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5年06月

获得融资就偷懒?创业不是玩票 入行还需谨慎

获得融资就偷懒?创业不是玩票 入行还需谨慎

  编者注:李?豪尔 (Lee Hower))是 PayPal 的早期成员之一,他还是 LinkedIn 创始团队中的一员。作为硅谷顶级投资人的豪尔还是 NextView Ventures 资本公司的联合创始人,本文是豪尔关于创业态度的一次深入探讨。

  最近出现了一个令人不安的趋势,一些创业公司的氛围变得越来越浮躁,这对于个人、企业乃至整个行业的生态系统都将产生负面的影响。这不是一个寥寥数笔即可带过的轻松话题,为避免陷入对投资者过于刻薄的境地,我还是分享两个亲身经历的职场小故事吧。在现今热火朝天的创业氛围中,关于类似问题的讨论变得尤为必要。

获得融资就偷懒?创业不是玩票 入行还需谨慎

  在PayPal和LinkedIn的职场经历

  PayPal 是我第一份供职于创业公司的工作,我是在 1999 年底才得到这份工作的,在几个月后(即 2000 年)正式开始工作。在 PayPal 工作的期间,我每个月只有三至五天可以和当时同居的女友(现在是我的太太)共进晚餐。我很少会选择远程办公的工作方式,在第一年里,几乎每个周末我都会回到办公室上班。

  刚开始我在 PayPal 担任的是产品经理一职,尽管我很少会在办公室通宵达旦地工作,但熬夜的情况还是时有发生。我有一位产品经理同事,他甚至在办公桌下的位置给自己准备了一个睡袋,以便晚上可以睡在那里。我曾经多次在早上回到办公室时发现我们的 CEO(当时是埃隆·马斯克 Elon Musk)睡在了产品团队休息室的沙发上。

  每年年末,公司都会举办假日派对,员工之间的友谊大多是从平日的合作中发展起来的。其中规模最为庞大的一次庆祝发生在 2002 年 2 月 14 日,当时 PayPal 的成功上市让我们有一种终于实现了共同目标的感觉。我们是互联网泡沫破裂后第一批进行 IPO 的科技公司之一,当时公司处于稳定的盈利状态,每年的收入可达 2 亿美元。

  在成立 LinkedIn 公司的时候,情况也和 PayPal 相似。在当时,我们已经是一个具备相关经验并且组织严密的创业团队,团队的全员都曾经在雷德·霍夫曼(Reid Hoffman)麾下工作,他们要么曾效力于 PayPal,要么曾效力于 SocialNet,这样的团队无需磨合即可投入实战,因为具备良好工作道德的团队成员已经取得了相互之间的信任。

  在 2002 年末,因为团队中有些成员还有自己的本职工作,因此我们在晚上和周末才会开展和 LinkedIn 相关的工作,直至 2003 年 2 月整个团队才开始全身心地投入到 LinkedIn 的工作当中。经常工作到晚上 7、8、9 点甚至是更晚,团队成员在当时难以顾及自己的家庭,而且在初期我们甚至不足以为团队提供工作晚餐。

  然而,当前我却注意到了这么一个现象——

  目前恐怕有相当一部分人正抱着随便玩玩的心态来组建创业公司

  这句话出自保罗·格雷厄姆(Paul Graham)的一篇论文,尽管在这里其含义发生了轻微的变化。我的意思是现在的人加入创业公司的动机,大多是因为创业公司看起来很酷或者有利可图,他们压根就没有想过要改变世界,更不打算在这份事业上奉献自己的一切。我们甚至会听到一些刚进入创业公司的员工,询问处于种子期的公司会给自己发放多少个月的离职补偿金。

  在共享办公区中,实质性工作所占的比重越来越小,员工把更多的时间消耗在乒乓球、啤酒以及创业闲谈等事项上面。醉心于企业家生活方式的创始人会认为获得 B 轮融资是公司取得成功的标志。整个公司都处于一致叫好的喧哗之中,在下午五点十五分以后公司将变得空无一人,全体员工在第二天 10 点才会回到公司继续工作。

  正如布拉德·菲尔德(Brad Feld)所描述的一样,我始终坚定地认为每一个人都需要找到工作和生活之间的平衡。尽管选择进入创业公司的人应该做好作出牺牲的心理准备,但这并不代表我们不可以享有丰富的家庭生活,我们依然可以享受社交生活,以便更加全面地完善自己。尽管选择了创业公司的你需要努力工作,但你也可以从工作之中找到乐趣并结交好友。早期就职于 PayPal 的时候我和杰里米·斯多普尔曼(Jeremy Stoppelman)经常在午餐时间选择就近的地方去打高尔夫球,这项运动使我们从一天的工作之中得到了放松,同时也让我们建立了长足的友谊。

  现在有太多的人希望从事和创业相关的工作了,他们有的正就职于创业公司,有的希望就职于创业公司,有的甚至想要成为一家公司的创始人,这当然是一件好事。与 10 年前或者 20 年前相比,现在公司的数量正变得越来越多,仅仅在过去几年中便出现了许多大型公司,这是前所未有的现象。

  但在近几个月之中我发现了许多“玩票”性质的创业公司。这些公司的分布非常广泛,至少我本人不论在波士顿、纽约还是旧金山都能看到这样的公司或者是个人,甚至在 NextView 所投资的企业之中也存在有这样的公司。

  我们为什么要对此感到在意呢?

  尽管许多创业公司在经过全身心的投入和奉献后依然有可能会失败,但那些缺少努力和奉献精神的创业公司一定不会取得成功。

  我认为自己是一个努力的人,但不论是在 PayPal 还是 LinkedIn 之中我的努力程度在众多同事之中也仅仅是排在中等水平,我不会偷懒,但我也不是最积极的一员。我发现比绝对的工作时长更加重要的是,身边的同事会将自己的热情转化成对于这份事业的责任心,因此他们会竭尽所能地工作以便让公司取得更大的成功。正是这种氛围深深地激励了我并促使我向他们看齐。

  同时,我们也意识到了失败也许难以避免,但成功必定是来之不易的,取得进步和实现目标之间存在着巨大的差别。我们会根据自己所处的情况而对计划作出调整。

  遗憾的是现在我已经很少能看见对创业抱有热诚之心的人了

  有时我会看到一些过早追求自己应得权利的创业者,但他们的公司还远未成长到相应的阶段。我看见一些缺乏努力和奉献精神的创业者,特别是当工作的内容并不具备太多乐趣的时候,但这些工作对于公司的成功而言是不可或缺的。我还知道有些创业者并不清楚手头上哪些事情具有重要意义,因此他们往往会把注意力投放到错误的地方。

  我并不希望一竹竿打沉所有就职于创业公司的员工和创始人,更不希望一刀切地对创业公司作出批判。我认为处于创业生态中的大部分创业公司都抱有认真的态度和出色的专注力,它们拥有先让自己跳下悬崖,并在下落的过程中搭建飞机的勇气。

  在数月前我还发现了一家软件服务商的创始人兼 CEO 在除夕当晚还和全公司 100 位雇员一起奋斗到晚上 11 点。去年秋天我看到一家濒临绝境的创业公司通过努力获得了新的一轮融资,最后绝处逢生,逃出险境。我也在一个周末遇到了一位刻苦的创业者,他在周日中午还在辛勤地工作。我所看到的不全是让我忧心的情况,事实上大部分创业公司都处于让人感到安心的状态。

  也许那些让人忧心的情况仅仅是创业圈子发展的必经阶段,但越来越多创业公司正上演着“玩票”的行径。我将尽自己所能地支持和帮助那些真心希望做好企业的企业家们,在这次探讨过后,我们应该多思考接下来自己能做的事情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