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5年05月

中国互联网走在“灰度”上

第一次听说灰度这个词,是任正非说新型管理者所需要的素质。第二次听说是来自马化腾。似乎其他人包括马云也用不同的语言说过类似的意思。

灰度这个词所包含的意义和视野是广远的。要理解这个词,可能同样要用“灰度”的心态。灰度的反面,是规规矩矩,清清楚楚,泾渭分明,严谨条理,是决不妥协,不转弯,认死理。黑白分明不是灰度,像彩虹那样渐变和多彩才是灰度。

简单说下对灰度的两个肤浅的认识。一个对内,一个对外。就用腾讯做例子。抛砖引玉。

对内,灰度的特征之一是鼓励内部竞争。你和我之间并没有100%的分工或界限,哪天我做了你的业务,还做得比你好,你不必惊讶,要有心理准备。因此,你和我都不会天然的以为有什么是自己的地盘,你和我都有在同一块屋檐下竞争的意识,你们都有着拥抱变化的心态。

微信就是这么长出来的。江湖里传,微信某大拿曾说,最希望微信死掉的不是小米,而是当时在做手机QQ的腾讯的移动业务事业群。后来这个群的老大退休离职,传说,多少跟这个有关。你容不得内部人比你强,大老板就容不得你。

传说微博当时也不是铁定了由网络媒体事业群来做,三个部门都想做,然后就“比稿”,各自拿方案,PK,老板们再权衡,最后交给网络媒体事业群。最后这个业务硬生生的被网络媒体事业群做废掉了,可能也说明“灰度”得不够。你就让他们各自用自己的资源和方式去做,自己去跑赢市场。

广告平台也是如此。这几年业绩飞涨的广点通也是自己杀出来的。

腾讯社交网络事业群总裁汤道生似乎说过,在腾讯内部搞“市场化”。

没什么是天经地义的,一切都要讲条件,谈价格。我不能不计成本的给你。亲兄弟,明算账。你自己没实力,占你的地是应该的,跟你的敌人勾肩搭背也是可以的。

一个企业,既要一盘棋,有协同,又同时要“市场化”,在某个角度上,这个状态是在企业内部对“灰度”的最佳的诠释。

广点通这样一个广告平台,部分就是在腾讯内部搞“市场化”的结果。既然要市场化,就得搞清楚所有资源的价格,就要引入外部竞争和竞价,根据价格来交易,也就需要一个平台,这可能就是广点通的原型。也可能,正是从一开始就有这个高度,才令得广点通在内部的竞争中脱颖而出。

一个朋友的亲身经历。她在一家本土公司做高管。有一次去到一家国际互联网巨头的硅谷总部拜访一个做营销的老朋友。她发现技术人员就坐在这个老朋友的旁边,就说,真好啊,技术就坐你旁边,好办事啊。这个老朋友却说,我们这里没你们那里的灰色地带,他坐我旁边,我也必须做流程,就算你远在香港,也同样是走流程。

事实是,这家国际互联网巨头多年前如日中天,现在每况愈下,正谣传要被阿里巴巴收购;而这个朋友所在的中国公司,则在快速崛起。

在成型的行业,或者成熟的商业环境,职业化是好的,严谨的流程是好的,不越界是好的。在突变的行业,在有各种缺陷的环境,严谨可能是“僵化”的代名词。灰度的存在,就令到各种可能有更大的概率被捕捉到。员工们有随时杀出阵地去的意识,机会来了,他们就杀出去。

灰度,本质上是给了所有人在可以的时候杀出去的本能,而不是被养成了小白兔。

上面说对内,下面说对外。

灰度,或者说,在一定混乱之上的竞合并存的生态,在逐步成为中国互联网公司对外的策略。

依然以腾讯为例。腾讯的开放策略的体现,放弃一些垂直业务,转而支持独立的公司,入股并不控股,包括搜狗、大众点评、京东、58、Elong等等等。

比如京东,是其中量级最大的一家,最有可能改写互联网格局的一家。刘强东是这个行业里公认最强势、独立欲望最强烈的CEO之一。阿里是在综合实力上最有能力跟腾讯竞争中国互联网盟主地位的公司。京东则是最有能力在阿里的主战场将其制衡住的公司。

结盟腾讯,但京东不甘于依附,而是独立,雄心壮志。京东用类似的方式、高价入股途牛、饿了吧、易车、金蝶等一系列公司。京东不会因为腾讯做了什么,自己就避嫌或者避险不做。支付、金融、O2O等等,京东大胆彰显独立雄心。

两家公司的关系是微妙的。尤其对于京东,仿佛是走钢丝。有条腿是绑在一起的,但不妨碍各自的两只手同时也掐架。没有绝对的立场,一事一议,一时一议。这就是“灰度”。

腾讯入股但不控股的广泛发展盟友,腾讯与京东之间的微妙的平衡关系,被二梯队的公司模仿。

创业公司也有这个趋势。腾讯一个中层,出来创业做农村电商,跟雷军系结盟,类似腾讯对京东的投资。他首先是独立的,但同时也是能享受到雷军系的便利。这为独立创业争取到了更多资源。独立和合作,彼此不悖,相辅相成。

这个种类的灰度,至少跟两个事有关。第一是大公司的管理瓶颈。第二是行业发展的速度太快。

大公司入股小公司,主动权在大公司这一方。对于小公司而言,你既不控制我,又送钱送用户,我自然乐意。大公司之所以变,一是自己的能力覆盖不了垂直领域,一是越来越多的领域的从开发到打下江山的时间窗口越来越短。好歹占个坑。

无论如何,灰度是更符合自然本性的一种状态。自然本就不是黑白的,就像彩虹,是渐变的,多彩的。自然本就不是泾渭分明的,决不妥协的,而是此消彼长的,宽容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

灰度不是一种垄断心态,而是一种共生心态。不是一种精英心态,而是一种平民心态。不是一种静态,而是一种动态。不是一种强硬心态,而是一种柔韧心态。

灰度不是弱者心态,而是强者心态。

如何在糟糕的可穿戴市场颠覆腾讯

电脑时代成就了以QQ为代表的社交软件。

手机时代成就了以微信为代表的社交软件。

那么,可穿戴类产品是否也需要一个社交软件来点燃?

在电影《阿凡达》里,除了美丽的潘多拉星球,观众很少会注意到这样一个细节:纳威人通过辫子可以和动物、植物或者同伴进行无声的交流,而这种交流都是基于生物体质、特征实现的,与外物无关。放在今天通过微信、 QQ让我们勉强实现了这一点,创业者悲观地认为社交已经无路可走,腾讯垄断了一切。然而仔细研究了可穿戴类产品之后我们发现,基于可真实数据社交也许就是可穿戴产品的真正爆发点,而且这个爆发点就快要来了。

可穿戴在囧途

可穿戴设备井喷的“热闹”的另一面是被吐槽无数的“尴尬”:产品同质化严重,不具备创新性的功能。手环离不开记步和睡眠监测,而手表也仅仅是多出了推送通知或者接听电话等功能。用户在使用的过程中慢慢注意到,这些功能手机都已经可以完成,导致用户使用一段时间就觉得智能手环手表是个累赘。其他的可穿戴设备,由于用户群体的限制,已经无法突破用户的使用习惯,也仅仅存活于小众市场。

为什么?因为厂商完全没有想明白可穿戴对于消费者的真正意义。

先不说那些乱七八糟的鸡肋功能,可穿戴产品想要爆发需要看看前辈们是怎么干的?

电脑时代:电脑的出现解放了人的大脑,很多原来需要人记忆的东西现在都可以储存在电脑硬盘当中,有了互联网,人与人之间远距离的沟通和窥探欲被史无前例的发展开来,于是前者形成了QQ、后者形成了QQ空间。在这个阶段,电脑解决了从0-1的跨越。

手机时代:手机在功能机时代主要承担通讯的任务,跨越到智能机后开始成为中枢系统。这时候手机上出现了以强关系为基础的社交,微信以及附属的朋友圈取代了QQ。同时以微信的“连接一切”战略快速打破现有的商业格局。相比电脑时代,手机时代突破了场景的限制,室内室外都可以随意使用。

那么我们发现,手机干掉了电脑并不是因为手机比电脑配置高,而是在于突破了场景的限制,并且加入了更多“实际中”帮得上的功能。比如说你找不到家可以随时开导航,你找不到吃饭的地方随时开大众点评,你打不到车随时呼叫专车,这些电脑完不成的东西手机完成了,所以手机胜利了。那么如果可穿戴产品要想成功,一定要有手机所不具备的功能才可以。

找到了突破点,我们再来看可穿戴设备的独特性。

电脑你不可能一天24小时不离身,但是手机可以。可是相比可穿戴设备,手机距离身体还是差了一点。要知道可穿戴最大的独特性就是“穿”在身上的,时时刻刻触及皮肤。简单来说,可穿戴的背后是一个真实的人,这个真实不仅仅是一个昵称一个网名,而是一个有身高有体重有生活数据的人。相比电脑手机时代我们无法证明屏幕那头是一个人还是一条狗,可穿戴可以通过长期的数据轻易的解决这个问题。

很多人会问基于真实数据的可穿戴是什么意思?举个例子,远在他乡的你肯定想第一时间父母的身体变化,那么带上手环后你就可以直接看到父母每天的健康数据,可以看到每个月父母的身体数据。这个月体重下降没,运动了多长时间等等,这些数据不是父母告诉你走了多远,而是设备记录的真实数据。这样真实的数据是手机和电脑无法获取的。

这是基于熟人的社交,基于陌生人的如何?你想找一个志同道合跑步的朋友,可是你在现在的微信、陌陌上搜了一圈说自己是跑步的人发现大部分都是宅男。那么转移到可穿戴类社交上你就可以直接找完成过“连续半年跑步”成就的ID就可以。我举的都是一些抛砖引玉的例子,实际上基于真实数据的社交一定不仅仅与此,并且是有着很广阔的应用市场。我相信这将会是可穿戴设备的下一个爆发点。

基于真实数据的社交有几个手机和电脑无法具备的功能:

1:真正的解放了双手和双腿。手机虽然解放了我们双腿实现随时随地上网,但是毕竟你还是需要双手控制他。而可穿戴设备借助屏幕、投影、语音功能可以做到真正的解放双手。

2:基于真实的人做的人物画像。可穿戴可以获得佩戴人最真实的数据,走了多少路,跑了多少步,每天有多忙,每天生活轨迹是什么。那么常年越累将会得到最为精准的人物画像,人的属性就可以区分开来。有了这部分数据相当于为你个人做了信用背书,你说你喜欢跑步那不算,必须要系统可以识别并确认你确实经常出去跑步那才算。

3:小圈子高效社交。手机和电脑时代无法避免的就是垃圾信息的导入,QQ时代的群消息现在还有几个人看,微信现在加500群超过20个的还有几个人去看。无效社交就像是去其精华剩余皆是糟粕,最后你会发现真正高质量的社交还是就那么几个人一起的小群组。前面说了基于真实数据的社交由于隐私以及线下私人关系的原因将会有效的控制无效社交,将沟通这条逻辑线索树立开来。

想要社交,必须解决场景问题

前面说了一大堆的可穿戴的优势,下面需要泼冷水了。想要让用户发现可穿戴产品也有社交需求,那么首先要解决的是用户戴的住这个东西。目前的可穿戴设备依然处于 1.0时代即硬件时代,根本戴不住,也没有哪些场景是没有可穿戴就不能实现的。这样的现状去谈社交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可穿戴设备的厂商需要好好坐下来看看我们自己的产品:

1:是不是真得让用户觉得方便?

2:是不是真的有一种场景下没有它不行?

3:是不是真的为了做一款极致体验的产品而不是被价格妥协?

我相信,当有一天一家厂商能够很有自信的回答出来我这三个问题,可穿戴将会进入 2.0: “硬件 +社交 ”时代。

这张船票会不会还在腾讯手上,创业者们,那就看你们的了。

————————————————————————————————————————

中国资本正在经历新一轮的大洗牌,本账号由吴海宏(个人账号:solaris)和花子健(个人账号:kaxiken)共同维护,致力于金融与科技跨界深度分析,包含二级一级市场、TMT、新三板领域,为企业提供互联网转型、数字营销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