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度归档:2016年3月21日

反垄断案悬而未决 谷歌、欧盟对打六年

  吴清

  谷歌AlphaGo人工智能系统战胜人类职业围棋九段的热度还未散去,谷歌与欧盟的反垄断拉锯战也开始引发全球关注了。

  其实,自2010年宣布对谷歌广告业务展开反垄断调查至今,在过去的六年时间里,欧盟与谷歌在反垄断上已经“对战”多个回合,但对于谷歌各项业务在欧盟是否构成垄断仍是悬而未决。据彭博社近日报道,欧盟可能又在准备对谷歌安卓提起反垄断诉讼了,因为欧盟已经要求谷歌的竞争对手删除向监管机构提交的文档中的商业机密,以便随时向谷歌出示这些文档,证明安卓在欧盟构成垄断。

  谷歌的广告业务、避税措施、比较购物搜索服务以及安卓等,都遭遇到了欧盟的反垄断调查。近日,《中国经营报》记者针对在欧盟反垄断调查中采取何种策略等问题向谷歌方面发去了采访函,但谷歌方面的回复是,对相关事件不予置评。

  对打六年

  在接到微软诺基亚支持的一家业界组织的投诉之后,欧盟自2013年起就开始关注安卓。欧盟在2015年就对安卓展开正式调查,评估谷歌与智能手机、平板电脑厂商的应用预装协议,是否违反了欧盟的反垄断法律法规。

  安卓目前已经成为全球一家独大的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操作系统,份额超过85%。投诉组织指控,安卓系统已成为谷歌在移动互联网的“特洛伊木马”,谷歌垄断市场的行为包括欺骗合作伙伴、控制用户数据等多个方面。

  众所周知,安卓是谷歌开发的开源操作系统,谷歌会在安卓系统中预装自身的产品和服务。安卓在全球的市场优势,可以帮助推广谷歌的移动互联网产品,比如Gmail、谷歌搜索、谷歌地图等。

  实际上,不仅在欧盟,在“大本营”美国,谷歌安卓系统也遭遇了反垄断诉讼。在美国,原告认为,谷歌将自己的YouTube等产品列为默认打开的工具,损害了市场公平竞争。

  在融合网总编吴纯勇看来,针对安卓的反垄断调查存在一个大背景,就是传统的互联网时代已经由固网时代快速进入到移动互联网时代,包括欧盟、美国、中国等都看到移动互联网市场的巨大市场空间,并且都在重金布局。

  不过,对于欧盟是否会提出正式的诉讼,目前,谷歌方面和欧盟委员会相关机构均未予以证实。

  谷歌与欧盟的纠结恩怨最早始于六年之前的2010年,当时欧盟宣布对谷歌广告业务展开反垄断调查,原因是谷歌与一些网站达成排斥非谷歌广告服务的协议。此后,欧盟和谷歌在搜索引擎排名、安卓系统、纳税等多个维度的反垄断问题,都进行过多个回合的“过招”。

  2015年11月,谷歌地图等应用遭到欧盟反垄断调查。此前在反垄断问题上一直配合为主、半推半就的谷歌,在此次调查中开始出现了态度上的大转折——针对欧盟反垄断指控,谷歌高调发布回应文件,谷歌的母公司Alphabet也出面指责欧盟监管部门是在未经解释的情况下对谷歌公司提起反垄断指控的。

  Alphabet声称,欧盟没有对谷歌实施罚款的依据。谷歌的回应文件接近130页,以大量法律意见书和判例法为依据。外界认为,这表明谷歌已经准备好针对欧盟委员会提起的指控展开旷日持久的诉讼。欧盟随后也更加强硬地表示,将对谷歌全面调查。

  悬而未决

  过去6年,谷歌曾经三次向欧盟提交和解协议,希望达成和解,但均以失败告终。

  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数据显示,为了影响欧盟政策制定,谷歌2014年耗费了450万美元,同比增长了3倍。但谷歌的游说并没有起到预期效果。“至少目前没有看到和解希望。”吴纯勇认为,谷歌面临诉讼和高额罚款的可能性更高。

  去年4月以来,欧盟和谷歌之间的反垄断纠纷异常激烈,成为互联网和媒体业界普遍关注的热点。对于谷歌,欧盟的担心主要是,谷歌占据欧洲90%的搜索市场份额,滥用垄断地位打压对手的搜索排名。

  “在全球化背景下,垄断对于各国的影响在逐步扩大,为了维护正常的市场经济秩序,各国较之以前更加重视从维护本国的利益出发进行反垄断评估与审查。”赛迪顾问互联网研究中心分析师樊凯告诉记者。

  此前,欧洲议会甚至酝酿了一份拆分谷歌欧洲业务的草案。欧洲议会此举意味着,欧盟委员会将对谷歌采取更严厉的姿态,包括对谷歌反垄断调查,以及推动某些立法对谷歌进行压制。

  “可以从中清晰地发现,欧盟才是这场对撕的推动者,而欧盟对谷歌的持续调查是以欧洲包括民间和各界的不满情绪为背景的。”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互联网行业分析师对记者表示,这种情绪与欧盟相关行业企业本身表现不佳有关,也和金融危机后欧洲经济整体较低迷有关。

  谷歌在2014年2月几乎与欧盟就反垄断问题达成和解。当时,谷歌承诺将会在特定的搜索结果排名中更加突出竞争对手。不过,马上有竞争对手和其他批评者提出,以这种和解条件结束反垄断调查对谷歌太仁慈了。来自多方的“非常负面”的反馈,迫使欧盟委员会在2015年9月重启对谷歌的反垄断调查。

  谷歌在欧盟委员会面临的压力和该委员会竞争事务高级专员玛格丽特·维斯塔格(Margrethe Vestager)有关。维斯塔格担任欧盟委会员竞争事务高级专员以后,开始加大了对大型跨国公司进行反垄断调查和诉讼的力度。

  维斯塔格公开表示,欧盟将在多个方面,从广告客户合同到Android系统,抓住谷歌母公司Alphabet不放。这是目前谷歌在欧盟面临反垄断指控的最清晰信号。其实,维斯塔格之前已对多家美国公司采取行动,Alphabet是最新的目标。

  中投顾问IT行业研究员李方庭认为,反垄断调查多年悬而未决的原因一方面是谷歌安卓系统是全球最大的移动操作系统,占据全球85%以上的份额;另一方面也因为谷歌方面表示,依赖安卓操作系统的手机制造商都是自愿与谷歌合作的,并且谷歌也为消费者和制造商带来了利益。

  目前尚不清楚针对谷歌的反垄断调查会拖延多久,但谷歌一直推动欧盟尽快做出最终裁决。可以确定的是,如果欧盟裁定谷歌违反了反垄断法,那么,欧盟可以判处的罚金最高可达其全球营业额的10%,对于谷歌来说,就是超过60亿美元,这也许将成为欧盟起诉微软以来规模最大的反垄断诉讼案。

  树大招风

  谷歌与欧盟之间的纠葛久拖不决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谷歌在搜索、安卓等方面优势过于明显,欧盟之内没有一个公司可在这些方面与谷歌抗衡。

  其实,不唯欧盟,谷歌近年以来在全球各地遭遇的反垄断调查,包括俄罗斯以及美国本土,都是由于谷歌搜索业务以及安卓App捆绑策略的垄断指控。

  相关媒体还披露,欧盟抓着谷歌不放,也有来自于美国本土竞争对手的因素。“正是因为微软、Expedia和TripAdvisor等美国竞争对手的投诉,欧盟才会对谷歌展开反垄断调查,且已持续六年之久。”有媒体称。

  微软等竞争对手之所以对谷歌如此较真,也是因为谷歌在互联网时代太过强大。

  许多公司抱怨谷歌,主要症结在于谷歌正在试图从显示网站链接的经典搜索引擎转型为信息提供商。除了“蓝色链接”之外,谷歌越来越多地显示实用数据——从地图位置、天气预报到带有结账链接的购买物品,这压制了竞争对手相关业务的增长。

  谷歌利用安卓操作系统在手机上植入Gmail和谷歌地图,很容易让人联想起微软的浏览器捆绑。欧洲消费者联盟就表示,谷歌的做法与微软早期努力在Windows操作系统中捆绑IE浏览器相似,这“不但明显,而且令人不安”。

  “谷歌在互联网时代的强大是全方位的,包括搜索、安卓、地图等各方面,而且这几方面相互作用更加巩固谷歌的强势地位,这才是让竞争对手们恐惧的地方。”前述分析师告诉记者,谷歌的垄断是自然逐步形成的,他的一些行为可以被理解,问题是他过于强大了,强大到客观上压制其他竞争主体,甚至逐步挤占竞争主体仅剩的空间。“没人强迫用户去使用谷歌,他们使用谷歌是觉得谷歌好用,但在反垄断案件中,这类说辞不太管用。”上述分析师表示。

为刷存在感?天主教教宗开设Instagram帐号

为刷存在感?天主教教宗开设Instagram帐号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3月20日上午消息,天主教教宗方济各刚刚在社交图片网站Instagram上开设了个人帐号,希望以此增强他在社交网络上的存在感。

  方济各之前已经在Twitter上拥有2600万粉丝,他本周六正式开设了Instagram帐号。

  在方济各开设Instagram帐号前夜,梵蒂冈沟通负责人达里奥·维加诺(Monsignor Dario Vigano)表示,教宗相信图片可以展现很多事情。维加诺还表示,Instagram的帐号可以方便人们分享教宗“温柔和怜悯的手势”。

  方济各的Isntagram帐号是@Franciscus,采用了他的拉丁名字命名。(书聿)