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5年04月

小米做霸王,腾讯顺势做盟主

若说这几年一骑绝尘的微信仍是腾讯的传统强项“产品能力”的承传。那么,4月28号由其COO在北京发布的智能硬件开放平台TencentOS,可以看做腾讯正在培育的下一代的核心能力。

还没看到腾讯官方对这个能力的准确定义,眼下姑且称为“基于底层系统的生态能力”。当前的中国互联网,怕是还没有一家真正有这个能力。

先解释TencentOS对硬件有什么用。腾讯COO任宇昕同学大概提了四点。

第一,顺滑使用。

现在的硬件普遍处于“性能过剩、体验不佳”的状态。看参数,很牛逼,但用起来就是不爽。这是苹果为什么一骑绝尘的原因。它用参数不是最高的硬件做出能甩对手一条大街的使用体验。

任同学的大概意思是,你用我的系统,好过用你自己的或别人的系统。对相当一部分硬件厂商来说,这句话成立。

第二,同步微信和QQ。

任同学举了个例子。把手环收集的运动数据连上微信,就能玩出一种叫“朋友圈运动量排行榜”的花样,之前的一个人的寂寞运动就变成了一种有趣的社交比赛。

这自然是腾讯的杀手锏。

第三,整合所有硬件功能,尤其是数据。

比如,智能手表就可以有支付、语音乃至脸部识别,能把手游放到电视上玩。等等等。

如上是物理反应,还有化学反应。

当你早上在智能称重器上测了体重,然后带着手环跑了2000米,中饭时用一款APP量了食物的种类、热量、以及数量,再然后用智能仪器量了血糖、温度等等。当你晚上以每小时10公里的速度狂奔时,智能手表突然嘟嘟大叫,警告你停止运动,否则将有心塞的危险。你停下来,微信上一个叫“私人医生”的APP已经把一份详细说明推到手表上。旁边有个按钮,可以直接跟一个被五个朋友推荐过的家住罗马利亚郊区的土著医生通电话。

这是TencentOS接入众多硬件后能干的事。

第四,挣钱。

既然大部分硬件厂商都被逼到了成本价甩卖的地步,那也许腾讯能帮它们赚钱。腾讯不仅有微信和QQ,还有能造血的游戏、视频、小说,等等等。

若是上面第三点成立,挣钱确实不是难事。在上面那个例子里,若你跟那个医生通了电话,付了咨询费,那这一笔钱的一部分会分别打到那几个贡献了有价值信息的智能硬件以及APP的账上。

这种挣钱方式,跟之前的挂广告骚扰用户、推游戏麻醉年轻人比起来,要高大上不少。可以同样叫做“分发”,以前的是流量分发,一锤子买卖,以后的是价值分发,永续经营,其对数据、对个人的掌握程度,对生活和商业的切入程度,高一个数量级。

也许你会同意,这个腾讯所正在培育的所谓生态能力,是底层系统、开放、智能硬件以及物联网、大数据的集中落点。四个战场,毕其功于一役。能做这个事的,可能市面上不会超过三家。

如上只是基础,铺垫。

在腾讯,在CEO小马哥以下,有三个类别的可以看做指标性的人物。

A类是微信的张小龙,代表产品能力,切肤的用户体验,也是腾讯最传统的能力,创业者出身。

B类是总裁刘炽平,代表资本能力、大商业的传统的操盘能力,投行和咨询公司出身。他们最近的代表作之一,是把腾讯的电商业务打包给了京东,换了一些股份。

C类就是代表官方推出TencentOS的COO任同学,腾讯内一般叫他mark,代表基于产品和系统的生态能力,代表把A类和B类整合到一起的中间能力。

在腾讯,A类是赖以起家、雷打不动的能力,B类是过去十来年逐步修炼、在过去几年开放战略以及战略投资的演练下被坐实的能力,C类则是未来五年腾讯要跟AB以及小米过招,再定江山的能力。

实际上mark同学素有这方面的基因。此人带领的占腾讯半壁江山、也占这个行业半壁江山的互动娱乐业务,从最初就不是走的腾讯传统的“单一杀手级产品狂飙突进”的路线,走的是利用腾讯已有优势、打丰富的产品组合、配以投资、超前布局、逐步垄断行业的立体的进攻策略。

单一产品策略是地面进攻,从一条血淋淋的口子开始。资本策略是空中制衡,尽量大的覆盖包围圈,反向收紧口子。基于系统的生态策略,则是融二为一的中坚策略。它跟单一产品策略不同的是,在一个宽泛的阵地上打正面的对攻战,运动战,相扑战。它跟资本策略不同的是,打的是实打实的地面战,打下来的,都是自己能捏住命门的地盘,而不是还会被人制衡的灰色地盘。

插一个不是完全匹配但有趣的类比。Larry Page同学。他打下Google的江山就是靠了一个算法以及一个产品,从一条血淋淋的口子开始。然后他被迫交出了权力,由施密特做CEO完成挣钱以及大商业的成型。这期间Page同学做了一个并购然后带领这个团队做了一个开放系统出来,那就是安卓。之后,带着这个被安卓练就的新的能力,Page同学归来,成为CEO。

接着说腾讯。腾讯以往的开放和投资策略,小马哥称之为“把自己的半条命”交给盟友,但这些盟友还是相对独立,它们从腾讯拿用户和收入,可以独立存活。但现在的基于架构的生态策略,基于集成大数据的杂交的商业模式,腾讯仍然交出去半条命,但盟友的命会跟自己的命合为一体。盟友成了神经和血脉,也可能互为心脏交叉供血,腾讯有望成为睾丸和大脑。

与这个能力匹配的,是商业模式的大变革,也就是上面提到的,不再是BAT传统的流量分发,而是价值分发。在价值分发的时代,几乎可以断定不再可能是BAT。变化是必然的。

58的姚劲波同学有个观点,未来不再是雇佣员工的传统公司的天下,而是一个大平台跟无数自由个体相互服务的天下。顺着这个句式节奏,也可以说,未来不再是一个平台直接服务所有用户的天下,而是一个大平台跟N多公司、产品相互深度嵌套,然后再对所有用户服务的天下。

借TencentOS瞄准的两大对手之一,当然有小米。腾讯能做这个事所借的大势,当然也是感谢小米。这是一个相当有趣的哲学,你可能获取的最大的灵感以及最大的势能,一定来自于最大的对手。否则,你一定还没能打通自己的任督二脉。

小米在手机上一骑绝尘,以及投资小米系硬件商的围墙策略,让这个行业的大小玩家睡不安稳,它们迫切需要一个白衣骑士。雷军说顺势而为,腾讯当然得顺这个势。雷军越发成为一个神,腾讯就越发能制约这个神。当小米成为一个人人敬畏的霸主,腾讯就越有可能成为人人倚仗的盟主。

TencentOS公布的第一批合作名单,包括联想、华为这些硬件的大家伙以及很多小家伙。当然,没有小米。

小米跟腾讯,有点像苹果和安卓。腾讯一旦能在中国做成智能硬件和移动互联网的安卓,那小米的围墙就不会无限制的扩张,那小米所依靠围墙圈住用户再从BAT嘴里抢走的那一部分中国移动互联网的分发能力就不会越来越大,BAT就不会很快变成ATM。同时,在BAT的下一季较量里,腾讯有一个不败之地。

TencentOS刚刚正式推出,披露的数据是,接入硬件数量450万,接入用户1000万。附带推算一下,平均一个用户接入两个硬件。

当然,谁都可以说,这个事要做成有多么的难。不过有一点,如果mark同学不是要刻意保持公司的谦逊和个人的低调,如果换成是另一两家企业老板的风格,他完全可能在发布现场说这么一句:最可能在中国做成这个事的,非我鹅厂莫属。对吗?

接下来,找一把舒适的椅子,围观历史。

腾讯为什么不做智能硬件?

这篇文章我将尝试一种新写法,先抛出结论再解释,先粗解再详解。这样可能会节省不同水平读者的时间,如果你看到一半就懂了,就不必继续看了,看不懂就继续看后面的详解。当然,如果你是圈里人,只看个标题和结论就足够了。

看了这个标题你也许会喷我,谁说腾讯没有智能硬件?微信不是出过微信耳机吗?腾讯MIG不是出过路宝盒子吗?

我要说的是战略级别的推出智能硬件,比如手机、手表、手环等等这些市场上炙手可热的主流智能硬件,那样的话,至少还得单独成立一个事业群,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小打小闹,在马化腾眼里基本可以忽略不计。

按照目前微信和手Q的资源、数据、社交关系链,腾讯推出任何智能硬件都是可以秒杀其他国产同款产品的,到那时,智能硬件厂商一定会面临那个老问题“生、死、腾讯”。可是,腾讯为什么不做呢?说实话,我一直很好奇这个问题。直到昨天的GMIC大会,腾讯COO任宇昕给了一个答案,让我比较确信了,腾讯不会战略级别推出自己的智能硬件,以及理由。

我记得去年的GMIC大会上,任宇昕就讲过,腾讯要做智能硬件的连接器。也就是说,腾讯希望开放自己的平台,来连接所有的人、连接所有的设备、连接所有的服务。昨天,任宇昕照例来到GMIC,继续深入去年的话题,讲了很多腾讯高层是如何思考连接智能硬件生态的?请注意,他提出了“生态”一词,“智能硬件”话题很热,产品很冷,“智能硬件生态”话题很冷,产品很热。

任宇昕首次披露了腾讯高层对于目前市场上的智能硬件的一些观点,我给总结了一下大概有四大伤:1.光有硬件是不够的;2.内容依旧为王;3.数据孤岛阻碍发展;4.靠硬件赚钱没有出路。

他先讲了一个小故事,他说,我有个同事,他和他老婆非常恩爱,他有个习惯,是每天晚上晚饭以后会跟老婆一起在小区的花园里面会走几圈,散完步以后大家一起回家。但是在最近的差不多两个月时间左右,他老婆发现自己老公的行为变得跟以往相比非常古怪,过去他们散完步以后直接坐电梯回家,该干吗干吗。最近两个月的时候,发现她老公在走到电梯门口总会停下来,把自己的手机从裤袋里拿出来翻看一下微信,看完微信以后有的时候就会照样地跟老婆回家,有的时候还要跟老婆说我还有有一点时间出去会而,过15分钟才回到家里面,时间久了以后,他太太就怀疑他去做什么了,在老婆的威逼利诱之下他说出了自己最近参加了一个微信运动,他掏出手机之后有没有进如前十排行榜当中,如果进入会安心回家,如果没有再到小区里面走一走,直到把自己的排名刷进前十才安心回家。

虽然,我没有这样的朋友,但是我有朋友圈啊,我朋友圈里很多人都是晒各种使用智能硬件的数据,比如今天运动多少啊,在朋友里排名第几啊之类的。炫耀、分享,是社交中最能激发个体参与感的因素,试想,如果没有这些,只是一个冷冰冰的计时器、计步器,你会记录并很在意每天走了多少步,奥森一圈跑了多少分钟吗?肯定不会。但是,有了社交关系链,人就有了嘚瑟的动力。而这些关系链在哪里?微信!   

也就是说,当腾讯的社交平台和很多智能硬件连接在一起的时候,就会产生很多以前从未想到的有趣的体验,而这个体验才是智能硬件成为科技产品的重要一环,否则它只是个硬件。实现这些的基础就是,腾讯推出了两个智能硬件开放平台,一个叫做QQ物联,一个叫做微信硬件。通过这两个智能硬件开放平台,所有的设备、所有的硬件都可以连接进腾讯的数据中心,连接进腾讯的社交平台,让冷冰冰的硬件变的有温度,让智能硬件变成一个智能硬件生态。

目前, QQ物联已经有超过一千款的智能硬件在申请加入,微信硬件智能开放平台已经有超过20款的硬件已经接入。而通过微信硬件智能开放平台,所连接并且激活的智能硬件的数量已经超过450万,而且这才只是刚刚开始。

下面我再详细介绍一下昨天任宇昕所说的智能硬件四大伤,也好让读者对于我上面讲的那些有个更深入的理解。

一.光硬是不行的

目前进入智能硬件领域的众多厂商,大部分都是过去制造传统硬件的厂商。在过去的传统硬件制造的过程当中,这些厂商积累了非常丰富的硬件制造的工艺、硬件制造的方法,所以硬件的性能方面,已经达到了世界级的水平。但是,这些性能过关,外观漂亮的智能硬件设备,往往只会被用户使用一阵子就丢弃一边,原因是什么?因为这些硬件在底层的软件系统和上层的用户交互体验方面,远没有做到让用户满意。所以说,光硬是不行的。

二.内容依旧为王   

内容和应用方面的缺失,已经成为了阻碍智能硬件行业进一步发展的阻力。任何一款智能硬件需要足够丰富的内容生态去支撑。以智能手表为例,在苹果推出iWatch之前,国内外已经有很多厂商推出过智能手表,这些手表无论外观多么精美、价格多么有吸引力,如果没有丰富的应用和内容的话,就和传统的电子表没什么两样。事实上,这些智能手表的确跟电子表没什么两样,多数只有能力做自己的硬件,或者更有能力开发自己的软件系统,如果要靠一个单一的厂商能够来撬动整个应用和内容的生态为他们服务,为他们定制优化最佳的用户体验,这是绝对不可能的。这就是目前的智能手表不没有大卖的原因。

三.数据孤岛的悲哀

所谓智能硬件,都会产生了非常丰富的用户使用数据,但是大多数的数据其实都是仅仅存在在他们自己的封闭的系统当中,我们可以想象如果前面说的很多这些运动手环,他们产生的这些数据不能够跟微信连接在一起的话,就不可能把所有的好友放在一个排行榜上面进行排名。我们可以想像现在已经有很多硬件,它其实可以去监测人的心率,可以去测量人的血压,可以去测量人的体温,但是如果这些关于人体性能指标的数据不能够与未来的医疗设备相连接的话,这些数据将会大大地失去它的价值。这就是所谓的数据孤岛。互联网时代,大数据+连接+互动,才能产生真正的价值。

四.靠硬件赚钱没有出路

互联网时代有句名言,羊毛出在猪身上。智能硬件领域也不例外,传统硬件的商业模式最主要是靠销售硬件来赚钱,通过历史的无数次的经验告诉我们,通过硬件来赚钱这样的商业模式到最终难免会进入到恶劣的价格战,而价格战会让更多创新的公司不敢加入到硬件这个领域,最终出现创新乏力的问题。所以,智能硬件一定不能靠卖硬件赚钱,必须有一种全新的商业模式产生,这就需要一个完善的智能硬件生态圈。

那么,腾讯想要干嘛?

基于以上四个问题,我们来猜想智能硬件这个领域的未来要真正焕发旺盛生命力的话,仅靠其中的任何一家硬件厂商的努力是绝对不够的,唯一的可能性就是智能硬件产业链的上下游所有厂商,大家都抱着开放的心态,共享自己的能力,共享自己的数据,进行分工协作,从而能够实现一个平等、互联、开放的智能硬件生态。

作为腾讯,正是要推动这样一个智能硬件生态的产生,QQ物联和微信硬件这两个重要的智能硬件开放平台,干的就是这样一件事情。另外,腾讯昨天刚刚宣布了第三个新模块,就是TOS+。如果说去年推出的QQ物联和微信硬件更多的是把腾讯的社交平台在应用级和很多硬件进行连接的话,TOS+将会是一个系统的解决方案,试图能够帮助这个行业在解决上述提到的四个问题。在中国,很多企业都梦想着成为中国的安卓,但从各家所拥有的资源、技术以及能力来看,腾讯最有可能达到这一梦想。而做自己的智能硬件一定不是腾讯想要的,就如同阿里不自己开店,百度不自己做内容一样。

最后,赠送一个小故事,当年在美国西部大淘金时代,只有少数人淘到了金子,大多数人最后也颗粒无收,但是,那些卖淘金工具、牛仔裤的家伙们,倒是旱涝保收,赚翻了。

我是王长胜

《中国企业家》、《彭博商业周刊》前科技主笔

百度百家、今日头条、虎嗅等网站专栏作者

WeMedia联盟成员

我的微信公众号是“王长胜”ID:wangchangsheng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