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度归档:2015年9月20日

科技巨头之间的广告大战可能玩死互联网

  今天我们说说广告拦截的事儿。

  可能你所了解的广告拦截用户上网的体验,但我们要说的事情却是跟硅谷的金钱和权利相关。大公司间的钱权纷争已经影响深远。

  iOS9前几天已经正式亮相推出(尽管有些人还没有收到更新通知),新版本将支持安装内容拦截器。现如今的广告屏蔽器软件市场已经初具规模,你真的应该找一款来体验一下——绝对能提高你手机上网的速度,因为这些软件能屏蔽大量网站广告,你不需要加载那些东西。

  我们所说的可是硅谷的权钱之争

  铺天盖地的广告绝对是你上网的时候不愿意看到的部分。你所想要的是广告以外有意思的内容和信息——刚出炉热乎乎的东西——这才是你上网的目的。

  然而你所不知道的是:广告为所有内容买单,尤其是那些消费者不愿意为之掏腰包的内容必须要广告商支付的推广费用来支撑,从一开始就是这样。媒体从一开始就在用广告给用户体验打折扣:这就是为什么YouTube开头有视频广告,而有的网站甚至还在浏览者进入时强制弹窗。媒体公司把广告插播在你专注阅读的时候,这是有价值的,你的注意力是一种值钱的产品;毕竟最终被广告影响而为之付费的还是消费者本身。

  现在在网上打广告的情况是这样的:最大的网络广告供应商是谷歌,他们专门运营一种叫DFP(DoubleClick for Publishers)的广告服务。DFP的覆盖量非常之广,几乎涵盖了所有的国外互联网内容供应者:VoxMedia、The Verge、BuzzFeed、ESPN。基本上如果你在网上看见了广告,十有八九都是由DFP推送的。甚至连本地广告都在DFP的业务范畴中,这就是美国科技媒体网站The Verge首页上能够显示独立原生广告的原因。

  iOS 9是苹果公司企图瓦解谷歌盈利平台计划的第一刀

  另外,谷歌运营着世界上最大的广告交易平台——AdX。DFP让网络内容提供者提供他们自己的广告位,而AdX则控制那些对你进行精准投放的程序化广告。这里的三大网络广告收入类型是:优质展示广告、本地广告和自动程序广告,而谷歌对这三种类型的占有量都非常大。

  实际上像谷歌一样通过DFP和AdX在互联网中掘金的公司并不多。网络就是谷歌的天然平台,DFP的意义就在于它是谷歌的盈利基础所在——网民上网搜索,谷歌就能借此赚钱。这基本就是谷歌几乎所有广告业务的基础,把大部分的预算都花在了搜索领域上,当网页不可被搜索到的时候这个功能就失效了,所以谷歌一直致力于让媒体公司在互联网上有利可图,从而方便自己进行所有内容的搜索。

  但是现如今,上网主流已经从被谷歌Chrome主宰的桌面浏览器领域转向移动浏览器领域,更确切的说是转向了苹果公司的Safari浏览器,它主宰了移动端的用户数据。在iPhone上除了苹果所掌握的WebKit之外没有其他可代替的渲染引擎。iPhone和Safari的主宰地位给了苹果公司在互联网领域的“否决权”,这种权利让谷歌的收入体系被主要竞争对手不断压制。

  现在有了iOS9和内容拦截器,你将会看到苹果是如何瓦解谷歌的生意算盘的。iOS9里包含了可以进行自动建议内容的精炼搜索,并且能够做到在App里面进行搜索,让内容离开谷歌的控制,也让用户离开网页的限制。它能够让用户屏蔽广告,同时以苹果新闻的形式内进行广告展示,售卖给内容商的价格竟然甚至比谷歌还低30%。

  苹果新闻和Facebook App里的广告没有被屏蔽

  要是你不满足于苹果新闻,也可以去试试Facebook的Instant Articles,它也能够让乱七八糟的广告远离你,并在Facebook的App中推送未屏蔽的广告。在苹果看来这也算是赢了,至少钱没被谷歌赚到。

  尤其在你看见苹果专区博客手在极力挖苦那些关于苹果损害小型内容商利益的时候,这种情况就更为明显。苹果和谷歌的战争从未像现在这样激烈,Facebook也迎来了证明自己是媒体救世主的最佳良机。在一篇名为《嘿,只是时间快慢的问题》的文章中,作者对动态消息、大规模视频项目等大事件进行了着重叙述,并认为这对YouTube形成了直接攻击。苹果最新的tvOS押宝于把App带入电视当中,完全不再支持WebKit。

  所以现在变成了苹果vs。谷歌vs。 Facebook,他们通过各自的创收模式一较高下。谷歌有网页,Facebook有App,苹果有iPhone。这是至今以来最大的科技三国战争。

  鉴于苹果正在步入谷歌的创收平台,这场战争将会波及到网页,小型内容商将无法在专有的平台中利用原生广告以及其他形式的广告保持利润,这将是一场独立媒体行业的血洗时刻。

  这个月初John Herrman曾说:“下一个互联网是电视”,这句话太有道理了。像BuzzFeed、Vox这样大品牌高受众的大型内容商,进入新一代互联网是不存在问题的。在某种程度上,这也是新兴数字媒体公司应该加以利用的时机,就像过去有线电视崛起,曾几何时杂志媒体也曾对年轻人产生了深远影响一样。

  把投资和注意力从网页上转移走意味着网页创新的步幅将逐渐放缓

  毕竟创新是要有投资为基础的。让中小型网站不受冲击的平稳过渡是不可能的。看一下今年有多少小网站倒闭吧:GigaOm、The Dissolve。Casey Johnson撰写了一篇关于The Awl网站上广告屏蔽器的优秀文章,提到网站当中75-85%的广告都会被屏蔽。如果以用户体验的名义砍掉这么多能够创造利润的机会,小公司会发生什么可想而知。谁将制造我们喜欢的内容?如果只有专有平台能够盈利将会是什么样子?

  这是现在需要解决的问题,而且这个问题需要积极的手段才能解决,而不是等着小型内容商来适应;否则,等待他们的只有一件事——死亡。而那时,互联网又将会是什么样子呢?

别逗了,人类根本不可能阻止性爱机器人

别逗了,人类根本不可能阻止性爱机器人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李北辰(微信公号:李北辰)

  最近,国外一些学者正在发起一项运动,呼吁有关部门颁布禁令,限制性爱机器人的研发。你也知道,以在此领域深耕多年的岛国为代表,如今市场上不少性爱玩具的科技含量非常之高,除了虚拟现实,一些厂商热烈期盼将人工智能引入到产品里。不过该运动领导人严肃地表示:将机器人技术用到这方面没有任何意义,我们的真正需求并非在此。

  但事实上,对于任何深谙人类科技进步与“色情”关系的人,都会觉得以上判断天真得可怕。要知道,《Her》里的人工智能萨曼莎连实体都没有,不还是被那个宅男给睡了……

  嗯,我们有必要先回顾一下色情与科技进步的关系,之后可以推测,人类或许将迎来一个宅男可期的未来。

  历史:无往不利

  无需赘言,作为人类最古老的行当之一,“性”乃永恒之刚需——在反抗基因暴政这件事上,诸多方面人类做得不错,但性事上可直接认输。这也导致一个颇值得玩味的现象:从古希腊人在市集广场上展示淫猥的雕像和画作开始,古往今来,当新的媒介载体问世,与“性”相关的内容基本可以用“勇做排头兵”来形容,总能寻得一个方式将其利用,跻身为新媒介和新技术的急先锋,且都用不了太久。在性事上,人类永远处于“等不及”状态,急于尝试新的体验。工业文明以来,从惹眼的街机,到昏暗的影院,再到相对私密的电视机,最后到自由度更高的电脑,色情基本都是第一批内容提供者。到了互联网时代,互联网是人性延伸这一事实也让“性”成为无往不利的卖点,且在某种程度上推进着互联网本身的发展——色情网站可谓间接催生了包括视频聊天,数据安全,社区建设和运营在内惠及于民的新产品。

  上世纪90年代,在一篇论文中,一位名为彼得·约翰逊的律师写道:贯穿整个新媒体的历史——从口耳相传到活字印刷术、摄影、平装书、录影带、有线电视与付费电视、互联网、CD-ROM光盘与激光影碟,色情业一直在为科技指引方向。

  美国科技专栏作家尼克·比尔顿在《翻转世界》中举了一些不同时代的鲜活例子,譬如:

  1,“一旦印刷机登台亮相,《圣经》就成为通俗读物,但它必须面对某些更诱人产品的竞争。意大利作家阿雷提诺的《十六姿势》是一系列描绘性爱姿势的版画;16世纪拉伯雷的《巨人传》则收集了一些在当时广为流传于欧洲的描写性接触的故事,他炫耀自己这些露骨描写性爱的书两个月的销售量就超过了《圣经》数年累计的成绩。”

  2,“20世纪70年代,一场长期的科技战争结束了。Beta录像系统由索尼开发,其竞争对手VHS录像系统则由杰伟世公司(JVC)研发。大约10年的时间内,消费者卡在这两个彼此不相容的科技竞争之间。最后,虽Beta品质更优,但VHS却赢得了战争,Beta从此销声匿迹。Beta失败其中一个因素可追溯到索尼公司对于成人内容所持的立场,以及它在录影带使用条件上所执行的严格抵制色情的政策。这项政策阻止任何成人影片公司以Beta格式使用或销售色情内容,************制片商没有选择,只能用VHS。”——因人们对色情的旺盛需求,直接促成行业标准的产生。

  3,“互联网草创时期——当时的互联网是科学论文、留言板和色情内容的国度。率先出现在网上的色情图像大多由网络使用者从杂志上扫描下来,随着网络读者逐渐增多,越来越多与性相关的内容出现在网上。90年代中期,在许多主流网站仍在试图弄明白如何利用网络赚钱时,许多色情网站已赚进了数百万美元。”——事实上,一直作为带路党的色情网站,还是第一批成功通过网络订阅收费,并在信用卡付款上使用电脑加密的网站。此外,它还在流媒体播放和普及宽带上(图片和视频还是高清的好,对吧?)颇有建树。

  未来:宅男可期

  人类对“性体验”的欲求无限,完全可以让你对未来的“体验消费”充满想象,毕竟需求摆在那里——2012年,谷歌旗下广告服务商Doubleclick数据显示,独立访问量前500名的网站中,有数十个是色情网站,其数据传送量可能占整个互联网30%。你也许有所不知:每1秒钟都有3万个美国人在搜索引擎上输入“sex”这个词,至少有5000万人做过这件事,而色情网站用户停留时间为15-20分,是普通网站的三倍。早在2001年,《纽约时报》记者法兰克·里奇调查后就发现:色情行业是最具韧性的行业之一,当经济兴旺时,它随着兴旺,当经济衰退时,它加倍兴旺。

  遵循着“科技改变生活前,先改变性生活”的历史逻辑,未来色情产业将如何调动你的神经,丰富你的用户体验?

  先从命运坎坷的谷歌眼镜谈起。这个发明基本刚出来时就被色情业瞄上了:从穿戴者的直观视角拍摄色情片。嗯,进行活塞运动时,“你看到的,就是我看到的”确实还蛮香艳的……色情网站“粉红视觉”老板维瓦斯从技术角度分析:“谷歌眼镜可以带来一种独特的观影效果,真正把手解放出来,这能极大减少注意力的分散,不那么煞风景。”

  不过相比单纯追求视角的变化,真正令色情产品更上一层楼的还是虚拟现实技术。一些VR设备公司早已致力于性爱模拟器的研发,也有不少成人游戏可以与Oculus Rift兼容,就像人们对真实性爱永远保持微笑一样,越来越多的互联网厂商对虚拟性爱敞开怀抱。

  可以想象,下一代色情产品一定是超个性化的,只满足你个人的偏好。你知道,作为人类感官体验的重要领域,在性体验上男人多少有个隐秘幻想,过去叫“老子也想当皇上”,搁现在就叫“去中心化”。

  那么接下来呢?知名技术乐观派雷库兹韦尔曾预测:二十年内,人类将详细了解大脑所有区域的活动过程和模式。若预测有幸成真,那再下一步,纳米机器人将有可能与大脑神经元自由交互,彻底构建出一个完美的虚拟现实体验——那可比如今的头盔自如多了。这也意味着,只要给大脑输入信号,人类就可以完全活在虚拟世界,让个人拥有上帝一般的存在感(我听过关于费米悖论最荒诞的猜想,就是当技术发展到一定阶段,外星人们终日醉心于虚拟体验——或者说电子毒品,懒得征服太空……),到那时,你或许将置身于喜欢的虚拟场景,进行各种奇妙的性体验——具体你自己想去吧。

  另外,未来得益于VR技术的,或许还有交友软件。

  可以想见,在未来,社交方式将大面积专向虚拟。而一旦陌生人可以在虚拟世界中见面,是否又多了一种更加高效、安全、省去开房费、避免事后纠缠的约炮手段(尽管短期内,“人机交互体验”肯定不如“人人交互体验”来得爽,长期就不一定了)?别忘了,当新的沟通技术出现,人们总会本能地想到“性”。远点儿的例子是电话——直至今日,付费色情电话服务仍存于世界各地。近点儿的例子是社交软件:现在如日中天的微信一开始也被贴上“约炮”标签……

  所以,关于科技与色情,我个人认为,与其欲说还休,不如顺势而为。

别逗了,人类根本不可能阻止性爱机器人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