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度归档:2015年7月11日

公平与效率的对决:Uber在欧洲遇政策阻力

公平与效率的对决:Uber在欧洲遇政策阻力2014年6月11日,英国伦敦,出租车司机进行为期24小时的示威,抗议无许可证专车扰乱市场。
公平与效率的对决:Uber在欧洲遇政策阻力2015年6月25日,法国巴黎,出租车封路示威抗议打车应用,示威后来演变成暴力冲突。

  6月的一个晚上,伦敦市长鲍里斯在路上偶遇一个出租车司机。出租车司机向他抱怨称,政府应对Uber(优步)等专车的政策不力,自己的工作受到很大威胁。他越说越激动,开始痛骂鲍里斯“见死不救”。这场抱怨最后变成了鲍里斯和出租司机对骂。

  让鲍里斯大失风度的,正是起源于美国的专车服务。作为出租车行业的挑战者,Uber等专车服务自进军欧洲以来,传统的出租车行业便掀起“自卫反击战”。

  【伦敦】法院裁决专车不违法

  大凡到过伦敦的人,无不对伦敦的“黑的士”印象深刻。他们就像是从007电影中走出来的一样,流淌着浓浓的神秘感和英伦范儿。老爷车的复古造型、标志性的豪华黑色车身以及西装革履、会为你伸手拉车门的绅士司机,与路边的红色电话亭一起,构成了伦敦街头的经典印象。

  当然,这个“黑的士”并不是“黑车”,而是人们对伦敦出租车的昵称。在伦敦,仅有22597辆有执照的“黑的士”,由于门槛高,数量少,出租车司机们过着体面的生活,他们代表着有57年历史的伦敦出租车行业的荣光。

  在伦敦生活多年的梁先生介绍,在伦敦,要想拿到“黑的士”的资格,必须过五关斩六将,经历三到四年的艰苦训练,并通过难度堪比国内司法考试的“知识考试”。几乎每个“黑的士”司机,都是一部“伦敦百科全书”。

  梁先生曾带着亲戚体验过一天的“黑的士”之旅,包括去希斯罗机场接机、让司机带着到伦敦的各个景点游览,并把亲戚送到另一个机场,一共花费590英镑。“的确很昂贵,”他感慨说,“所以平时,我们都选择公共交通。”

  对于在欧洲生活的人来说,打出租车既不方便,又价格高昂。尽管大街上偶尔也能看到亮灯的出租车,但要想让出租车招手即停,则完全是奢望。这是因为,除了火车站等少数几个固定停靠点,大多数出租车都需要提前电话或网络预约。

  因此,当随叫随到,价格亲民的Uber进军欧洲后,很快在年轻人群体里掀起了一阵旋风。最新数据显示,在伦敦,Uber的注册用户已经超过百万,签约的司机也达到1.8万人。

  对于Uber等专车的“入侵”,伦敦政府并没有像法国一样恐慌。伦敦市长鲍里斯表示,“要给专车和出租车一个公平竞争的环境。”

  在伦敦,出租车司机也曾举行大游行,今年7月,1.2万名出租司机组队制造“拥堵”,试图以此来向交通局施压。然而,就在游行当天,Uber在伦敦的下载量却新增了850%。

  2014年,英国出租车协会将Uber告上了法庭。他们认为,与Uber签约的私家车主在没有执照的情况下,使用手机进行导航,并按距离计价收费,违背了英国1998年制定的法律。该法律认定,只有拥有执照的出租车,才可以使用计价器。

  2014年7月,伦敦交通局对Uber做出裁定,确定Uber在伦敦合法,可以正常运营。

  10月16日,伦敦高等法院裁定,Uber在伦敦营运合法。

  随后,伦敦市长鲍里斯的发言人表示,“市长是新技术的强有力支持者,他意识到,伦敦市民有拥抱技术革新的动力。”

  【巴黎】专车遭封杀高管被捕

  2014年初,当Uber第一次进入法国时,住在巴黎的梅兰妮决定尝试一下这个新的打车软件。

  梅兰妮住在巴黎13区,这里也是著名的华人聚居区。从这里到戴高乐机场,路程近40公里,如果不堵车的话,开车仅需半个多小时,而选择地铁或公交转车,最快也要1个多小时。于是,在一次去机场的时候,梅兰妮试着选择了Uber X。

  接驾司机是一个彬彬有礼的法国人,梅兰妮回忆说,他下车帮自己把行李放进后备厢,并拉开车门。上车后,车上还准备了水和糖果。这次打车花了50欧元,跟乘坐出租车的价格差不多,但梅兰妮说,自己选择Uber,是因为方便——不需要随身携带现金,用手机就可以支付;可以看到司机距离自己有多远,不用担心车不准时。

  Uber在法国提供4种服务,但最受民众欢迎的还是吸引普通民众成为专车司机的低端专车服务UberPop。据Uber法国公司估计,约有1万名无运营牌照的司机加入了UberPop,他们每月为40万顾客提供服务。

  对于在巴黎工作的留学生谷晓(化名)来说,Uber已经成为她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谷晓对新京报记者说,对自己来说,最重要的是专车能“随叫随到”,这在有着罢工传统的巴黎是十分难得的。Uber提供的各种优惠,也是让她坚持用的动力。此外,与传统出租车司机们高高在上的态度相比,Uber的司机往往十分热情友善。

  尽管注重体验和服务的用户满意了,出租车司机和政府却并不买账。

  法国出租司机说,自己需要缴付数千欧元的“份儿钱”,而优步签约司机却无需缴费。法国出租车工会组织称,法国持有执照的出租车司机在过去两年间损失了30%至40%的收入。

  今年6月25日,法国爆发了大游行,愤怒的出租车司机焚烧多辆Uber专车,并组成车队,以每小时十几公里的车速开始了“蜗牛行动”,造成了严重堵塞。这场抗议让巴黎交通一度陷入瘫痪。

  法国政府的反应也十分激烈。由于出租车司机的罢工已经影响到了社会治安,7月2日,法国内政部长在马赛警察局向媒体宣布,UberPop的违法商业活动严重扰乱公共秩序,并称其已指示巴黎警察总局局长即日起禁止UberPop活动。

  Uber在法国的两名高管,包括法国分公司经理和西欧区总经理,也被警方拘押。

  虽然遭到打压,但Uber等专车公司仍然通过上诉,谋求转正的机会。此外,他们也通过派发优惠券,吸引司机加入等手段,不断蚕食传统出租车的市场份额。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颜颖颛

Twitter宣布裁员336人 占员工总数8%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10月13日晚间消息,Twitter今日宣布,公司将裁员336人,占全球员工总数的约8%。

  通过此次裁员,Twitter预计第三季度营收和调整后的EBITDA(息税折旧及摊销前利润)将至少与公司之前的预期一致,甚至高于之前的预期。

  Twitter之前预计,公司第三季度营收将达到5.45亿美元至5.60亿美元,EBITDA将达到1.10亿美元至1.15亿美元。

  Twitter表示,此次裁员将带来1000万美元至2000万美元的现金支出,其中大部分为遣散费。重组预计将给公司带来500万美元至1500万美元的成本,这笔费用将被记入截至2015年12月31日的第四季度中。

  Twitter在提交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文件中称,此次重组的目的是让公司能集中资源发展核心产品,提升公司运营效率。

  公司新任CEO杰克·多西(Jack Dorsey)在致员工的电子邮件中称:“在保留最大比例员工的同时,一个规模稍小、但保持灵活的团队能提升公司的响应速度。”

  Twitter上周一刚刚任命联合创始人多西为公司正式CEO,而上周五就有消息称,Twitter计划于本周进行裁员。据媒体报道称,此次裁员将波及Twitter的所有部门。

  Twitter网站数据显示,目前Twiter在全球拥有4100名员工。在过去的一年,Twitter已经对产品和工程部门进行了重组。(李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