名电子账户,这种账户可以办理目前大部分的银行业务。这种强弱账户的区分已经为松绑“面签”打下基础。

刷脸时代来了

1月4日,微众银行让李克强总理见证了一笔人脸识别发放的贷款,这让业界惊讶。

微众银行的具体方式就是,通过摄像头加人脸识别系统,与公安部身份数据匹配,解决传统银行业务线下网点亲见亲签的问题。

“刷脸”认证的同时,通过社交媒体等大数据分析,即时给用户信用评定,确定贷款额度。

刷脸靠不靠谱?根据蚂蚁金服今天发的一则文章,看起来机器识别比人还要靠谱一点——机器估计不会有脸盲症。看来,蚂蚁金服的网商银行也要开启刷脸模式了。

香港中文大学汤晓鸥教授发表的一篇技术报告“Surpassing Human-Level Face Verification Performance on LFW with Gaussian Face ”,其中这样写道:“人们识别面孔的准确率为97.53%,而该算法可以达到98.52%”,随后,汤晓鸥教授发表在计算机视觉国际顶级会议CVPR2014上的论文,将这个识别率又提高到了99.15%。

当然,实际中人脸识别能不能到达到这个水平另说,至少是存在理论基础了。

有很多事情还是需要高层推动的,监管层已经默许了这样远程的“面签”方式?人脸识别可替代“面签”?业界都在等待监管层的声音。在总理的推动下,这个问题很快得到了反馈,也许离最终解决不远了。

欢迎扫码关注个人微信号“金融魅丽”(jinrongmeili),这里有最新鲜的互联网金融话题。我们是有态度的公众号。原创不易,欢迎署名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