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度归档:2015年5月8日

接班人与互联网:谁来继承

5月7日,阿里集团公布了超华尔街预期的财报之余,也宣布换帅,集团COO逍遥子(张勇)接任CEO,陆兆禧交棒后,出任董事会副董事长。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大多数企业仍处于创始人掌权,不过,根据数据,中国民营企业当家人平均年龄为45岁,这也意味着,未来几年越来越多的公司都将面临接班的问题。 

户枢不蠹,流水不腐。互联网公司从新浪、搜狐开始,到BAT的巅峰,再到此刻的移动互联网逐鹿,也是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互联网重量级公司也有十几、二十载历史了,而第一代大佬也都是60-70年代的人,也的确是到了考虑接班人与继承者的时候了。 

我们就以阿里换帅为契机,聊聊主流互联网公司的继承者问题吧。 

继承者也好,接班人也罢,人事的变迁,只是表象,背后是业务逻辑的演进。 

大公司也好,小机构也罢,一个萝卜一个坑,地广坑多,萝卜才多。换帅与升迁,最终遵循的是业务逻辑。从阿里案例来看,60后交班给70后、80后,最深刻的变化其实是业务逻辑。阿里的业务重心,最初是阿里巴巴,再是淘宝,又有支付宝、天猫、菜鸟、阿里云,此刻的阿里,除了杭州,还有北京的阿里影业、阿里移动,业务变迁之外,也就自然有了架构与人员调整。

我们看看阿里新任CEO的履历变迁吧,2007年年底张勇加盟淘宝网,任副总裁兼CFO,2011年6月任天猫(淘宝商城)CEO,2014年升任集团COO,负责无线。张勇上任CEO前夕,天猫总裁换帅,负责淘宝业务的张建峰(花名行颠)出任淘宝、天猫、聚划算总负责人。 

从阿里集团与蚂蚁金服的人事布局来说,阿里CEO张勇与蚂蚁金服CEO彭蕾,也并非是真正意义上的“继承者”、“接班人”,我更愿意将张勇与彭蕾称为统筹者、沟通者,因为阿里的布局,其实是集体接班——CEO负责之上或并行的,有董事会,虚线的是“阿里合伙人制度”,于此同时还有董事长任主席的战略决策委员会以及CEO负责的执行委员会,CEO之下,才是各个业务事业群,譬如阿里移动由俞永福负责,淘宝、天猫、聚划算由行颠负责,菜鸟由童文红负责,他们或是合伙人,或是战略决策委员或执行委员会成员,又或者都是。

阿里将“兵权”交给70后的人,集体接班,背后其实也是整个阿里业务的庞杂——交易线有淘宝、天猫、聚划算等,阿里移动又是战火集中的防火之墙,未来增长潜力业务又有阿里云与菜鸟物流,此外还有去啊旅行、蚂蚁金服、阿里影业、阿里健康,业务纷繁,千头万绪,牵一发而动全身,各个业务分而治之外,又要保证文化与价值观的统一,更要保障各个业务之间的沟通与协调。 

于是乎我们看到了这样的布局——“合伙人制度”务虚,负责企业文化与价值观、使命,马云牵头的“战略决策委员会”负责几大业务战略上的协同与沟通,CEO张勇的“执行委员会”则是更为实际的,给予各个BU具体实战的统筹,无论行颠、胡晓明抑或是俞永福、童文红,他们都是听到炮声的人,他们有自主决策的授权,当然也要受CEO张勇的统筹。 

阿里CEO,从马云到陆兆禧,再到逍遥子,马云为“起”、陆兆禧为“承”,逍遥子则为转与合。 

与阿里由业务线的阶梯布局,人事的阶梯储备一样,百度与腾讯也有如此安排。 

譬如百度,百度在今年重新调整架构,分为移动服务事业群组、新兴业务事业群组与搜索业务群组,分别交由李明远和刘骏、张亚勤与王湛、向海龙和王海峰负责,三组负责。业务划分三驾马车,有的是先有核心业务,有的是潜力蓝筹,也有的是面向更远的战略。 

相比较阿里的纷繁,百度的明晰,腾讯的接班人与继承者,似乎更加明确。腾讯此前以“创业元老”、“华为系”、“香港帮”三个派别,伴随着曾李青、刘成敏、熊明华、张志东等人的先后离去,香港空降来的刘炽平以自己的实干,牢牢掌控着腾讯,他是马化腾退休后接班之人的不二之选。 

2012年开始,腾讯的接班人也有些变数——一方面腾讯互娱任宇昕任命为腾讯COO,一年后微信负责人张小龙升任腾讯高级副总裁,他们两位,一个是腾讯娱乐帝国的现金牛,是腾讯最赚钱的业务负责人,另一位则是微信负责人,要知道,微信是腾讯的未来。

2013年开始,腾讯陆续退出电商、搜索等业务,以投资的形式对外扩张,负责腾讯战略与投资的首席战略官James Mitchell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刘炽平势力。腾讯的未来,关键看四个人,马化腾、刘炽平、任宇昕与张小龙,前不久微信公众号广告交由广点通负责,中间沟通协调的是腾讯总裁办。总裁刘炽平在除了微信与游戏之外的具体业务都有足够影响力,也有足够权威,所以,我们更看好,刘炽平成为马化腾的接班人。

BAT之外,我们再聊聊小米与京东吧。 

小米还是创业公司,但几位联合创始人都是IT圈老兵,平均年龄42岁。不过这家公司,还不到考虑接班人的话题上,很简单——就因为,它还是创业公司。事实上,在业务方面,小米公司也与阿里一样,纷繁复杂,手机、电视、智能家居、电商、MIUI、小米金融、小米游戏…也是牵一发,而动全身。尽管2014年小米手机出货6112万部,但手机之外,还有很多业务其实还在一个投资、扩张期,譬如多看的内容、电商O2O、游戏等业务,都还没到成熟阶段。小米品牌与雷军的个人捆绑甚是紧密,而雷军又是互联网全出名的劳模。 

与小米一样,京东也是暂时不会考虑接班人的问题。我们曾把京东比喻成弱化版的阿里,也有人将京东视为高仿阿里,阿里分拆,京东也分拆,阿里布局金融,京东也布局金融,但有一点,京东不会抄阿里,那就是接班人的制度安排。 

京东的基因决定了这家公司不会有接班人的安排,尽管京东也曾效仿阿里,分拆为京东商城、京东金融与京东拍拍,分别由沈浩瑜、陈生强、蒉莺春负责,刘强东任董事长。不过,说到底,京东并非绝对意义上的互联网公司,它的基因是零售。传统零售公司,层级森严,讲究的是绝对权威,层层负责。对于刘强东而言,他不会放权,至少以目前形势下,不会退居。 

当然,京东也存在某些变数,沈浩瑜与蒉莺春均非刘强东嫡系,代表着资方势力,倘若腾讯彻底掌控京东,由沈浩瑜负责,刘强东退居,也未可知。

以上纯属演绎,所谓形势比人强,形势逼人强,一切都在变化。企业接班人或继承者,说到底还是企业业务拓展与变迁的表现。互联网以及它的市场与格局,其实一直在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