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度归档:2015年3月26日

夜幕降临,互联网狂人变身飞天大盗

最近,小内从朋友那里听说了一则互联网从业者盗窃的故事。难道,平时文质彬彬的IT精英们,在夜幕降临后会化身为都市草上飞?可他们明明都在熬夜加班,哪来的闲工夫出去“灰啊灰”?

但我不信邪,非得去一探究竟,想知道这样的猎奇故事到底存不存在。这不看不知道,一看还真被吓了一跳。凭借常年敲击键盘与鼠标练就的惊人指上功夫,一些互联网人竟也……

跑偏的人才

2011年,360受北京市政公司邀请对一卡通系统的漏洞进行研究并给出解决方案。接到这样的美差,本是360的精英们大展风采的好机会。但令人意外的事情发生了,工程师林某和杨某在发现一卡通的充值系统的确存在漏洞后,用自己的卡片试验并破解了卡内芯片带有的系统密码,他们因此能随意改动自己卡内金额。

在确认“充值”成功后,两人欣喜地前往超市、影院等地点刷卡消费了近2000元。这样的快乐注定不会长久,问题很快被一卡通公司发觉并报案。警方通过追踪嫌疑卡的消费记录,最后锁定了杨某和林某并将他们抓获。360方面闻讯后立刻在微博上发布声明向广大网友道歉,并表示将涉案损失先行赔付给一卡通公司。抵不住一点蝇头小利的诱惑,还让自家公司躺枪了一把,这俩人枉为“攻城狮”。

但哪怕一切以公司利益出发,情急之下也会酿成大错。去年11月,广州大学城一监控拍摄到美团外卖的两名员工趁着夜色盗窃了竞争对手饿了么地推宣传材料的情况。在饿了么报案后,其中一人很快就被警方逮捕,而逃跑的那位也被立即网络通缉。根据嫌疑人交代,他们是为了力挫竞争对手才出此下策,先后两次偷盗造成经济损失约6000元。

美团以团购行业老大身份强势进入了在线订餐领域,但饿了么已占据7成的市场份额,是该领域最大的平台。当强龙遇到地头蛇,市场上的正面搏杀在所难免。美团外卖的这两员工,为了公司的推广大业,也真是太拼了。一片赤胆忠心,竟想出了这个法子来解决对手,不禁令人唏嘘。路子跑偏,他们的结局只能是法律的严惩。

IT精英们技术好,能力强,但也得要有道德守法律才行。一旦走偏了路,前面等待他们的将是万丈深渊。

家贼最难防

俗话说“日防夜防,家贼难防”,很多失窃、被盗事件其实都是因为有内鬼在作祟。在互联网公司里头,此类情况也是比比皆是,触目惊心。

早在2007年,巨人网络就发生过游戏源代码被员工盗窃并出售的案件。程序员王川在离职时私自复制了公司旗下游戏征途的源代码,随后在网上以13万元的价格贩卖。代码在几经转手后,以超过20万的价格卖到了私服商人的手中。所幸巨人很快发现了其不法行径并向公安机关举报,涉事人员不久便被一举并获,最终法院判处王川有期徒刑1年零6个月。

谈到“靓号”,老网虫们对那些位数又短又好记QQ号记忆犹新。在众多“QQ靓号”里,那些包含6、8、9的又格外受欢迎。于是,便有人打起了它们的主意。但是,号码不是都被腾讯死死“看管”着么?内鬼作祟,便有了可能。2011年5月,腾讯即通应用部的张某利用职务之便,非法获取了59995这一QQ靓号及密码,通过朋友闫某以3万的价格在网上出售。

利益的驱使让张某再也停不下来,在随后的半年时间里,他共计非法获取86个QQ靓号并交与同伙出售。截至公司察觉其非法行径时,他已共计获利近50万元。当时,这桩特别的案件还让深圳检方特地召集了各路专家进行研讨,这倒也是开了一个先河。

有些时候,也许他们原本不想那样做,但一步走错后便再无回头路。2010年,支付宝员工李明因工作关系结识了杭州的电商从业者张建。某次,由于李明拖欠了张建的一笔款项,对方提出用支付宝用户信息来抵债。初尝窃取用户信息并出售的好处后,李明的欲望变得一发而不可收拾。

他后来一口气下了多达20G的用户信息,并雇佣了两名技术人员加以分析、提炼,再兜售给目标客户。2013年,李明的行径被阿里检举揭发交与了警方处理。根据了解,在李明的多次用户信息交易中,最大的买家竟系凡客诚品,该公司曾一次性购买支付宝用户信息1000万条。

常言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监守自盗问题的根源无非还在一个利字。虽然互联网已属“多金行业”,但面对诱惑铤而走险的事情还是屡屡发生。

歪果仁也不正

在大洋彼岸的美利坚,也有某些IT精英未能经受住利益的诱惑。一代文豪王尔德曾说过,“I can resist anything but temptation”,这一语成谶的断言倒也的确形象地刻画出了人们内心的纠结。

2008年8月,33岁的英特尔员工帕尼做了一件他人生中最惊天动地的事情。在决意转投AMD之后,他先在辞职时向上司谎称自己要去一家对冲基金,然后暗中下载了价值达10亿美元的公司核心机密并打算交予AMD。自然,他的行为很快就被公司察觉并报案。

在警方随后的深入调查中,AMD表示他们不知道也没有要求帕尼窃取这些机密,而帕尼本人则表示自己纯属想捞个投名状以换取新东家的重用。这位错加错的歪果工程师,最后被判处十年的监禁和数百万美元的罚金,纯属自作虐。

像帕尼那样去窃取商业机密其实难度颇高,毕竟需要的前提条件很多,而具备获取核心机密资格的人群又不会轻易选择背叛。相比来说,坚守自盗的技术含量就低多了。不论是源代码,还是实体产品,凭借多年练就的快手,IT狂人们分分钟就可搞定。

老牌游戏开发商“代码大师”,就曾遭遇了那样的分分钟被窃。2009年底,两名前员工辞职创业成立了新工作室“Playground”。令老东家想不到的是,“Playground”除了不停挖人之外,还授意那些跳槽员工走前偷窃代码。在交涉无果的情况下,“代码大师”只能将这些“叛徒”一举起诉。

除了代码,内鬼们对于价值连城的电子产品也是垂涎三尺。2012年7月,一名亚马逊员工从自家公司在南卡的配送中心偷运走了超过16万美元的货物。在警方的通缉之下,走投无路的他最后选择了自首。无独有偶,去年8月份,佛州警方查获了一起匪夷所思的案件。6名苹果员工结伙洗劫了他们平日工作的零售店,共计有超过600iPhone失窃,案值达50万美元。但由于走漏了风声,他们还没来得及销账就被警方一网打尽。

虽然这里充满着高智商精英,但互联网行业从来都并非一个脱离现实社会的乌托邦。IT精英们也从来都与其他人一样,身上毫无保留地具备着那些人性的弱点,“他们从来都可以轻松抵御任何诱惑,除了诱惑本身”。

文章系百略网(ibailve.com)旗下互联网圈内事(quanneishi)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扫描下方关注作者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