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5年08月

Twitter创始人上演乔布斯重返苹果的翻版剧情

Twitter创始人上演乔布斯重返苹果的翻版剧情

  来源:界面

  被逐出公司7年后,杰克·多西(Jack Dorsey)重返Twitter担任CEO。

  近八年时间里,这家红极一时的社交平台公司更换了4次CEO,夹杂着由杰克·多西主导的创始团队权力斗争和董事会对业绩的抗议。此次重返是否能够改变这家公司人事上的戏剧性,目前还不得为知,这背后的更深层次的问题是社交平台是否能够真正盈利?

  “我很荣幸能够被董事会信任,让我继续管理这家公司。”在美国时间10月5日早晨的投资者电话会议中,多西说,接下来他会专注于三件事:严格的管理,简化服务以及将Twitter的价值传递给用户。

  这也意味着他将身兼两家公司CEO职位。他在2008年被赶下Twitter CEO位置后,成功创办了目前估值超过60亿美元的移动支付公司Square,现在他仍然是这家公司CEO和董事会主席。

  多西在管理上的成绩让两家公司投资者最终同意他身兼二职——在Twitter上一任CEO迪克科斯特洛自7月1日离职之后,杰克回到这家公司担任临时CEO一职,几个月时间里一直在推动公司加速改进产品体验。

  根据《纽约时报》报道,董事会成员Peter Currie说,之前董事会坚持Twitter公司的下任CEO只能管理一家公司,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的“兼职”,“从这段时间看来,杰克的作为远远超过了我们的预期,而同时他还在管理着Square。”他说,杰克·多西是一个高效的管理者,对产品也有自己的远见,因此能够请来非常有才华的人才。

  创始人被驱逐后又重新回来,最著名的莫过于乔布斯,多西也一直将自己比作乔布斯,在2008年这家公司IPO前夕,他被赶下CEO位置时,他借用乔布斯那句话说,“就像被人狠狠在肚子上揍了一拳”。

  在某种程度上,他的确是像乔布斯那些有强大的毅力,在离开CEO位置的7年时间里,多西好像从未停下为回到这家他参与创办的公司而努力,包括挑起人事纷争。此次重新担任这一职务,他不拿一分钱薪水(据SEC文件)。

  在这家公司8年来4次更换CEO过程中,不少都是由他发起的纷争。

  第一次是赶走同为创始人的诺阿·格拉斯。根据科技专栏作家尼克比尔顿的《孵化Twitter》一书,Odeo公司员工诺阿格拉斯和杰克·多西决定一起创办一款社交产品,也就是后来的Twitter。由于需要投资,两人说服Blogger创始人埃文威廉姆斯投资并加入Twitter。而在多西与诺阿在管理和产品上产生矛盾时,多西逼迫埃文赶走诺阿,“如果诺阿留下,我就离开”。最终杰克·多西成功了,他成为Twitter第一任CEO。

  但他没想到斗争不久便指向了他。此后Twitter发展迅速,巨大的用户流涌向这家网站,网站时常崩溃,推文无法显示,账户消失,常常几个小时无法连接……埃文联合董事会投票让自己取代多西在这家公司的位置。由于担心杰克·多西转投当时来往密切的扎克伯格,埃文和董事们并没有将他彻底赶出公司,而是让他担任没有投票权的董事会主席——一个有名无实的职务。但埃文没想到这为未来多西“东山再起”留下了机会。

  两年后,多西将埃文赶下了台。2009年D轮进入的Benchmark资本与多西关系良好,其在董事会的代理人皮特芬顿从一开始就对多西的遭遇感到不公平。在芬顿的支持下,多西不断在公司煽风点火,指责埃文管理拙劣,同时,他又在员工中收集意见传达给董事会。在2010年Twitter营业额增长放缓,投资人像当初质疑多西一样,质疑埃文是否合适担任CEO。最终管理层达成一致,让COO迪克科斯特洛代替埃文担任CEO。

  社交媒体难以盈利,董事会和投资人又一直咄咄逼人,再次导致迪克科斯特洛离开。2015年第二季度,财报没能达到分析师的预期,股价也一度下跌了18%,Twitter早期重要投资人Chris Sacca当时说,“有10亿的用户尝试过Twitter,但这批人现在都流失了;付费广告收入看不到增长的势头”。董事会最终决定让迪克辞职,让多西回归担任临时CEO。

  回归后的杰克·多西面临的首要任务是如何吸引新的用户。截至上个季度,Twitter有3.16亿用户,而这一数字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已经没有增长率,对此,团队在改进使用体验,试图让这款社交平台更易使用,但在受欢迎程度上,Facebook、Instagram等有着压倒性优势。

  但可以肯定的是,不像7年前,杰克·多西现在已经极为擅长和华尔街和董事会打交道。这几年除了管理Square公司并且让公司估值达到数十亿美元,他担任Twitter董事会主席并积极参与人事纷争,除此之外,他还是迪斯尼的董事会成员。

  对于这家公司而言,经过多番管理层更换之后,作为创始人之一的杰克·多西相比其他人更具优势。在迪克下课之后,与多西颇有交情的扎克伯格曾表示,“作为创始人,主导创建过公司的重要产品,这意味着公众会倾向于更相信你,而你在作出艰难的决定时,有着一定的豁免权。”

  现在还不知道多西是否会效仿扎克,进一步取得公司的控制权。扎克伯格创办的facebook在IPO后业绩和股价一直表现糟糕,Facebook采用AB股的双重股权结构,扎克伯格凭借不到30%的股份,掌握了Facebook 56.9%的投票权,“控制了这家公司,在有争议的短期决定以及业绩表现不好的季度,不用担心自己会下课,这让你更容易去执行那些你认为是正确的决定”——这是扎克伯格的经验之谈。

  杰克·多西还要面临财务问题。在2015年第一季度,Twitter的净亏损为1.62亿美元,而到了第二季度亏损缩窄,但仍然损失1.37亿美元。

  重返的杰克·多西是否能够带领这家公司走向成功,决定了他是否能够向他的偶像乔布斯的成绩更近一步。

Twitter创始人上演乔布斯重返苹果的翻版剧情

巴西圣保罗给了让Uber合法化的方案 却遭回绝

  巴西最大城市圣保罗有超过1000万人口,也可以说是整个南半球最大的城市,对于这样一个大市场,奉行全球化战略的Uber当然不会放过。实际上,除了圣保罗,Uber还在里约热内卢、巴西利亚和巴西第四大城市贝洛奥里藏特提供服务。

  不过目前,Uber在圣保罗还处于灰色地带,今年9月9日,圣保罗市议会宣布禁止使用Uber打车软件。当然,这和Uber在全球很多城市的处境一样。但是,和里约热内卢的情况一样,Uber依然在这两个城市提供服务。他们还发布声明,“我们又一次看到城市的司法部门在排斥科技,利用法律来保护市场的保守,而不是保护市民的权益。”

  现在,圣保罗市长提出了一个让Uber这样的专车服务合法化的提议,但是Uber却选择了拒绝。

  《纽约时报》报道,本周四,圣保罗市长Fernando Haddad宣布,他正在签署一项法令,将对没有取得运营资质的司机强制罚款并扣押车辆,这个法令针对的对象当然包括Uber。与此同时,他又承诺为5000名私家车司机划分一个新的分类——黑色出租车(black taxis),来帮助Uber解决合法化问题。

  黑色出租车并不只是停留在字面意思上,这个分类下的车辆需要真的漆成黑色,必须是5年内的新车,将只能通过app提供服务。黑色出租车的司机要缴纳一笔“仍待认证”的费用。市长的理由是,“我们要在可控的前提下引入创新”。

巴西圣保罗给了让Uber合法化的方案 却遭回绝伦敦从1899年就有了黑色出租车,不知道圣保罗市长是不是受此启发

  Uber几乎是想都没想就拒绝了这个方案。在官方网站的声明中,Uber重申自己并不是出租车公司,而是公共的私人交通工具,所以不能被归入这个分类下。Uber表示将继续在圣保罗正常运营,它甚至指责市长Fernando Haddad的提案是“违宪”的。

  Uber有自己的斗争策略。作为一个超过千万人口的超级大城市,圣保罗的交通拥堵问题一直让城市管理者头疼,2014年巴西世界杯开幕当天,圣保罗曾经创下了历史上最严重的交通拥堵记录:等候的车辆总长超过了344公里。

  现年52岁的圣保罗市长Fernando Haddad就推出了一系列整治拥堵的措施,比如建立自行车道,设立公交专用道,扩张人行道,对车辆限速,限制公共停车场数量,甚至包括有时在主要路段对车辆限行。

  Uber能让更多人合乘一辆车,显然对缓解交通拥堵有好处。Uber当然不会放弃这个借口,在声明种一提这个,等于又把问题抛回了焦头烂额的Fernando Haddad。Uber还想起了失业率这招,他们在当地最大的报纸上打了2整版的广告,说Uber能比5家汽车厂创造的就业人数都多。

巴西圣保罗给了让Uber合法化的方案 却遭回绝圣保罗当地抗议Uber的出租车司机

  对于这样一个强悍的对手,除了监管部门,最失意的应该就是出租车司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