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度归档:2015年9月8日

Twitter可能要死了 死因是我们都在面临的问题

Twitter可能要死了 死因是我们都在面临的问题

  虎嗅注:Twitter这位墙外的选手,可能要在我们能用上之前就油尽灯枯了。Twitter 在死去不仅体现在公司不断下降的市值上,另外10月14日,Twitter宣布将在全公司范围裁员 336 人,占员工总数的8%。除非有灵丹妙药,不然Twitter的灭亡之运似乎已无法阻止。近日,由于微软前首席执行官、亿万富豪史蒂夫·鲍尔默(Steve Ballmer)在过去数月买入了Twitter 4%的股份,推动Twitter公司股价大涨近5%,不知是否为回光返照。

  本文来自Medium文章《Why Twitter’s Dying (And What You Can Learn From It)》,作者为Umair Haque,一位来自伦敦咨询顾问兼作家,也是哈佛商业评论作者,主要关注21世纪资本经济繁荣体系研究。本文由创业邦翻译,虎嗅编辑。

  今年初夏,我当时在杜邦环岛。我觉得有什么地方已经不大对劲了,人们突然不像以前那么热衷于发Twitter了。因为那会儿我有一本书还没截稿,所以只是把所见仔细的记录了下来,待日后再议。

  夏末时候,我站在麦迪逊广场,内心惆怅,再次感受到了Twitter有些不对劲。那时,Twitter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个废弃的酒吧……人们早早离场,匆匆忙忙,大失所望,转着眼睛。我对自己说,也许,每个人都度假去了吧。

  初秋时节,我坐在伦敦最喜欢的咖啡馆里,活见鬼啊?Twitter已是满是行尸走肉的墓地!这些行尸走肉正是我们口中的专业人士,记者转发记者的推文……活动家转发活动家……经济学家转发经济学家……也许,不久之后,在这群专业人士中将会爆发一场大战,但事实却是:根本没人关心,因为其他人似乎很匆忙的就离开了。

  Twitter发生什么了?这是谜么?

  不!

  为了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来让我们审视一下什么没有发生,是竞争!这还要开始从新兴的初创企业来大谈特谈。对于Twitter的突然衰落,有人认为原因很简单,是人们使用不足造成的。但这其量就是一个打酱油的,不能把Twitter衰败的真正原因全部归结到它,而更大原因则是它不能够替代聊天软件,而只是补充。

  Twitter的麻烦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绝非那么简单,它对自己的通病视而不见。从真正意义上而言,它是自己失明的受害者。

  对此,我有自己的微理论,简而言之,就是网络滥用。更进一步来说,我打算在这篇短文中对当今科技界及媒体所面临的更大问题展开讨论,这个问题绝不是赚不到钱,而是网络滥用,是网络暴力。这个问题是现今互联网所面临的最大挑战,它的段数远在审查、监管货币化之上。这是一个有着惊人规模的问题,更糟糕的是,它的代价还相当之高:这是一个绝对不可能靠科技界所钟爱的廉价、简单的方式就能处理好的问题,例如修补代码,推出更新等等。

  是我们造成了网络的暴力和滥用

  为了表述的更清楚,我先来解释一下我所指的暴力和滥用是什么。我不仅仅指那种显而易见的暴力事件:暴力恐吓,其实还包括无休止的争吵、可预测的怒骂以及已经渗透到社交媒体中、普遍存在的小型暴力等等。。。。。。而且实际上,大众对此还什么都做不了。

  我们曾经骄傲地将Twitter视为一个伟大的、全球性的城市广场,是一场每个人都能加入其中的盛大集会。但是我从未见过在哪个城市广场上的人们可以相互推搡、嘲笑、欺负、叫喊、骚扰、威胁、追踪、谄媚和包围……为了偷听一次自己并没有参与其中的谈话……为了缓解自己的愤怒……因为自己已经破碎的梦想……你甚至都不能报警。对你而言,这种特殊的社会现象听起来像什么?Twitter本可能是一个城市广场,但现在却更像是一个烂醉如泥、摇摇晃晃的狂舞池。虽然这样的狂舞池也会有追随者,但是这群人应该不是花了十亿美元打造、想要改变世界的上市公司所希望的受众。

  社交网站变成了肮脏、野蛮的地方。这一切都因为它的公司并不把网络暴力当成一回事儿,公司也真的从未考虑过这件事。你还能记起最近一次听科技巨头企业的CEO谈及暴力而非广告吗?为什么不能呢?因为这个残酷的事实:他们将暴力问题视为“商业模式”的边缘问题,一个小麻烦,当然不值得投资,他们所重视的是努力卖出更多的广告。

  他们错了,没有什么比真相更为深远了,是网络暴力杀死了社交网络,它并对于互联网商业模式来说,并非次要而是核心。它具有典型的寒蝉效应:到达特定的某点,人们将会停止使用这一网络,转身离开……很显然,这正是Twitter目前的遭遇。在社交科技界中, 暴力问题对于人们而言就像是在食品行业卖肉要杀菌一样重要。简单的事实是,没人愿意把生命浪费被陌生人的吼叫上面,况且这些人的怒火还与我们自己无关。我想要再次强调这一重要观点:如果我们以更简单粗暴的方式打造一个充满暴力的平台,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还不把它当成一回事,那么你就已经成为了过去,只是自己还不知道罢了。

  这些天,Twitter究竟发生了什么?

  回顾过去,人们自发形成了一些小派系、小团体,甚至是部落。然而这些部落形成的目的是为了捍卫他们的信仰、他们的生活方式和习俗,以及他们的文化,即他们看待世界的方式。然而,如今这种信念,我们称之为“主义”。想来也是如此,经济主义,保守主义、激进主义、男权主义,持有这些信念的人们将其发展成为一种主义,并且最重要的是,他们将这些“主义”奉之为一种信念的集合体。同时,他们也拥有足够的信心,认为正是信念的统一才使他们团结在一起。因此,对他们来说,图腾是一种必需品,一个团体中的每个人,包括外来人,都要对其顶礼膜拜。任何失敬的表现、甚至是挑战其权威的行为,都将造成很严重的后果,信徒们会以他们信仰的名义来向你发起攻击,从而捍卫他们信仰的权威。

  所以,对你来说,首先你需要表示对一种信仰——通常是指某种“主义”——表现出自己的反抗,从而表现出你在质疑信仰的权威。然后,得到他们的注意。最后的结果通常是,充满愤怒、争斗、暴力和羞辱的斗争开始了。如果你是一名女性,将很可能会在这场暴力事件中受到更多的威胁和伤害。但请注意,在所有的这些无休止的争吵、充满愤怒的情绪以及难以平息的暴力事件里,如果我们没有参与其中,一定是因为有更重要的信念需要我们来捍卫。那么,是否有足够明智的人能够制止这类幼稚的争斗呢?

  工程师、MBA和工程MBA课程等等技术和文化,是红衣主教和大主教们所不喜欢的,更不可能参与其中。同时,他们还为了反抗这些技术和文化的传播而不停地作斗争。个中原因很简单,因为这些知识威胁到了他们对世界的基本信仰。毕竟,他们已经以自己的方式建立起了自己所认同的世界观,并将其发展成为一项事业,就像我们现在常见的“产品”部门,“工程”部门,“货币化”等现象一样自然。

  被暴力,被滥用

  没错,在目前的状况下,我们根本分不清目前首要的产品和服务是什么。如上述提到的组织,他们从来都是致力于工业时代的目标,同时不断提高生产率和工作效率,力求以最低的制造成本,达到最高的销售价格。但正如一个肉类加工公司,如果一再出售不洁的牛肉产品而造成消费者生病的事件,最终会沦落至销售量下降的境地。同样的道理,社交网络一旦被滥用甚至暴力使用,必定会减少用户的使用量。如不介意,我可以从经济学的角度来解释:网络效应对社交平台的发展有着重要的影响,但网络滥用却是一种消极的反网络行为,这种行为百害而无一利

  对于一个真正的企业来说,真正有利于发展的,应该是在技术层面的不断质疑与革新。技术,作为一种文化现象,如果脱离了与现实的接轨甚至不明白与企业有什么关系,将是一件十分悲剧的事情。许多人认为,企业与社会的互动比编程序代码有用的多,然而在八十年代,又有几个人能够知道代码是什么意思呢?其实这不仅仅是技术层面上的问题,更多的是社会规范和价值观的问题。因此,技术不再只是与产品质量有关,所谓的“质量”也不再只是一堆完美的代码,而是一种企业与社会和谐发展的状态。

  你可以创造一堆完美的技术代码,完美是指它不是用来进行无情的贬低、欺负、殴打、折磨、轻佻、践踏、争吵甚至叫喊的。那么,这将是一种进步的迹象。人们将其看做是一个中心点,而不是全部。当一项技术的发明限制了人们的创造力的时候,将不能够将其视为一项能够创造价值的技术。 所以人们会对其进行调整,但结果往往最终将其忽略甚至摒弃。因为我们都能明白,这样的技术将不能够为我们创造长远的价值。当我们发现,技术为社会带来和谐、减少抗争的时候,那时我们可以说,这项技术的发明不及社会的发展水平,未来人们还会再它身上发现更大的效益。这种相互作用对人们来说,是一个矛盾,并且是一个有害的矛盾。

  但网络的滥用问题却更为微妙、更为无形,其严重性超过了以上所有问题。

  滥用的问题并不是凭空产生的。一个健康的身心不需要暴力。暴力是心灵创伤的表现,也是心灵创伤的一种弊端。它体现在自我逃避、愤怒、沮丧和受虐心态,因此这种暴力的心态必须要改正,否则会总会受到某种方式的伤害,即使还侥幸没有受到,也会在改正之前,冒着很大的风险。

  但令人不安的事实依然存在。我们创造了一个社会暴力的理论,并将其常态化、正规化和程序化,也就是说,我们无时无刻不在使用暴力。我们在工作中被暴力对待,按照外界给我们设定的规定、规范和期望来工作,潜意识中认为,我们只是“人力资源”,理所应当地被人利用、听从分配,直至自己的能力耗尽。同时,我们在工作之余也在被暴力对待,有些企业利用我们的无知,利用人类的弱点来攫取利益。而且我们也正在无时无刻地滥用网络资源,通过视频,跟我们永远不会见面的人谈论着原本打算保留一辈子的秘密;我们生活在一个法治的社会,但依然会有校园枪击案发生;总会有人不计后果地滥用抗抑郁药……现在,几乎每个人都会对网络进行滥用,传播一些肆无忌惮的评论、懒惰的思想、小题大做的事,甚至是不值一提、毫无意义的经历。

  这是一个停滞的时代,人们有着破碎的梦想和被挫败的期望。这里的停滞的不仅仅指的是“经济”,更重要的是我们自己——我们的潜力和发展的可能性,我们原本生活的模样,它创造了一个巨大的循环滥用的过程。停滞是滥用的结果,我们是它的受害者。我们被骗走的不只是我们的储蓄、退休权利、工作、社会契约,还有那些做自己的自由,而我们拥有的只是愤怒和绝望,这些都是停滞所带来的后果。其无休止的——至少在社会关系中的——掠夺、欺凌、争论、谴责、愤怒……这些没有任何意义的活动。而被滥用的人,最终成为滥用者。

  然而现在的主流趋势,造成了社交网络成为了被社会滥用的部分之一,社会发展的停滞引起了公众愤怒的浪潮。如果你觉得我言过其实,不妨回看历史,从世界各地的右翼极端主义者的崛起开始,这场运动的根源于社会积怨和令人失望的停滞。而这种情绪和挫折,无论是从持续的社会愤怒还是对消极侵略的讽刺来看,也许正是今天的文化特征。我们彼此滥用的同时,自己也正在被滥用。

  这确实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然而,技术必须发挥它们的作用来恢复社会对它们的认可。最成功的那些社交平台,将会从产品的停滞开始探究、对网络滥用现象现行进行反向发展。在这个梦想破灭的时代,这样做将有助于治愈人们的情感创伤。这些创伤对人们的影响很深,不像是一次失误而引起的阴影那样简单。它也不是一把普工的小刀,而是一把手术刀,比剃刀边缘的刀刃更加锋利。尽管等伤口愈合后还会继续出血,尽管没有绷带、没有药膏。但不同的是社会被赋予了恩典、怜悯、爱和更深层次的意义。

  我们可以创造一个更好的社会

  就我个人而言,我很欣赏以下这段话,并乐意将其当做我未来的墓志铭。

  其实,他并没有真的死去,而是以另一种方式来延续生命的,因为曾经有过承诺,即使不是承诺,也是其他别的什么。不妨听我把我的故事慢慢道来。

  我梦见,我们制造了一场革命,但我们却没有了解到这场革命的伟大性。今天的革命也许会变成明天的暴政。正如法国大革命一样,它为人民的力量谱写了辉煌的赞歌,但同时它也代表着一场恐怖的血雨腥风。因此,每一场革命——包括电子时代的革命,都会在历史上都留下其消极的一笔。因此,请保持沉默,请不要为了革命本身而表达出你的愤怒。

  我们梦想着,渐渐地,我们会像所有充满渴望的革命者一样,我们将为社会创建一个新的秩序,一个让人们可以获得更多自由,一个更真实、更美好的社会秩序。我们敢于颠覆灰色阶级制定的规则,我们敢于不受拘束地畅所欲言。但其实,我们只是创造了一个汲汲于权利和控制人民的秩序,与那些革命渴望者是不一样的,因为我们并没有完全理解什么是革命,因而也不可能获得在权利之上的自由。

  我们可以创造一个更好的社会吗?答案是肯定的。但我认为,我们需要从谦卑、感恩、现实开始做起,摒弃傲慢情绪、特权和盲目。到那时将不会再有腐败的问题,“那些人”也最终归于平凡,与我们一起忍受着肮脏与辛劳,为改变和创造杰出的世界而努力。这个过程可能会历经严寒,甚至中途停滞,甚至一切努力都被颠覆而重新开始。但最终将会开花结果,像生命一样地蓬勃发展。如果你的目的是实现全社会的互动,但却用腐败的方式来进行,那么请立即将其否定,就像2015年的Twitter一样果断。这个过程并没有充满魅力,而是充满了激烈的冲撞。现在开始行动吧,祝你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