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度归档:2015年8月14日

创业寒冬:硅谷在等待泡沫破灭

  来源:界面

  李潮文 

创业寒冬:硅谷在等待泡沫破灭图片来源:CFP

  1

  早晨七点,在从南湾开往旧金山的通勤火车Caltrain上要找到一个位置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作为硅谷最主要交通工具,Caltrain一路北上,会经过山景城、帕洛奥托这些著名的“科技城”。清晨的车厢里,不少人打开电脑开始一天的工作。一个半小时时间到达旧金山站之后,这些人走出车站,涌入旧金山Soma地区——十年前这里还是破旧的厂房,现在已经被创业公司改造并占领。

  工程师们都开始在昂贵的旧金山创业了,而不是传统的硅谷——那里剩下的是谷歌苹果那些大公司。那些在硅谷安家的工程师们需要北上旧金山工作,据官方公布的数据,自2011年以来,Caltrain搭乘人数以每年10%的人次在增长。

  创业热潮让旧金山办公室变得走俏。如今,在旧金山要想租一间办公室,租约大多为期10年,而即便是硅谷最著名的沙丘路上租期一般也只是7年。风险投资公司纪源资本在沙丘路上搬了新办公室,新的租约仍然是7年租约,与2007年时签下的租约一样。

  除了10年租约,骄傲的旧金山房东们更愿意把房子租给融资到A轮的公司。硅谷著名风险投资人Boris Wertz曾在Twitter上爆料说,旧金山的房东们甚至要求上门求租的公司出示A轮投资意向书。

  这当然意味着更高的成本。“至少我们要为此多付40%的成本。”硅谷一家孵化器InnoSpring负责人王笑说,在做天使轮投资时需要核算成本,之前基本按照每个工程师10万美元一年来计算,而现在单个工程师成本涨到了18万美元,“除了房租,工程师工资也高了。旧金山一杯咖啡是5块钱,而湾区是3块”。

  在旧金山,创业变得如此普遍,以至于你能够在Soma地区的一些咖啡店买到写着”祝贺你获得A轮融资”的明信片。

  投资人们无法拒绝对此买单。传统意义上的科技企业密集的硅谷并不包括旧金山地区,而从Anglelist等风投机构的数据来看,现在他们在湾区(对硅谷地区以及旧金山地区统称)的投资,70%都落在了旧金山。

创业寒冬:硅谷在等待泡沫破灭

  “只要最后的结果是公司做起来了这就没什么大不了的。”纪源资本合伙人童士豪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毕竟那些“独角兽”们都在旧金山,现在最火热的Uber在这里,Dropbox、Airbnb以及Twitter和Square都是在这里成长起来的。

  2

  狂热往往让人担心泡沫。Benchmark Capital的合伙人Bill Gurley一直在发出警告,“这群人根本不知道什么叫’恐惧’。”他说,越来越多的人在为亏钱的公司工作,人数前所未有的多。

  这些不知恐惧的人包括一些硅谷陌生人——来自中国。王笑管理的孵化器Inno Spring由中国人在2012年创办,2015年中国春节后,前来孵化器参观的中国人络绎不绝。“我从来没见过那些人,打听了一下,很多人在A股股市上赚钱了。”王笑说,这些人拿着赚来的快钱,希望能够在几个月时间里能够迅速翻一倍,而事实上,这在美国不太可能。

  在今年上半年A股火爆的时候,硅谷当地的中国创业者比其他创业者更好找到资金。王笑认识的一些Facebook华人工程师离职创业,即便还没有任何成型的想法时,许多中国资本追上门来投资。“很多投资人去了一些Demo day之后,见了公司就投,硅谷的创业圈都在传,中国的钱好拿,赶紧找中国人。”王笑说。

  就在最近又一笔来自中国的巨资注入了硅谷。AngleList是旧金山著名的天使投资机构,就在10月12日,这家公司宣布收到了来自中国上市公司中科招商4亿美元的资金,未来将投向创业公司。AngleList创始人Naval Ravikant不得不强调,这笔资金不会引起泡沫。

  但也有人对此担心。“这也许会让‘猫猫狗狗’们都能拿到钱。”童士豪说,在资本狂热的情况下,一些生意和商业计划得到了本来不应该得到的机会。

  在早期投资者中,尤其是市场火爆的时候,永远弥漫着一种“害怕错过”的情绪——即便这是错误的。童士豪是小米早期投资人,毫无疑问这是成功的投资,对于投资者来说,一桩成功的投资,就让他们有资本去涉足更为广泛的早期项目。“重要的公司是否都参与了是早期投资重点,哪怕说都投,但是就怕畏畏缩缩,最后还是错过了争议性特别高的公司。”童士豪说,“因为讲白了争议性高的公司更贵。”

  从获得种子投资开始,一些公司开始了估值成长之路,许多公司的目标就是成为“独角兽”——估值超过10亿美元的公司。2013年11月,Cowboy Ventures的创始人艾琳·李(Aileen Lee)在TechCrunch的一篇博客里提出了这个词。

  独角兽原本是指难得一见的“神兽”,但现在遍地都是。在过去长达10年的时间里,只有不到40家非上市公司达到了这一门槛。而根据《华尔街日报》最新的统计数据,独角兽公司的数目现在已经达到了123家(截至10月14日),估值之和达到4680亿美元。

  “毫无疑问现在是一个高峰期。”童士豪说,在泡沫真正破灭之前,没有人能够下定论是否有泡沫,但毫无疑问现在是价格最高的时候。

  人们愿意开出小额支票做种子轮投资,但在之后则变慎重了。相比种子轮几万到几十万美元的投资,中期后期项目资金需求增大,但由于从2014年开始的投资狂潮,一些先天体弱的项目也拿到了钱,使得后续投资风险变大。

  投资靠谱的晚期项目成了一种避险手段。童士豪所在的纪源资本参与了Airbnb的2015年E轮融资,“这是我们所有投过的项目里最晚期的,也是最高的一次。”童士豪参与过诸多著名公司的早期投资,包括支付平台Square、家具装饰论坛Houzz,以及跨国电商Wish,运动手环misfit都是现在独角兽聚乐部中的著名成员,此外,他还参与过小米和阿里的早期投资。

  他承认,在Airbnb上一轮融资时,他们犹豫过,但最终在今年还是决定跟投,“我不能告诉你具体价格上涨了多少,但从去年到今年,整个行业价格翻了一倍不止。”

  根据Gooogle Venture的数据,与15年前的2000年相比,创业项目的种子轮估值基本持平,但后期的估值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峰,接近2000年时的3倍。

创业寒冬:硅谷在等待泡沫破灭

  “很多VC在第一次没抓到以后就不想再去看了,我不同意这种看法,我觉得你要看它到底能做多大,如果能做得足够大的话应该继续投。”他说,“像Uber或者像Airbnb这样的公司不多,但是只要业务能够全球化,未来成长的空间会比较大。”

  童士豪参与的Airbnb经过第E轮融资,估值达到了255亿美元,在非上市公司中估值排名第三,而排在它前面的是F轮融资后估值510亿美元的Uber和第F轮融资后估值460亿美元的小米。

  他们能够从私有市场源源不断地获得资金。Uber融资金额达到74亿美元,在独角兽公司中融资额度排名第一,而估值达到160亿美元的滴滴快滴也以40亿美元金融在独角兽公司中成为融资额度第二高的公司。

创业寒冬:硅谷在等待泡沫破灭

  一个明显的趋势是非公开市场融资正在取代IPO。慷慨的风险资本让这些公司能够一直保持“非公众”的状态。根据《华尔街日报》提供的数据,到2015年9月中旬,在美国新上市公司中,科技公司只占据了11%。

  对于创业公司而言,这当然是一桩好事。

  “很多创业公司还有很多业务要去做,他不想把时间花在这上面。此外,上市公司要履行很多义务,美国法律上对上市公司的法律监管是越来越多,所以你要花很多时间去做调查,不是每一家公司都愿意花这个时间做这些事情。”童士豪这样看待公司不上市的原因,只用面对风险投资的专业投资者,是更容易的事情。

  另一个重要的原因是这些公司在公开市场并不一定能够获得如此高的估值。阿里巴巴在上市之前受到华尔街追捧,而到从去年11月到现在为止,市值已经比上市时缩水了超过40%。

  与此同时,创业者疯狂拿钱的情况已经发生改变。

  那些正在准备早期和中期融资的创业者正在受到煎熬。一个女性创业者Tracy Lawrence在旧金山经营着一家为企业送餐服务的公司Chewse,从一年前就开始准备A轮融资,一直无果,一直到一年后的2015年8月才成功融资590万美元,此时公司年收入已经达到400万美元。

  “两年前不到200万美元收入的公司能够轻松融资,但是到了现在,400万收入融资都这么困难。”王笑说,她能够观察到的是,早期和中期融资都进入一个相对困难的时期。

  3

  如果泡沫存在,没有人确切知道离戳破它的针尖还有多远。

  但经历过2000年的人都记得泡沫破灭的景象。纳斯达克指数的跌势仿佛让人回到1929年的华尔街崩盘年代,硅谷一共损失6万多亿元,有人眼睁睁地看着个人全部身家在几个月内化为乌有。

  硅谷作为一个成熟的创业社群,高明之处在于他们对泡沫和寒冬有所警惕。“我们不知道冬天什么时候来,所以我们会劝我们的被投公司在今年下半年尽量融钱准备过冬天。”童士豪说。

  缩小融资额度是方法之一。一家名为Mailtime的公司是提供新型邮件服务的华人创业公司,今年上半年本来在准备A轮融资,发现比想象中困难,他们立即缩小融资规模,将A轮融资变成Pre-A。“我们也是发现融到A轮可能没有那么快,先融一轮,有一些钱去度过这段时间比较好。”创始人黄何表示。由于是华人公司,他们接触的大多是中国背景的风投资本,但在融资时发现,这一轮融资在6月份A股大跌之前就结束了,毫无疑问,他们做了正确的选择。

  美国风险投资协会(National Venture Capital Association)称,美国的新创企业在2014年第四季度筹集到的风险资本要多于过去13年中的任何一个季度——如果泡沫在未来最终到来,这可以视为寒冬之前的准备。

  危险的信号的确在不断的涌现。从Google Venture的数据来看,截至到2014年年底,风投资金筹集到的资金远远低于公司估值的上涨速度。与此同时,投向晚期的风投资金的退出率自2009年以来一路下跌——极少有公司上市。这意味着,或许风险投资的弹药并不如想象的那么充足。

创业寒冬:硅谷在等待泡沫破灭

  科技公司极低的IPO数量,意味着风险投资者没有退出渠道。

  “这表示这一轮泡沫要比2000年的时候更糟糕。”Mark Cuban是NBA小牛队的老板,也是成功的硅谷创业者,“2000年的时候,人们到处都在谈论买卖股票,数百家公司上市,人们可以轻易地买卖。”他说,“即便当时股票价格一路走低,还是有人能够提前预测到那种状况而提前退出,但现在人们根本没有机会买卖。”

  上次互联网泡沫破灭前数月,他将一手创立的Broadcast.com以57亿美元出售。Cuban最近不断强调的是,毫无疑问硅谷正面临着又一场科技股泡沫,这次也会跟上次科技泡沫一样,要是泡沫真的爆裂了,许多人将遭到毁灭性打击。

  也许会有一个偶然发生的事件称为戳破泡沫的针尖,比如独角兽公司的死亡,或者是上市失败。支付公司Square终于递交了上市文件,这家估值达到60亿美元的公司选择在动荡时候上市。现在市场并不乐观,就在10月,已经有科技公司取消上市,据《华尔街日报》报道,支付处理公司First Data Corp。的IPO定价低于预期。Square这样体量的公司上市结果或许将影响硅谷风向。

  并不是所有人都认为有泡沫,“这一波现在价格比任何都要高,可是如果人口不断增加的话每一波价格一定会更高。”童士豪认为,价格比以前任何一轮泡沫都要高,也并不意味着一定存在泡沫,“现在上网人数大大多于10年前,而且越来越多的互联网公司都是立足全球发展”。2000年,网民人数是4亿,而现在是32亿。”

  当然,也有人在等着泡沫破灭。纽约时报专栏作家Farhad Manjoo撰文指出,旧金山和湾区居民期待泡沫破灭,那意味着程序员们工资收入降低,从而让当地房价、超市物价都随之回归平稳。

  创业者和一些风投也并不是那么惧怕泡沫破灭。“破灭的情况下,除了行业第一第二的公司融的到钱,其它的可能都难以融钱了,竞争对手融不到钱了,有钱的公司可以有效率的花钱,有什么不好?”童士豪说,泡沫破灭对于好公司来说是好事。

  对于投资者也不是坏事。童士豪认为,“泡沫破掉对于投资来讲显然是好事,价格变低了,因为其实大家已经经历过两三个过程以后就不那么慌了。”

  中国创业者们也不必恐慌硅谷泡沫破灭。相比美国人仅仅经历过2000年的互联网泡沫破灭,中国公司和成熟的中国资本已经经历了两次泡沫破灭和创业寒冬。

  在2000年那次美国著名的泡沫破灭中,极少有中国互联网公司和资本经历。但在2007年土豆在美国上市之后,当地IPO市场对中国公司关闭了将近24个月,而2011年和2012年对于中概股而言,也是一次衰退期和寒冬。“大家已经成熟了。他说,最重要的是知道如何应对。

创业寒冬:硅谷在等待泡沫破灭

战斗民族发话了:谷歌在11月18日前改正垄断行为

战斗民族发话了:谷歌在11月18日前改正垄断行为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10月6日上午消息,俄罗斯反垄断部门FAS周一表示,关于在俄罗斯滥用市场主导地位的诉讼,谷歌应在11月18日之前改正当前的行为。

  FAS表示,谷歌必须根据9月份时的判决调整与手机厂商之间的合同。当时的判决称,谷歌在移动设备上预装应用的做法违反了相关法律。

  这起诉讼的原告方是俄罗斯搜索引擎Yandex。其他国家也在密切关注这起诉讼的结果。

  Yandex目前在俄罗斯搜索市场处于领先,但随着用户向移动端,包括Android手机的转移,该公司遭遇了谷歌更激烈的竞争。许多Android手机都会预装谷歌搜索应用,而这已成为Yandex的直接竞争对手。

  Yandex在一份公告中表示:“我们的目标是恢复市场的公平竞争。我们的立场很有力,并将在任何层面的上诉中为自己辩护。俄罗斯以外的许多公司也持同样的观点。”

  谷歌目前正遭遇欧盟的调查。在欧盟,谷歌被指控在搜索结果中倾向于自主的谷歌购物服务。

  如果未能遵守FAS的要求,那么谷歌可能会面临最高相当于2014年该公司在俄罗斯市场移动应用营收15%的罚款。

  谷歌一名发言人已表示,该公司将会在研究FAS的公告后做出决定。(维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