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度归档:2015年8月23日

做云安全的Dome9获830万美元B轮融资

做云安全的Dome9获830万美元B轮融资

  有时候,赚钱的不一定仅仅是淘金客,金矿边上卖水也能赚大钱。随着初创公司和应用越来越多,云端软件安全市场也变成了一个大蛋糕。

  Dome9是一家做云安全的创业公司,主要提供提供云环境下的安全管理、自动化管理与集中管理。近日Dome9 在官网宣布获得 830 万美元 B 轮融资。

  Dome9 的主要业务是帮助云端软件的用户检查防火墙、IP 地址列表和端口、流量等。以往这些查询需要很长时间的查询,但是通过 Dome9 可以在几秒钟内完成。

做云安全的Dome9获830万美元B轮融资

  现在做云端软件运行监测服务的公司越来越多,诸如 Skyhigh 或者 Netskope 都获得了大笔融资,Adallom 也被收购。应用运行类的云端基础设施建设的安全市场也一直都在增长。

  目前,Dome9 已经获得了 250 个付费用户,其中还包括 Citrix,、Cloud Technology Partners、Nexgate 和 TradAir。 随着公共云服务使用量不断增加,像 Dome9 这样提供云端基础设施服务的公司也会从中大捞一笔。

  原创文章,作者:小石头

一个设计师眼中的Google

一个设计师眼中的Google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百略网

  1998年左右的搜索工具长啥样?你们这些家伙都太年轻,对Google之前的搜索工具估计都没什么印象。好吧,这里有几张图片,大家随便感受下:

一个设计师眼中的Google

  除了这几个,还有许多别的,但都长得差不多,大同小异。

  整个网页被搜索选项、广告、赞助商链接以及其他一些跟搜索没有半毛钱关系的东西堆满——这些都是什么鬼?

  除了乱得要命,这些搜索工具还有一个更大的短板:搜索结果。那个时代的搜索引擎——比如Hotbot——其实也能够从网上抓取内容,但搜索结果却不能以用户想要的顺序显示;再比如说雅虎,它可以对搜索结果进行人工匹配,但效果一点也不理想。而且随着网络上的内容数量急剧爆发,内容抓取便得越来越像“浑水摸鱼”,而人工匹配也显得有心无力;这些都让人们在搜索过程中感到越来越来痛苦。

  就在这时候……

一个设计师眼中的Google

  Google应运而生

  哇!不再乱七八糟了(在以后的迭代更新中也是如此)。更重要的是,Google还开发出一套干脆利落的搜索算法,向用户提供更有解析力和相关性的搜索结果。

  依然记得那天我第一次使用Google的情景。当时我已经在使用引擎爬虫了——为了找到想要的结果,经常需要在一次搜索中调用数次。我比较喜欢用的是Yahoo! directory,它所推荐的每一个网页都有很高的相关性;但我知道那是不完整的。结果就在这时候,我收到了我继父的邮件,邮件中偶然提到了一个名为“Google”的新的搜索引擎。虽然他并没说太多,但我自然是愿意为了追求卓越而尝试新事物的。

  没有一点点防备,也没有一丝犹豫,我一下子被其简洁的用户界面迷住了。开始我以为这只是暂时的,因为毕竟Google是个新人,而且身上还打着一个“beta”的标签;所以我并没有对接下来的搜索结果有太多的期待。

  我搜了。第一次搜的啥已经不记得,我只知道我被搜索结果的相关性彻底震撼。我被俘虏了,从此Google几乎成为我唯一使用的搜索引擎。它瞬间使我的上网体验有了指数级的提升;当然不仅仅是对我而言,其他所有人也差不多。

  接下来的16年里,Google在搜索引擎上所采用的这种设计理念几乎没有变过。通过搜索引擎,Google成功地将无比庞大的信息资源整合起来——这要是在过去,估计只有调动整个国家之力并花费数年时间才能做到。

  这确实是设计上的奇迹。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谷歌在搜索引擎上的设计如此成功呢?

  Google搜索的天才设计

  我更倾向于在三个层面去分析设计。大家可以去看我的"Design thinking, unboxed"一文。

  1、战略设计:打造一种有意义的体验。

  2、交互设计:打造一种有用处的体验。

  3、情感设计:打造一种愉悦性的体验。

  Google搜索引擎的设计战略极具前瞻性。万维网自诞生以来,其使用体验是极其依赖搜索引擎的;然而1998年的情况却是:没有谁能提供既完整又有用的搜索结果,而人们只能默默忍受。而就在这种情况下,Larry Page和Sergey Brin 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他们开发出一套算法;这套算法可以用来解析网页数据库并进行结果排名,以保证最靠前的结果最具相关性,从而满足大多数用户的需求。

  不仅如此,在彻底解决了搜索问题之后,Google又利用其所提供的搜索服务创造出一种更能增强用户体验的收益模式:根据用户的搜索行为匹配有用的广告。于是,Google在解决用户难题的同时又成功地找到了收益模式,这就是所谓高明的战略设计。

  Google同时又提供了一种极其简约的使用体验。Google主页上只有一个搜索框,没有其他可见选项;没有任何冗余的东西,搜索框就被放置在中心位置。这样,用户永远不会搞错,他们只需要在那个搜索框里打字并搜索。当然,搜索之后所呈现的结果也是相当简单。

一个设计师眼中的Google

  要从情感设计方面对起初的Google 搜索进行分析,并不是很容易,毕竟它并不如今天的Bing搜索那么绚丽动人;但是Google在搜索页上的大面积留白在1998年绝对是引人注目的,甚至可以说是超前于时代。而此后,Google的存在就像是喧闹混乱的网络世界里的一片净土;它当初的设计框架经受住了时间的考验,一直保留到现在。

  一个优秀设计应该是建立在意义、可用性和愉悦感三者协调一致的基础之上;Google搜索做到了,它够得上这一赞美。但问题是,在初次的设计大功告成之后,之后的Google在设计上又如何呢?

  为什么Google做不到了?

  Google搜索是一个无比优秀并且具备感染力的设计,但是Google没有再次推出“被好好设计”的产品。Google搜索在设计上的成功,并没有延续在Google地图身上,可以说是后者在产品设计上彻底打Google原有的节奏。实际上,Google并没有“设计”自己的地图,而是选择从澳大利亚悉尼的一家名为“Where 2 Technology”的公司收购。

  于是,我开始觉得:也许Google起初在搜索上的绝妙设计并由此带来的巨大成功,只是全宇宙里最值钱的(至少对Google而言)一个偶然。

  从我对Google公司一贯的观察来看,大概Google最基本的信仰是工程而非设计。Google鼓励其工程师们去开发一些很酷的产品,然后把测试版释放出来,最后再通过诸如A/B testing这样的数据分析再对产品进行反复调试和改进。这个过程并不需要从用户的角度介入,也没有对亟待解决的用户难题进行调查分析,甚至没有去了解用户在Google产品使用过程中的个人体验。如果这种说法无误的话,那么Google在发展过程其实并不是以用户为中心的,它从根本上缺失了一个由设计层面去思考问题的视角。

  Larry Page似乎挺关注设计,但他所强调的是“美”,而不是“通过设计解决问题”。在Page的主导之下,Google创造了全新的设计风格Material Design,并试图将它打造成所有Google产品统一贯彻的美学风格,从而增强用户的使用体验。但在我看来,Google在骨子里终究是一个工程师驱动的公司,正如Apple在骨子里是由设计师驱动的那样。Google信仰的是技术,而设计只被Google用以最后一层的改良和润色。

  就像我曾在我的文章“Disruption By Design”中所说的那样,我认为唯有“设计创新”——而不是“科技创新”——才能够推动商业和工业的发展。我认为,在经历了最初设计方面的惊鸿一瞥和昙花一现之后,Google足以成为一个值得研究的案例:它曾经如此努力地通过科技创新来取得了100分的成绩,但是却遗憾地因为缺乏设计思维而丢失了这个分数。正是因为如此,一些非常牛逼的工程师作品——就软件说比如Google Wave,就硬件说比如Google Glass——(恕我直言)已经彻底失败。

一个设计师眼中的Google

  Google Wave

一个设计师眼中的Google

  Google glass

  如果Google不从根本上改变,我并不会对Google能推出一些有重大意义的设计性创新抱多大希望。当然,由于Google在工程产出上的巨大体量,它比其他多数小公司更有可能在另外一项伟大的设计创新中震惊世界。

  最后,让我们想象一下:凭着自身如此强大的技术资源,如果手下再多几个懂设计思维的人,不知道Google会干出多少改变世界的事。

一个设计师眼中的Google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