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度归档:2016年3月18日

传美国政府多次向科技公司索要源代码

传美国政府多次向科技公司索要源代码美国华盛顿特区一处法院,其中包括授权了美国政府监管行动的美国外国情报监管法庭。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3月18日下午消息,据科技网站ZDNet报道,知情人士透露,美国政府已经在多起封存的民事官司中向科技公司索要源代码,希望借此找到可以用于监控或调查的安全漏洞。

  美国司法部发言人承认,美国政府之前的确向科技公司索要过源代码和私有密钥。美国政府最近也引述了2013年的一起官司,法院当时裁决“棱镜门”泄密者爱德华·斯诺登(Edward Snowden)使用的Lavabit邮件服务,必须向政府提交源代码和密钥。美国政府以此为理由要求苹果也向其提交源代码和密钥。

  在被问及今后是否会继续向企业索要源代码时,美国司法部拒绝对此置评。

  科技公司一直都将源代码视作“皇冠上的明珠”,原因是这些高度敏感的代码可能披露未来的产品和服务计划。源代码还可以用于寻找安全漏洞,从而帮助政府展开监控和调查。

  倘若源代码被竞争对手或未经授权的其他个人或组织获得,影响将不可估量。

  ZDNet联系了十多家财富500强科技公司,但却没有一家公司愿意透露他们是否应政府要求披露过源代码。

  思科称,我们没有也不会将源代码提供给任何客户,尤其是政府。IBM则引述了2014年的一份声明称,该公司不会因为要获取用户数据而向NSA或其他任何政府机构提供软件源代码或加密密钥。但该公司发言人拒绝透露是否会因为其他原因而向政府提供源代码。

  微软、Juniper Networks和希捷拒绝对此置评。戴尔和EMC尚未作出回应。联想、美光科技、甲骨文、德州仪器和西部数据也未予置评。

  苹果软件主管克雷格·费德里奇(Craig Federighi)本周在法庭上表示,该公司从未向任何政府提供过源代码。(书聿)

卖掉独角兽?硅谷笼罩在恐慌之中

卖掉独角兽?硅谷笼罩在恐慌之中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来源:界面

  作者:李潮文

  你可以把风险投资人持有的创业公司理解成自己手里的那些股票和房产,在价格下跌的时候要不要出售?还是继续持有顺便抄底?现在的硅谷便处于这样的恐慌之中。

  美国时间本周一,王笑接到英特尔旗下企业风险创投部门——Intel Capital给他们发来的安抚信息——针对几天内在硅谷引起恐慌的一个报道作出澄清。就在上周五,彭博社援引消息人士称,英特尔正在与瑞银集团合作寻找买家,出售约10亿美元创业公司资产。

  经过一个周末的发酵后,Business Insider等媒体报道称,英特尔这一行为可能会引起创业公司估值的雪崩。

  没有人再想听到新的坏消息了。

  过去几个月以来,旧金山湾区创业社群遭遇的动荡,和那位大放阙词的总统竞选人川普一起成为了这个地区人们的谈资和隐忧。即便在美国这样股价极少大幅震荡的成熟市场,不少科技公司股票在过去一段时间都经历了大跌。其中包括像Linkedin这样一天之内股价下跌40%的。

  另外不断有公司裁员关闭办公司的消息传来,而那些没有被裁掉的人也不得不关心《华尔街日报》、CrunchBase上那些关于公司估值的数字——这直接关系到他们身价;风险投资人也在为私有市场流动性担忧,今年以来没有一家科技公司上市,这意味着他们的投资少了一个重要的退出渠道。

  即便英特尔对媒体只是敷衍称“不对传闻做评价”,但面对合作伙伴的时候,他们不得不出面安抚。

  王笑是硅谷创投InnoSpring合伙人,他们和英特尔创投一起投资了几家公司。在给伙伴们的信息中,英特尔表示,这次出售的是和英特尔核心业务不相关的公司,而未来会进一步投资核心业务相关的创业公司。这说得通,在2015年11月在圣地亚哥的英特尔投资峰会上,在位35年的负责人苏埃文退休,新CEO温德尔·布鲁克斯(Wendell Brooks)接棒,对原有资产做出梳理不可避免。

  布鲁克斯在英特尔投资已有一段时间,这足以让他为该部门制定出一份新战略。“英特尔投资在目前砍掉部分的投资项目,并对其它一些能够推动公司未来增长的项目进行投资有许多的意义。”券商Wedbush Securities分析师贝·特西-范·赫斯(Betsy Van Hees)表示。

  但市场上极差的流动性让英特尔在调整投资策略的时候,不得不以出售的形式来完成。因为没人能够从IPO市场退出。

  2016年已经将近过去一个季度,还没有一家美国本土的科技公司上市。相比之下,在2015年同期有16家上市,而2014年有30家(华尔街日报数据)。截至3月上旬,纳斯达克科技股指数下跌超过6%,那些在过去两年间在私有市场获得超高估值的公司没有办法也不愿意在这样的市场环境下上市。

  “并购市场也是几乎没有动静。”王笑说,在她看来英特尔的出售还是和流动性有些关系。

  “所有投资最终都有退出的需要,现在没了出口,我们肯定着急。”王笑表示。除了像他们这样专业投资人近期处在焦虑之中,另外一些人的情绪可能更为糟糕。

  这些人原本不属于早期风险投资的参与者,因为过去一两年时间内创业公司估值增长速度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估值10亿美元以上的被称做独角兽的公司不断冒出,所以,一些二级市场基金甚至是富人以个人身份都参与到这个市场。而现在,他们都被套在了里面。

  估值不断下跌

  恐慌情绪是独角兽们公司估值下跌的原因之一。

  “公开股票市场,尤其在美国这样一个稳定成熟的市场,价格很少有大的起伏,而相比之下,股权交易的私有市场是典型的由供求关系决定的,一旦投资人们都在抢这个Deal,公司估值肯定上升,一旦没有人投,估值肯定下跌,而且极有可能跌得没谱。”在王笑看来,私有市场价格是非常敏感的。

  那些曾经狂热的追捧者现在变得格外谨慎——不买了。《华尔街日报》对BlackRock公司、Fidelity投资以及Wellington资产管理等几家美国本土共同基金展开了一项调查,发现他们光估值超过10亿美元的“独角兽”公司就买了40多家,而在2015年第四季度,他们总共只买了10家新创业公司的股票;在2015年第二季度时,却疯狂地买了32家。

  在创业公司没上市之前,向他们投资的除了大家所熟知的红杉等风险投资基金,很大一部分是来自这种共同基金,他们投向创业者的钱一部分来自普通个人——即包装成产品向个人公开发售。

  估值当然是下跌。《华尔街日报》对这些共同基金“买买买”的出价进行了追踪,发现他们在近期给出的估值大大打了折扣。这份报纸列出了前50名的估值,除了少数一两家——大火的AR公司Magic Leap估值在第一季度比2015年最后一个季度有了101%的增长,其它公司都在下跌或者持平。

  不少是一度大热的公司。估值排名第二的Airbnb估值有了1%的轻微下调;像Evenote估值折扣到了20%;最惨的要属可穿戴设备厂商Jawbone,近期F轮融资后估值较上一轮大幅下调了15亿美元,比上个季度估值下调了79%。

卖掉独角兽?硅谷笼罩在恐慌之中

  “这种规模的报告以及如此高的透明度在市场上从来没有出现过,突然公布出来还是让人很震惊的。”GGV的管理合伙人Jeff Richards针对《华尔街日报》这份报告表示。

  而其它机构数据都在表明科技创业公司整体估值在下跌。美国Fenwick & West律师事务所对截止到2015年12月的硅谷风险做了一份调查,他们所评估的独角兽公司的平均估值已从2015年3月份的44亿美元骤降至16亿,中位数从16亿美元跌至11亿。

卖掉独角兽?硅谷笼罩在恐慌之中

  估值不仅仅是数字,从高处跌落往往也伴随着公司内部剧烈的动荡。

  以Zenefits为例,去年5月融资的5亿美元,让它以45亿美元的估值成为了企业服务市场的巨星。而45亿美元的估值随后也为公司带来了令人窒息的压力:管理层此前订立了年收入1亿美元的销售目标。同时也开始大量招聘。飞速扩张给公司带来巨大的成长烦恼,从今年1月的情况来看,Zenefits的月收入为500万美元,年收入预计为6000万美元,虽然这个数字比去年增长了三倍,但仍然低于预期。之后的故事大家已经知晓:估值暴跌、Zenefits创始人兼CEO帕克尔·康拉德被扫地出门、管理层动荡、公司大幅裁员250人。

  最受伤的是员工。在硅谷许多程序员中,每个人对自己的”身价”有着严密的计算,这个价格由几部分组成,除了收入,还有分红以及持有的公司股票价值。没有去待遇优渥的大公司,而是在一家创业公司辛苦加班了几年的程序员们也是在期待公司股票IPO时身价能够暴涨。而现在,在没有IPO之前,很可能他们的身价已经缩水。

  可是即便IPO之后,也会出现像Linkedin这样股价一天下跌超过40%的“无妄之灾”。

  “刚开始那段时间我们都在谈论股价,但现在不谈了,但现在整体环境的确不好。”Linkedin硅谷一名不愿具名的中层在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表示,虽然股价大跌,但在许多公司裁员的时候,Linkedin并没有进一步裁员,所以士气整体是稳定的。

  当然也有实实在在的经济损失。硅谷大部分科技公司都会向员工颁发一些股票,一般是分四年给予,而这些股票算员工资产的一部分,如果员工本身收入在一个较高的级别,缴纳的税金也会是一个较高的比例,加上股票价格较高,有时候缴纳的税款达50%以上。而之后股票的下跌,使得持有的股票价值可能还抵不上纳税额。

  “有一些认购了公司股票的员工也会受到影响。”这名中层说,公司会给员工一定折价认购股票的机会,比如折价15%,但如果实实在在掏出现金认购了股票的,还是遭受了直接的损失。

  卖还是抄底

  作为一名天使投资人,王笑认为之前很多创业公司坚持较高的估值,最终没有达到预期,倒霉的不仅仅是员工,他们这些天使投资人同样受伤。

  但实际上,相比雇员,投资人还是有更多自我保护措施。比如他们一般都有优先清算权。

  根据Fenwick & West律师事务所的报告,在2015年第四季度,高级优先清算权的使用从2015年第二季的29%、2015第三季的35%,增加到52%,是自2013年第二季以来的最高比例。

  不仅仅是优先清算权,还有很多投资人持有的是优先股,这些条款一般是创业公司为了获得高估值,在融资时向投资人给出的“优惠条件”。就是说一旦有折价出售等不利于投资收入的情况发生时,投资人的收益能够得到保障,而员工手里的股票可能成为一张废纸,甚至是为了这些股票倒贴了不少税进去。

  “更专业的基金应该在这个时候加大投资的速度,因为根据往年的经验,在这个时候会留下大量超值的优质公司。”王笑认为,因为一些人着急退出,经历过风雨的投资人更应该在这个时候去买入。

  过去已经有过抄底成功的案例,比如在Twitter上市之前,包括联合创始人在内的高管都抛售了手中持有的股票,当时一些老牌风投接盘,在Twitter上市后,这些风投在其中获利一倍以上。

  如果说泡沫已经开始破碎,那么一些人出逃的时候,正是另一些人返场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