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度归档:2016年1月13日

这款水杯不智能 却能让白水变“果汁”

  我曾经吐槽过智能水杯,因为市面上大多数智能水杯的主打功能是提醒用户喝水:但是经过那么多年的进化,我们的身体在提醒自己喝水这件事情上已经无比的智能了。这类水杯其实就像你妈妈一样强迫你多喝水。

  尽管如此,我也认为适当的多喝水对身体是有好处的。所以,当我在 Indiegogo 上看到这款不怎么智能的水杯The Right Cup的时候,真的眼前一亮。

  The Right Cup不是一款智能水杯,它并没有什么蓝牙连接等功能,也不用充电;但它却是一款有“魔力”的水杯,因为它能让白开水尝起来像果汁——而人们总是更喜欢喝果汁一点,于是当你用The Right Cup接水喝的时候,无意中就增加了自己的饮水量,不会感到任何被人催着逼着喝水的压力。

  据The Right Cup的Indiegogo众筹页面介绍,人们对味道的体验来自两方面:味觉和嗅觉,而味觉其实只能尝出5种味道:酸、甜、苦、咸、鲜,其实比较单调。而嗅觉要丰富很多,所以人们对味道的体验有80%来自嗅觉,这也是当一个人鼻塞的时候,吃什么都觉得味道不好。

这款水杯不智能 却能让白水变“果汁”

  知道了以上的原理,你就了解了The Right Cup的魔法钥匙。他们将果汁的味觉和嗅觉直接做到了杯子上,让你再喝白水的时候能尝到果汁的味道、也闻到果汁的味道。当然,他们使用的材料都已经通过了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认证。

  从理论到落地,The Right Cup也经历了多年的探索,今年1月份才做出真正可行的产品模型。在实验中,很多参与者都不敢相信自己喝的只是白水。这家公司的创始人有糖尿病,不能吃甜食,这也是他决心发明这样一款产品的原因。

  需要指出的是,The Right Cup并不是在杯子外面涂了一层带有果味或者甜味的糖衣,而是将带有这种味道的材料融合到了做杯子的材料里。这种味道也会挥发,一般来说一个杯子用半年之后,就会失去魔力,成为一个普通的杯子。

这款水杯不智能 却能让白水变“果汁”

  不同的杯子有不同的味道,有各种梅子混合味的、橘子味的、苹果味的、柠檬味的、桃子喂的和可乐味的。喝可乐本来就不太健康,如果这个杯子戒掉可乐,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会健康很多。不过喝可乐的体验除了味觉还有气泡等,相对来说更难以代替。

  目前这款产品已经在Indiegogo上众筹到了38万美元,众筹时间还有5天——也就是说,如果你想以优惠价格购买的话,还有5天时间下单。(朱旭冬)

离开六年之后 现在是谷歌需要中国的时候了

  【摘要】:谷歌退出中国整整六年,如今它的处境十分被动,以至于硬生生把这样一家互联网巨头逼成了“广告代理”。

  六年前谷歌甩头离开的时候,绝对想象不到今天会把自己陷入如此尴尬的境地。

  从2015年12月中旬一张声称谷歌将于12月18日举行新闻发布会的假邀请函刷爆朋友圈,到眼尖的媒体爆出“谷歌已在中国社交媒体上发布了多个岗位招聘信息,单是在职业社交网站LinkedIn上,谷歌就列出了在北京和上海招募的60个岗位”,“谷歌重返中国”的传言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然而谷歌除了辟谣,还是什么都做不了!

  如今的中国市场已与六年前互联网刚刚起步时大相径庭,彼时谷歌一家独大、呼风唤雨;今天,中国互联网业务不断发展壮大,广告市场的蛋糕越做越大,如果今天谷歌想要回到中国,它必须认清一点根本的改变,那就是:不再是中国需要谷歌,而是谷歌需要中国。

  当它意识到这些时,已经太晚了。

  1、主流业务受限

  从去年年底开始,谷歌终于忍不住暗示要“回归中国”,然而,回来的却不是那个以搜索引擎为核心业务的Google,而只是一个小小的安卓商店Google Play。

  罗兰·贝格执行总监Raymond对《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说,“谷歌的商业本质实际上是以搜索引擎、谷歌地图等为主要业务的新媒体,其业务收入的90%来源于广告,Google在中国遇到的问题,实质是媒体产品被禁掉后,前面那一环通路的缺失。”

  谷歌退出中国整整六年,如今它的处境十分被动,以至于硬生生把这样一家互联网巨头逼成了“广告代理”:在中国市场,一方面,它在充当对中国媒体广告业务不熟悉的外企进入中国的广告通道;另一方面,中国企业进入海外市场时,可以通过谷歌来在国外进行宣传,尤其是在第三世界国家,谷歌的渗透率非常高。

  在eMarketer最新的全球广告投入数据报告中指出,2016年全球媒介广告投入将从2015年的5780亿美元增长达到6150亿美元,其中数字广告投入为1980亿美元。在这之中,2016年中国媒介广告投入相比2015年将增长14%,数字广告增长28%,高于美国、日本、德国和英国。

  面对如此巨大的市场,谷歌的广告收入没有一分钱是来自中国。一向梦想很大的谷歌绝不甘心只充当一个小小的“二道贩子”,因此,它有些动摇。

  不成想时过境迁,这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却成了诀别,规则变了,想要回来不是谷歌一厢情愿就能做得到的。仍在徘徊犹豫的它不得已使出下策,借助未被限制的非主流核心产品,逐渐靠近中国,而Google Play就是它有限的选择之一。

  2、非主流业务先行

  去年11月中旬,《华尔街日报》刊文称,谷歌有意在中国大陆地区推出其Google Play应用商店。

  彼时,2010年谷歌离开中国,Android作为一个操作系统还没统治世界;而今,由于安卓手机市场的混战,各家手机厂商都拥有了自己的应用商店。

  不仅如此,易观智库发布了《中国全渠道应用分发市场份额监测报告2015年第3季度》报告显示,在中国全渠道应用分发市场排在市场前三名的百度系、腾讯系和360系,其市场份额分别为42.2%、22.2%和19.5%。三分天下格局已定,谷歌已经失去了位置。

  另据比达咨询(BigData-Research)发布的《2015年5月中国第三方安卓应用商店市场研究报告》显示,在安卓应用商店市场份额中,有80%份额由第三方应用商店所占据,其中,手机厂商应用商店占据20%份额。

  同样作为智能手机主流系统的鼻祖,Google与苹果的境遇完全不同,iPhone用户只能从苹果App Store下载应用,但是Android用户却有多个应用商店可供选择。加之很多手机本身已经拥有自己的预装软件,谷歌想要突袭,几乎成了不可能的任务。

  3、外国对手围剿

  去年三月份,一则“俄罗斯最大的在线搜索服务Yandex 将在上海开设办公室,准备试水中国市场”的消息悄然扩散开来,Yandex 内部人士称“公司并不会在搜索业务上和百度展开面对面的竞争,他们会像其他外国互联网入华时那样经营自己的广告服务。”

  有“俄罗斯谷歌”之称的Yandex,在2013年总资产达到100亿美元,已经成为世界第四大搜索引擎和仅次于百度的世界第二大非英语搜索引擎。

  而作为在俄罗斯市场占有率达到了 59.9%的搜索引擎龙头老大,Yandex的先行一步也给Google进华造成了极大压力。

  在中国这片土地上,拥有强劲实力的玩家绝非少数,再过些时日,格局已定,Google想要进入必定要花费更大的成果和力气。

  Raymond预测,就算谷歌能够突破重重障碍,将它的主流业务搜索引擎再次带入中国市场,从相对值上来说,想要达到达到离开前的市场地位,已经是不可能了。

  而从绝对值上来讲,由于整个市场变大,占据一定市场份额之后,谷歌若想超过当时的业务量,还有可能实现,但即使是这样,顺利的话也是3年以后的事了。

  4、还能做什么?

  当初年轻气盛的Google已经失去愤然转身的怒气,现如今Google和中国的关系已然逆转。

  一方面,随着中国互联网企业能力的提升,中国对Google的依赖程度不断减小,谷歌对于中国政府来说,重要性不断降低;另一方面,对谷歌来讲,中国市场这块蛋糕越来越大,谷歌的可替代性越来越强,可是却愈来愈需要中国市场来拓展它的业务。

  对于从头再来的谷歌来说,最着急的是重建生态体系,只有拥有了足够多的业务合作伙伴——增加POI,拓展O2O服务供应商才能实现盈利。

  还好,谷歌这么多年的经验让它拥有足够强大的技术能力和运作模式,技术方面,确保同等价格的广告投入,实现的价值和效果超过其他同类搜索引擎;在运作模式方面,结合中国实际,懂得变通,或许还能为谷歌赢来一席之地。

  现在的中国市场对谷歌来说已经相当陌生,重新建立起自己的体系,谷歌首先要做的就是平等对待合作伙伴。

  除此之外,谷歌必须通过充分开放自主权利,迎合中国市场业务拓展的模式和需求。如今BAT商业条款和合作模式俨然成为主流,若谷歌和Facebook一样依然不懂变通,执意采用全球模板,将无法在这个国家继续它的商业模式。

  最后,技术研发的力量,不单单依靠商业合作,还要依靠技术力量。通过本地化的技术研发团队,迅速调整技术平台来适应中国。

  而除了自身能力方面,若要重获中国市场,在商业原则和话语权方面做出必要的牺牲是不可避免的:严格遵守中国对于信息安全的原则,将数据服务器放在国内,对敏感词的屏蔽,这些,是谷歌必须做出的妥协。

  “这是一场博弈,当中国市场对它整体的利益已经形成了非常大的权重,Google自然会放弃他的利益。”Raymond这样说。

  这个世界上,从来不存在十全十美的商业环境,也不存在不可或缺的企业。谷歌的去留自然由它自己定夺,但在这场博弈对于中国来说,俨然已经是获得了一半的胜利。无论是对终端的消费者还是对企业来说,多了一个能力很强的玩家,何尝不是一件好事呢?

  何况,它现在说什么都不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